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第 10 頁


一場《紅岩》演下來,老太太卻對彪子另眼相看。她被彪子的執著打動,逢人便津津樂道:「嗯,這孩子不錯,用功,人也厚道,當女婿就湊合吧。嘿嘿嘿,就是難看了點……」臨了還找補一句。
作者:傅彪張秋芳 / 頁數:(10 / 33)

一場《紅岩》演下來,老太太卻對彪子另眼相看。她被彪子的執著打動,逢人便津津樂道:

「嗯,這孩子不錯,用功,人也厚道,當女婿就湊合吧。嘿嘿嘿,就是難看了點……」臨了還找補一句。時尚書屋
我也跟着傻笑。時尚書屋
不管老師怎麼說,我怎麼就沒覺得彪子「難看」呢?他年輕的時候挺精神的,雖不是濃眉大眼,卻有股子「爺們兒」勁兒。時尚書屋
大概這就叫「情人眼裡出西施」吧。時尚書屋
1995年,彪子被張藝謀導演選中,在《搖啊搖,搖到外婆橋》裡扮演「黑社會老三」。時尚書屋
機會來得突然,張藝謀的名字畢竟太響亮了。「芳芳,我被張導選中的事,千萬別跟人家提起來。」彪子有些侷促不安,生怕往後的工作應對不下來。時尚書屋
他一邊叮囑着我,一邊就開始獨自在家設計人物造型。看他那副緊張兮兮的樣子,我的神經也綳上了弦兒。時尚書屋
開拍後的一天,彪子興沖沖從劇組跑回來,告訴我,他給「黑社會老三」設計了一個人物造型:頭髮中分,額前的兩撮向裡彎曲,活像個「大閘蟹」。這個造型是他有一天晚上洗了澡,對著鏡子梳頭髮,無意中擺弄出來的。時尚書屋
定裝照拍完一看:夠狠!導演當時就拍板定了。時尚書屋
那次合作對他來講是一個質的飛躍,不僅學演戲,更學會做人。時尚書屋
有這樣一件小事,他很多次地給我和身邊的人們講。時尚書屋
一天劇組派他外出辦事,趕回去已經很晚了。下車以後,正準備去食堂吃飯,小樹林裡突然走出一個人,拉住他的手說:「三兒,回來了?等你吃飯呢。」口氣就像招呼自家兄弟。時尚書屋
原來是張藝謀。時尚書屋
「人家那麼大的導演,特意跑出來接我,還等着我吃飯,我心裡覺得熱乎乎的,感情一下子就近了,真像一家人似的。」
他也很多次地講起鞏俐,人很懂事,沒有「大明星」的架子,經常給大家發零食吃,有時候甚至幫劇組的工作人員洗衣服。時尚書屋
劇組裡的人都親切地叫他「三兒」,此後的多少年來,只要彼此見面,仍是這個稱呼。時尚書屋
彪子第1次做手術,震燕一次一次往醫院跑,送來《英雄》、《十面埋伏》的T恤衫,讓我送給醫生和護士們。張藝謀導演也給他送來了花籃。做完第2次手術,彪子接到曉峰的一個電話,還沒開口,就聽電話那頭喊了一聲「三兒」,彪子哽咽地說不出話來。震燕和曉峰都是張藝謀導演的製片主任。時尚書屋


在他病重的時候,張藝謀導演和震燕專門到醫院來看他,可他當時在昏睡着。我想如果他知道,心裡一定很幸福,很安慰。時尚書屋
第14節:你小子,這回你火了!
連載10
「你小子,這回你火了!」
一個很偶然的機會,彪子結識了馮小剛,漸漸成為他創作班底的主要成員。時尚書屋
1999年,馮導演拍攝《甲方乙方》,有一場英達的戲在309醫院拍攝,也就是彪子父母的家。時尚書屋
馮導演的製片主任陸國強與彪子是相識多年的朋友。有小陸在,彪子自然常去探班。又因為他對院裡熟悉,很多外聯的事情就熱心地幫着協調處理。他還給劇組在食堂訂價廉物美的伙食,親自把包子一籠一籠地從一樓端到四樓。時尚書屋
馮導演很講義氣。當時,他並不知道彪子是演員,看他跑前跑後,又熱心又能幹,就想收在旗下做製片。小陸笑着說:「人家是學表演的,是個演員。」
於是,馮導演把「張富貴」的角色給了他,戲份雖不多,卻也有聲有色。時尚書屋
《甲方乙方》作為第1部「賀歲片」,創下了前所未有的票房紀錄,彪子跟着混了個「臉熟」。時尚書屋
公映時,我帶彪子的父母和兒子一起去看。兒子那時8歲,對一切似懂非懂,看到周圍的人笑,他就跟着笑。時尚書屋
有一段情節,葛優演「地主」,劉蓓演「地主婆」,彪子蹲在地上給他們捶腳。大人們懂得前因後果,又一陣哄堂大笑,兒子小,不明白,替爸爸感到莫大的委屈。時尚書屋
「媽媽,我不想看了。」
我聽見兒子稚嫩的聲音,只當是小孩缺乏耐性,坐不住了,便指着銀屏逗他:「快看爸爸,多好玩兒!」
就在我指給他看的時候,正好演到「地主」讓「地主婆」用針扎彪子。時尚書屋
「哇……」兒子大哭着,「騰」地一下從椅子上坐起來,「我打死她,我打死她!哇……」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時尚書屋
我忙跟他解釋:「聰聰,那是假的,是拍電影。」
「那也不行!我打死她!」
周圍的人都迴轉身來,奇怪地看著我們——電影是看不成了。時尚書屋
我們只好中途退場,抱著兒子回家。時尚書屋
一路上兒子哭啞了嗓子,怎麼勸都不行,就是要找劉蓓和葛優算賬,當天晚上竟發了燒。時尚書屋
彪子正在別的城市為電影做宣傳,我打電話告訴他兒子的「壯舉」,他很是幸福,一直憨笑着說:「這小子,這小子。」
葛優和劉蓓知道了小男孩的心思,專門來哄他,給他「賠禮道歉」。時尚書屋
劉蓓給兒子帶了很多高級巧克力:「哎喲兒子,你可千萬別生我的氣,看阿姨給你買好吃的了。」
聰聰看也不看:「那也不行!」邊推劉蓓,邊打她的手。時尚書屋
劉蓓眼珠一轉:「寶貝兒,不是我要扎你爸,全是你葛大爺讓我干的。」
在大人們的連逗帶哄之下,兒子一想也是,就接受了劉蓓的禮物,表示:「阿姨,我原諒你了,但葛大爺我永遠不原諒。」
劉蓓這個鬼靈精把自己擇乾淨了,又給優哥挖了個坑兒。這麼一來,無論優哥怎麼「花言巧語」,聰聰就是不鬆口:「誰讓你叫阿姨扎我爸爸的!」
優哥一臉的誠懇:「真不是我,是她,她干的呀。哎喲,她可太狠了!」
兒子眨眨眼,他哪裡搞得懂啊,反正就是認準了優哥是「大壞蛋」。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