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當年遊俠人 第 8 頁


不只是「經世」是否辦得到的問題,康氏的以經術為政論,有將一切問題政治化的傾向;或者說,允許甚至鼓勵政治家對社會價值的「獨占」。對所謂的「無用之學」的攻擊,便潛藏着對學術獨立價值的否
作者:陳平原 / 頁數:(8 / 29)

不只是「經世」是否辦得到的問題,康氏的以經術為政論,有將一切問題政治化的傾向;或者說,允許甚至鼓勵政治家對社會價值的「獨占」。對所謂的「無用之學」的攻擊,便潛藏着對學術獨立價值的否認。此舉,影響着此後整個20世紀中國學術文化的進程。

《康南海自編年譜》記光緒五年1879入西樵山讀書,是我最喜歡的一段文字。在廣州念大學時就曾拜讀過,那時只是欣賞其少年意氣、文采風流。為了這節文字,還與友人相約游西樵。出發那天,剛好下大雨,計劃於是取消。時尚書屋
此後興趣轉移,再也沒有西樵尋訪康老夫子的雅趣。
十多年後,因研究學術史,重讀康氏自撰年譜,仍對其二十二歲入山讀書的那段追憶大為著迷:以西樵山水幽勝,可習靜,正月遂入樵山,居白雲洞,專講道佛之書,養神明,棄渣滓。時或嘯歌為詩文,徘徊散髮,枕臥石窟瀑泉之間,席芳草,臨清流,修柯遮雲,清泉滿聽。常夜坐彌月不睡,恣意游思,天上人間,極苦極樂,皆現身試之。始則諸魔雜沓,繼則諸夢皆息,神明超勝,欣然自得。時尚書屋
正是在這一年,康有為初遊香港,「乃始知西人治國有法度,不得以古舊之夷狄視之」,於是,在拜讀國人「經緯世宙之言」外,又添了「漸收西學之書,為講西學之基矣」。
 第2部分最後一個「王者師」3
這一兼采西學的思路,對於現代中國文化建設,自是生死攸關。可我還是更看重其獨學西樵時之「專意養心」。康氏有別于晚清諸多博學之士的,是其「聖人氣象」。此「聖人氣象」之養成,與西樵山水頗有關聯。時尚書屋
正是西樵讀書,使得其由獨好陸王而醉心道釋,冥心孤往,探本溯源,深有所悟。

梁啟超《南海康先生傳》述及此次修行時稱:「先生一生學力,實在於是。」說「學力」容易引起誤解,以為指具體的知識修養或安邦治國之計。說「心性」或許更合適些,既有儒家的「盡心知性」,也有佛家的「明心見性」。具體說來,梁氏所稱道的「浩然出出世而入入世,橫縱四顧,有澄清天下之志」,以及唯我獨尊的氣概,慈悲普度的心境,都與常人理解的「學力」不大一樣。時尚書屋
讀佛典,養心性,比起究西學,講經世來,更需「山水幽勝」之助。
今年春天,有幸重遊廣州,說好這回一定西樵訪勝。臨出發時,又「有朋自遠方來」,實在脫不了身。正懊悔不迭,聽剛從西樵歸來的朋友稱,那裡紅男綠女,遊人如鯽,再也不可能「席芳草,臨清流」,「專意養心」了。如此說來,不游也罷,免得破壞我想象中的世外清淨地、時有康聖人身影出沒的西樵山。時尚書屋
1995年7月8日于京西蔚秀園
原刊《讀書》1996年3期註釋
[1]文章發表後,承中大朋友告知,小禮堂上孫中山的題詞並未被取消,只是因重修而暫時遮蔽。因涉及文章思路及立意,牽一髮動全身,故不做改動。這裡另作補正。
 第2部分鄉土情懷與民間意識1
——丘逢甲在晚清思想文化史上

的意義

鄉土情懷與民間意識 丘逢甲1864—1912的一生波瀾壯闊,以二十歲作《台灣竹枝詞》文名鵲起為起點,大致可分為各有高潮的三個時期:台灣時期的抗日1883—1895、潮嘉時期的辦學1895—1906、廣州時期的議政1906—1912。政治史家關注的是前後兩期,教育史家、思想史家和文學史家則不一樣,對中間這十二年的掙扎與崛起更感興趣。辦學與吟詩,本是丘氏兩大嗜好,貫穿其一生。但相對而言,潮嘉時期的詩風慷慨蒼涼,無愧梁啟超「詩界革命一鉅子」的期許[1];辦學則追求獨立自主,超越時賢興起人才的思考。時尚書屋
本文以「歸籍海陽」體現的認同危機,以及「辭官辦學」隱含的改革思路,作為理解丘逢甲的兩個基點,兼及丘氏的詩歌創作與教育實踐,突出其「鄉土情懷」與「民間意識」在晚清思想文化史上的意義。最後,順帶討論歷來不被重視的嶺東之「文」與「學」。

一、客居潮州與鄉土情懷

對於中國的讀書人來說,唐人杜甫的《登高》,實在是再熟悉不過的了:「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台。」作為傳統詩歌意象,「常作客」與「獨登台」,其對應的,可以是「宦遊」、「遷徙」,也可以是「亂離」。而「登高」者的身份與處境不同,決定了同是「悲秋」,感覺大不一樣。晚清國勢衰微,士大夫本多「悲秋」之嘆;因抗日保台失敗而內渡,又正值初秋時節,觸景生情,不難體會丘逢甲的悲憤與憂傷。時尚書屋
《嶺雲海日樓詩鈔》從離台內渡編起[2],頭三首《江秋意》、《潮州舟次》、《舟入梅州境》充斥傳統詩歌意象:「離思」、「去國」、「西風」、「秋江」、「愁痕」、「天涯」。而讀者一旦瞭解其被迫內渡身份,當更能欣賞第4首的標題:《客愁》。
歸鄉第1年1895年,詩人不時「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四山風緊濕雲流,落葉聲中客倚樓」《重陽前數日風雨忽集,慨然有悲秋之意》;「鼎鼎年華去若流,天涯倦客怯登樓」《倦客》;「消盡年光是客愁,倚闌斜日下山樓」《歲暮作》,由「登樓」而「悲秋」,似乎與傳統文人身處逆境時的慷慨悲歌沒有多少差異。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