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當年遊俠人 第 3 頁


悔因識字多生障,誤墮狂禪最下乘。 心印光潛塵海暗,殘宵掩淚續傳燈。 只是即便如此,此老仍然吟詩不輟。不斷懺悔「文字障」,可又不斷執著于世諦文字,既然無法懷疑「懺悔」的「詩人
作者:陳平原 / 頁數:(3 / 29)

悔因識字多生障,誤墮狂禪最下乘。

心印光潛塵海暗,殘宵掩淚續傳燈。
只是即便如此,此老仍然吟詩不輟。不斷懺悔「文字障」,可又不斷執著于世諦文字,既然無法懷疑「懺悔」的「詩人」之真誠,那也只好歸之於釋氏所說的「因緣」了。
吟詩並非絶對有礙於學道,倘若只是「山居味禪寂,興到偶吟詩」《山居四首》,那無可非議。問題是寄禪並非「偶吟詩」的僧人,而是道道地地的「苦吟僧」。這一點寄禪並不忌諱,而且在詩中還屢有表白。「畢道苦吟成底事•十年博得鬢如絲」《感懷二首》;「須從捻斷吟逾苦,一字吟成一淚痕」《書懷,兼呈梁孝廉》;「四山寒雪裡,半世苦吟中」《對雪書懷》;「五字吟難穩,詩魂夜不安」《送周卜芚茂才還長沙……》時尚書屋
諸如此類自寫苦吟的詩句在集子中還有好多,《〈詩集〉自述》也自稱:「或一字未愜,如負重累,至忘寢食;有一詩至數年始成者。」「苦吟枯索」在俗人本無不可,世上倚馬立就的「才子」畢竟不多,「推敲」乃千古詩人雅事。只是作為和尚,整日「苦吟枯索」,如何學道參禪•豈不本末倒置誤了生死大事•難怪老友陳三立半真半假地譏笑其吟詩成痴成癖:「成佛生天,殆不免坐此為累,可笑人也。」《〈白梅詩〉跋》
以詩寄禪,以詩度世,這種冠冕堂皇的大話,寄禪不大好意思說。原因是他的「苦吟」,帶有很大成分的「償債」和「求名」的因素,而遠不只是自娛或證道。「以詩會友」本是雅事,可弄到成了負擔,整日為「欠債」、「還債」擔憂,雅事可就成了俗事了。寄禪本就喜歡結交當世名人,1886年參加王闓運等人組織的碧湖詩社後,吟詩更成了日常功課,「還詩債」之雅居然也成了吟詠的對象。時尚書屋
「數年風月陳詩債,今日應須次第償」《暮春禪課之餘……》;「只嫌吟鬢蕭蕭白,詩債經年尚未還」《次韻酬嚴詩庵》;「一笑相逢轉愧顏,六年詩債不曾還」《夏劍丞觀察于六年前枉顧毗盧寺……》。如此說來,和尚實在活得不輕鬆,慧業難得,詩債未償,何來空寂心境•更何況償詩債除了結人緣外,更包含佛子所不應有的爭強鬥勝心,這一點在吟白梅詩中表現得最突出。寄禪性愛白梅,甚至遺囑圓寂後,在冷香塔周圍環植梅樹《冷香塔自序銘》。可是其「閉門獨自詠梅花」,並非完全出於不可抑止的詩情,而是帶有比賽的意味。時尚書屋
「雲門方伯人中仙,百首紅梅海內傳。我愧白梅才十首,吟髭捻斷不成篇」《贈樊雲門方伯四絶句》。後來在「紅梅布政」樊增祥、「白梅和尚」寄禪外,又出來個「綠梅公子」夏伏雛,且以七古一章見寄,頗有希望三足鼎立之意。寄禪於是作《答夏公子二絶句》,其中一為:

紅梅太艷綠梅嬌,鬥韻爭妍寄興遙。
 第1部分工詩未必非高僧3
應笑白梅甘冷淡,獨吟微月向溪橋。
既然「甘冷淡」,為何不斷攀比,耿耿于世俗名聲•吟詩自吟詩,但求適性娛情,不管他人說三道四,這才能真正脫出塵俗。可惜寄禪做不到這一點,捨不得浮名虛利。儘管他也曾歌吟:「笑他名利場中客,為甚黃金不買閒」《山居,和連笏峰孝廉韻》;單憑他的熱衷于比試詩作,人們也有權懷疑他並未擺脫名利之覊絆。
一開始或許真是一味嗜詩,並無其他雜念;可隨着「詩名贏得滿江湖」《自題擊鉢苦吟圖三首》,寄禪的吟風嘯月不再是「無目的」「非功利」的了。「苦吟」與「賽詩」已不大可取,更何況後期越來越多的唱酬寄和之作。唱酬的對象,有的是志同道合的詩友,有的則純是附庸風雅的達官貴人。「喜留禪客飯,懶問達官名」《贈高葆吾》,這只是說說而已。時尚書屋
翻翻其詩集,即使只看題目所列各式官階,也可知其並非「懶問達官名」。此類唱酬詩,于詩于佛均無益,唯一的作用是獲取詩名。對此,鄭孝胥曾有一首贈詩說得頗為明白,其中前六句是:
頭陀蓄髯有時名,交遊一世多耆舊。
手持詩卷使我讀,汲汲似欲傳身後。
向謂我痴子更痴,痴而又貪佛所詬。
這首詩可謂擊中要害:痴詩有礙學道,貪名更為佛所詬。寄禪實難辯解,只好王顧左右而言他,說說「嗟余學道老無成」之類的套話就敷衍過去了《次韻答鄭蘇戡京卿七古二首》

「貪名」有礙於學道,卻無妨甚至有助于寄禪成為「高僧」。是否「高僧」,並非純粹由佛學界考核評定,這其間,達官貴人、詩人名士的推許與品評起了很大作用。以王闓運、陳三立在文壇上的地位,一加吹噓,不難使寄禪詩名滿天下;而郭嵩燾、易順鼎、樊增祥都曾居要津,又都是寄禪多年詩友,即使政界中人對其也不能等閒視之。可以這麼說,寄禪在佛學界的聲望,與其詩名及其詩友的顯赫地位不無關係。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