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第 1 頁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第1部第1節:外婆外 婆我從記事起就跟外婆在一起。60年代末隨母親坐火車輪渡過長江去上海看了一次外婆。外婆很開心,開始分包東西,把
作者:傅彪張秋芳 / 頁數:(1 / 33)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第1

第1節:外婆

外 婆

我從記事起就跟外婆在一起。時尚書屋
60年代末隨母親坐火車輪渡過長江去上海看了一次外婆。外婆很開心,開始分包東西,把大包的分成若干小包,然後用竹竿兒捅對面樓上的窗戶。窗戶上很快出現一張老臉,瘦但很慈祥。時尚書屋
「外婆,阿拉囡偉來啦!外婆,我女兒回來啦!
「阿拉囡住拉北京。我女兒住在北京。
外婆懸着竹竿兒,從上面滑過一個小竹籃,裡面放了三個杯口大小的國光蘋果。對面外婆又用竹竿兒送回年糕。時尚書屋
現在想想外婆不是為了送禮,大概是因女兒回來看她而向鄰居們做個廣告。時尚書屋
上海不黑,北京天黑了就看不見路,上海不是。石庫門裡弄的房子雖然不是很熱閙,下過雨,有一點兒燈光地面就油亮亮的。時尚書屋
上海潮,晚上睡覺被子好像沒曬乾,也好像什麼都沒曬乾。時尚書屋
上海吃得好,不對,應該說是好吃的多。不像北京吃得很單調。時尚書屋
母親和上海人講的是上海話,我聽不懂,母親就給我翻譯一遍。有時候明明知道翻得不對,也沒辦法,誰讓上海只有我這一個外地人呢。時尚書屋
後來長大才知道,外婆和母親講的是寧波上海話,母親對外婆講的是上海寧波話。我一句都不會講,一句都聽不懂。時尚書屋
外婆的普通話也是一句都不會講,外婆還不認識字,後來到了北京,沒人到北京站接她,語言不通,又沒文化,居然自己找到了離北京站30里外的部隊營房,我很敬佩。時尚書屋
不知道怎麼回事,外婆一到北京,我就能聽懂上海話了。沒人告訴我,沒人翻譯,我什麼都聽得懂。外婆的每一句話,對我來說就是普通話。時尚書屋
外婆29歲守寡,49歲退休,50幾歲來北京幫我媽帶孩子。我們家的財政大權落到了外婆手裡。時尚書屋

一碗豆或花生炸醬,外婆能吃一個星期,吃素不吃肉。時尚書屋
我掙的第1個月的工資給外婆買了一個閙鐘,14塊5。時尚書屋
外婆抽菸,但只有她一個人在衛生間時抽,出來從不抽。現在知道煙是外婆的除臭劑,她肯定不往肺裡吸。外婆從衛生間出來裡面從來不臭,臭就沒面子了。時尚書屋
衣服、襪子都是外婆補,頂針永遠都是勤勞女人的戒指。時尚書屋
外婆一天從早忙到晚,從來沒有忙她自己,都是為她的後人。時尚書屋
外婆只有晚上的夢是給她自己做的,媽媽也是一樣,退休以後,很像外婆。時尚書屋
我很後悔,95年我生病的時候,外婆永遠離開我們了。秋芳當時瞞着我,但後來我還是去了,我怎麼能不去送外婆?外婆的衣服是秋芳穿的……
97年我買的車,外婆沒坐上,她要是坐上了會多高興啊!

露天電影

小時候一個星期看一場兩場電影是必須的,而且不用買票。父親母親忙四個孩子根本就沒有時間看電影,只有夏天孩子大點了,能看上個露天電影。時尚書屋
下午俱樂部就能把晚上的電影名字寫出來,晚飯我就吃不踏實,沒吃上幾口就扔下碗,一隻手穿三個小竹子靠背椅,搖搖晃晃地去占座兒啦。時尚書屋
離天黑還早,六把竹椅一字排開占上一大塊地兒,可隨着人越來越多,椅子之間的距離越來越小,最後椅子和椅子就親密無間了。時尚書屋
燈光剛亮的時候家人會來,拿着瓜子、蘋果用眼睛到處找人,打招呼。地方不大但亂哄哄的,扶着張家的椅子、跨過李家的凳子才來到咱家占的位子。時尚書屋
這兒沒人說話,基本上都是喊話,不喊聽不見,五湖四海哪兒的方言都有,每家都是三代人來受教育。時尚書屋
「媽媽怎麼沒來?」我問。時尚書屋
「一會兒就來。」不知誰告訴我的。時尚書屋
我就找茬兒開溜,我一定要回家看媽媽。那會兒雖然小,不知道原因,但我知道爸爸媽媽工作得不開心,而且經常會有同學的家長想不開,所以我的心重的毛病,那會兒就落下了。時尚書屋
還沒進樓道就聞着敵敵畏的味兒,我不會讓媽媽發現我,每次都不會。一定在暗中監視着灑完那些白色的液體,看著她走出樓門我才放心。時尚書屋
電影散了,家家戶戶都不回家,大人們先進去把窗戶打開或者電影沒完爸爸媽媽就回家開窗戶了,我們在樓門口兒還能玩一會兒。時尚書屋
第2節:第1次回老家
其實我這時候最高興,因為,我媽媽沒事兒。時尚書屋

山東親人

從小老聽爸爸說山東老家有大爺、有大娘,是爸爸的親哥親嫂。時尚書屋
大爺從小生活就苦,後來爸爸當兵參加革命了,爺爺、奶奶和叔叔、姑姑全家人的生活就全壓在大爺身上了。時尚書屋
有一次為了給爺爺抓藥,大爺身上只有3塊5,可這服藥得5塊,大爺把花鏡壓上,人家說4塊,只把花鏡算了5毛錢。大爺實在是沒有辦法,坐在藥鋪門口哭了一場。大爺、大娘再苦再累也不會輕易給北京添麻煩。時尚書屋
當爸爸給我講完這段,我當時就覺得大爺的形象一定是高高大大,黑黑的臉,寬厚的肩膀。隨時扛上一挺機槍就能打國民黨去。時尚書屋
1969年的一天,我在外面玩,有個小朋友來告訴我說,我們家來客人了。我特別高興,蹦着就回家了,因為家裡一來客人怎麼著也得有點好吃的。時尚書屋
一進門,椅子上有一團黑咕隆咚的東西,爸爸把我拉到懷裡指着對面椅子上的那團黑東西:「叫大爺!」
我還沒叫出來,從那團黑東西里抬起一張汗流如洗的老臉,他的黑棉襖、棉褲都是新的,可就是雙肘、雙膝都磨破了,白花花的棉花露在外面。時尚書屋
大爺衝我和藹地笑了笑:「小小兒,回來啦。」就又把頭埋在棉花裡。時尚書屋
爸爸把我一推,自己直着脖子快速走出房間,我以為爸是去做好吃的,後來才知道,爸爸為什麼要這樣。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