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當年遊俠人 第 6 頁


十多年前,我在廣州中山大學唸書。校園在珠江邊,原是嶺南大學舊址,紅牆碧瓦,掩映在南國特有的大榕樹的綠陰中。位於校園中軸線的小禮堂、大草坪、孫中山銅像、惺亭、噴水池尤其充滿魅力,是晚
作者:陳平原 / 頁數:(6 / 29)

十多年前,我在廣州中山大學唸書。校園在珠江邊,原是嶺南大學舊址,紅牆碧瓦,掩映在南國特有的大榕樹的綠陰中。位於校園中軸線的小禮堂、大草坪、孫中山銅像、惺亭、噴水池尤其充滿魅力,是晚飯後散步的最佳去處。小禮堂上刻着的孫中山題詞「學生們要做大事,不要當大官」,常是朋友聊天的好話題。時尚書屋

今年春天回母校訪問,發現題詞沒了[1],大概是為了恢復那座小禮堂原先的風韻吧•我有點悵然。政、學分家,「讀書」不是為了「做官」,這是晚清不少有識之士的共同見解,起碼章太炎、蔡元培、嚴復、梁啟超、吳稚輝等都有過明確的表述。真正使得中國讀書人轉變觀念的,是西方教育制度的引進以及科舉制度的退出歷史舞台。只是作為政治家以及近代知識者的孫中山,在教誨學生走專業化道路的時候,不曾說清一點:有些「大事」,非「大官」不能做。時尚書屋
尤其是安邦定國、或者說政權建設成為整個社會關注的中心時,不當官的讀書人,可以「立德」「立言」,卻很難真正「立功」。
讀書人由士大夫變為專家學者,這一大趨勢,使得其經世致用的可能性日趨縮小。最後一個成功的「王者師」,大概得推康有為。讀康氏七上清帝書以及百日維新期間涉及政治、經濟、軍事、文化、教育等領域除舊佈新的三十七封奏摺,實在是「不亦快哉」!晚清志士之呼籲變法,往往從廢八股開學堂以育人才開篇。康氏大約三分之一的奏摺,集中攻擊科舉取士之弊,主張引進西學以改良中國的教育及官僚體制。時尚書屋
這一努力的結果,竟然使得讀書人再也無法重溫「為王者師」的舊夢,這大概是康氏等所始料不及的。
此後還會有人上書獻策,但設想最高當局接納「王者師」的「耳提面命」,並改變其大政方針,几乎是痴人說夢。現代的政治家自有主張,不需要學者來發佈預言,更不能允許其「蠱惑人心」。想想胡適獻《淮南王書》以及胡風的十萬言建議,最好的結局也不過「免于追究」其「狂妄自大」。在某種意義上說,「學生們」之「不要當大官」,很大程度是「不能,非不為也」。時尚書屋
政、學分途,並非是每個讀書人都願意接受的事實。

這才能理解為什麼有那麼多主張「學術獨立」的學者,搖身一變,甚至比官員還要「官員」。

談論現代中國學術,很難繞開康有為。梁啟超撰《南海康先生傳》,稱20世紀新中國史開卷第1頁,「必稱述先生之精神事業」。這一「精神事業」,主要體現為政治思想,也包括教育與學術。在我看來,康氏的學術貢獻,集中體現在疑經辨偽、託古改制以及以經術作政論。時尚書屋
前兩者為學術思路,第3則是治學方法。但康氏的思路與方法,其實大有關聯,都可看作清末今文經學的集大成者。
晚清今文經學興起,一受國勢衰微刺激,一為漢學專制反彈,自梁啟超、錢穆、侯外廬再三陳說,已為國人所熟知。從龔自珍、魏源以下的今文經學家,與「獨得先聖微言大義于語言文字之外」的莊存與、劉逢祿輩尚有不同,就在於其表面談論的是經術之是非,骨子裡關注的卻是國家政治、軍事、經濟大勢。康有為將這一治學路數推到極端,對此,梁啟超《清代學術概論》中有所評價:有為、啟超皆抱啟蒙期「致用」的觀念,借經術以文飾其政論,頗失「為經學而治經學」之本意,故其業不昌,而轉成為歐西思想輸入之導引。「經學」不同於今人所理解的作為學科分類的文史哲,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經學肩負着國家意識形態權威闡釋的重任。時尚書屋
不同學派對「經」的解釋不同,可推導出一系列政治決策,故經學既是「學」,也是「政」。梁啟超所標榜的「為經學而治經學」,只有在經學的權威已經失落、科舉制度已經取消、學校也由培養「王者師」轉為訓練專家學者,才可能被接受。《清代學術概論》成書於1920年,對「學術」的理解,尤其是對今文經學的批評,明顯受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影響。
經學既是一種意識形態,也是一種學術研究。從政者談經與治學者說經,旨趣大有區別。前者講求服務于一時一地的政治決策,後者必須遵循相對獨立的學術理路。治經不可能完全不受社會思潮或政治集團的影響,但學者之追求實事求是或希望經世致用,還是對其學術風格起決定性的影響。時尚書屋
最明顯的是晚清的今古文之爭。
說簡單點,古文經學將孔子視為史學家,六經皆史,史的問題可以通過名物訓詁來解決,有是也有非,學界自有公論。今文經學將孔子目為政治家,重在發掘其文字元號後面的微言大義。對於「微言大義」,文字訓詁基本不起作用,重要的是解釋框架。而且,義理之是非,往往一時無法公斷。時尚書屋
借用章太炎《諸子學略說》的思路,一是史學研究,一是哲學闡釋,二者立場迥異。
問題在於,單是闡釋義理,不足以服人,於是康有為也講考據。「新學偽經」、「孔子改制」,這都是事實的求證,而不是義理的闡發。既然講考據,就必須遵循考據的理路。批評者多從這裡入手。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