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當年遊俠人 第 4 頁


持律謹嚴或者學理精深,固然是有道高僧;即使道法不甚高深,可能于亂世中護法、弘法,不也是很可尊敬的高僧嗎•前者重在佛理的領悟,後者重在社會活動能力,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宗教活動家」
作者:陳平原 / 頁數:(4 / 29)

持律謹嚴或者學理精深,固然是有道高僧;即使道法不甚高深,可能于亂世中護法、弘法,不也是很可尊敬的高僧嗎•前者重在佛理的領悟,後者重在社會活動能力,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宗教活動家」。「痴詩貪名」在前者是不允許的;在後者則無礙。倘無詩名,何以結交當世名流並達到保護佛教事業的目的•主持一方大寺乃至籌組中華佛教總會,都並非道法高深就夠了。尤其是在這「剎土變遷,新陳交替,困苦顛連,萬方一概」的「法難」之際《致寶覺居士書》,要使「佛日重輝,法輪再轉」,就必須與當道權勢打交道,實在無法清高。時尚書屋

空談佛理不見得奏效,講交情反而有點用處。寄禪晚年為護法南北奔波,靠的也是他的詩名以及歷年唱酬奉贈結下的交情。「可憐慧命垂危急,一息能延賴長官」;「只恐空門無處着,白頭和淚上官書」《次禿禪者〈辭世偈〉韻,以紀一時法門之難》。話說得很難聽,可挺實在。時尚書屋
處此危難之際,同時「白頭和淚上官書」,別的高僧就不見得有寄禪本事大。這一點寄禪頗為自得。1906年,高旻寺月朗和尚與德恆和尚爭座,請寄禪代為調停。寄禪除托揚州府知府及江都縣知縣「為高旻作大護法」外,還有本事「托現署藩司朱鹽道轉求周玉帥,為寶剎護法」,這可不是尋常僧人所能辦到。時尚書屋
難怪寄禪復月朗和尚信中頗有得意之色:
蓋朱、陶二觀察及朱大令,俱敬安故人。敬安平日以文字虛聲,亦謬承當世士夫賞識,為法門請命,或不以豐干為饒舌也。
平日裡吟詩擔心墮入「文字障」,關鍵時刻才知吟詩也可能有助于「學佛」。當然,這麼一來,學佛人當初的誓言「自說煙霞堪作侶,此身終不近王侯」《贈郭意誠先生》,也就不好再提了。寄禪晚年多與達官貴人交往,甚至贈詩與書信中語氣卑下,不乏阿諛之詞,想來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據說葉德輝引吳次諷大汕和尚語贈之:「和尚應酬雜遝,何不出家」;寄禪笑頷之,不能答錢基博《現代中國文學史》時尚書屋
「不能答」可能是自知理虧,也可能是別有深意,還是不要過分刨根問底好。

想當初寄禪出家不久,識字無多,登岳陽樓而得「洞庭波送一僧來」句,人謂有神助,其後遂立志學詩。四十年後,寄禪于多事之秋奔走護法,幸得有詩名相助,如此看來,「山僧好詩如好禪」也無可厚非。如果我們承認寄禪的「奔走護法」也算高僧的話,那麼葉德輝的斷語不妨改一下:「工詩未必非高僧」。只是工詩的高僧「憂詩復憂道」,其心理矛盾遠比尋常佛子、詩人複雜,既不可盲目崇信,也沒必要過分深責。時尚書屋
所引詩文見《八指頭陀詩文集》,岳麓書社,1984年4月版

1989年11月12日

原刊《讀書》1990年3期

 第1部分軼事之外的辜鴻銘

——讀《中國人的精神》有感

軼事之外的辜鴻銘 對於文人學者來說,沒有軼事可供傳誦,是一大遺憾。因為,幾句雋語或一件雅事,其影響可能遠遠超過苦心經營的專門著述。反過來,軼事太多,同樣也是一大遺憾。因為,大眾樂於品味並傳播軼事,無暇閲讀著作,更不要說努力理解其精神。時尚書屋
相對而言,後者或許更可悲。書齋裡的著述,雖說不被大眾所讚賞,畢竟還有召喚知音的能力。餐桌上的軼事,由於被過度消費,甚至成了閲讀的巨大障礙——最明顯的例子,莫過于辜鴻銘1857—1928
近代以來的讀書人,對於辜氏奇特的身世以及非凡的語言能力,還有諸多妙語,比如辮子、茶壺、三寸金蓮等,不乏拍案叫絶者。可一句「文壇怪傑」,就基本上將其「消費」掉了。對於奇談怪論,「寬容大度」的國人歷來的態度是:可以欣賞,但不必當真。這麼一來,名滿天下的辜鴻銘,其實沒有多少及真正的聽眾。時尚書屋
辜氏晚年自稱京城一景,想來不無淒清落寞的感覺。滿城爭說辜鴻銘,這與西山看紅葉或動物園裡欣賞「國寶」大熊貓,差別不是太大。對於觀賞者來說,有幾人關心「觀賞對象」的喜怒哀樂。時尚書屋

造成這種尷尬的局面,一半緣于辜氏立意「驚世駭俗」的論述策略;另一半則只能歸因于國人對於文人軼事持久不衰的強烈興趣。另外,辜氏著述大都用英文寫作,這也妨礙國人的真正瞭解。十年前,岳麓書社出版《辜鴻銘文集》,薄薄一冊,收入其用中文寫作的《讀易草堂文集》和《張文襄幕府紀聞》,雖也有精彩之處,比如介紹西洋禮教習俗、批評國人之前倨後恭,以及品鑒人物分辨理勢等,但遠不及同時同社出版的軼事集《文壇怪傑辜鴻銘》行時。沉寂了半個世紀的「辜鴻銘」,終於重新引起大眾的關注,歷來被作為落伍者描述的形象,開始呈現某種亮色。時尚書屋
但是,直到近兩年,作為思想家的辜氏,方纔逐漸浮出海面。這種公眾閲讀興趣的轉移,很大程度應歸功于辜氏著述中譯本的陸續問世。連載于《學術集林》的《中國札記》,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的《中國牛津運動軼事》,海南出版社的《中國人的精神》,再加上黃興濤所著《文化怪傑辜鴻銘》中華書局,國人對於辜氏的關注,開始超越「軼事」,轉向「精神」。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