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第 11 頁


後來我們猜想,大概他的小腦瓜裡有個觀點:漂亮阿姨是不會幹壞事兒的。兒子長大了,每次大家提起這件事,他都很不好意思。第15節:面瓜——我要喝水!(1)彪子長年在外拍戲,兒
作者:傅彪張秋芳 / 頁數:(11 / 33)

後來我們猜想,大概他的小腦瓜裡有個觀點:漂亮阿姨是不會幹壞事兒的。時尚書屋

兒子長大了,每次大家提起這件事,他都很不好意思。時尚書屋
第15節:面瓜——我要喝水!(1)
彪子長年在外拍戲,兒子對他不像對我那樣「親密無縫」。這一次彪子很滿足,他驕傲地對我說:「看看,關鍵時刻,還是兒子向着我!」
自從《甲方乙方》以後,彪子開始忙起來,在家的時間漸漸少了。時尚書屋
隔了兩年,馮導演頂着很大壓力,大膽起用彪子在《沒完沒了》中飾演陸大偉。這是彪子從影以來,電影作品中角色份量最重的一部。時尚書屋
最大的難題就是打快板,彪子不會,便開始向我們的鄰居、說唱團的劉洪忻老師虛心學藝。時尚書屋
正是大熱的三伏天,因為怕干擾四鄰,只要他在家,就把所有的門窗都關上練習,直練得渾身大汗淋漓。時尚書屋
這件事做起來枯燥,節奏對了很好聽,節奏一亂就是噪音。時尚書屋
有時煩了,急了,彪子索性把快板往沙發上一扔,滿屋子來回溜躂。情緒穩定以後,長出一口氣,接着來。時尚書屋
那段日子,他經常把樓裡的鄰居吵得直敲暖氣管子。時尚書屋
到了快開拍的時候,快板成了他隨身攜帶的器物,走到哪兒,打到哪兒,連堵車的時間都不放過……
電影是在北京拍的,彪子卻沒有像過去一樣每天回家。時尚書屋
「芳芳,我壓力很大,如果演不好,對不住的人就太多了。我想跟馮導演、優哥他們多聊,多溝通。將來電影拍出來也少留點遺憾。」
《沒完沒了》首映那天,北影小放映廳裡黑鴉鴉地坐滿了人。大家受到「馮氏幽默」的感染,不時地哈哈大笑。時尚書屋
我不在場。人群中大概只有彪子一人懷着顆忐忑的心,坐立不安。時尚書屋
電影結束了,放映廳裡燈光亮起。時尚書屋
從第1排座位上站起一個人,向後面大聲喊:「傅彪在哪兒?傅彪在哪兒?」他是北影廠廠長韓三平。時尚書屋
彪子向他走過去,韓廠長使勁地拍他的肩膀:「你小子,這回你火了!」
轉年,新的機會降臨了,彪子被滕文驥導演選中,在他監製的影片《押解的故事》中飾演鄉鎮詐騙犯于太,一個狡猾的農民,小人物。外景地在陝西米脂。時尚書屋

拍攝結束的時候,我和兒子去接他。前方走來一群人,邊說邊笑,我放眼望去,沒有彪子。時尚書屋
等他們走近了,突然有人拍我。我抬頭一看,一個農民模樣的人衝我咧着嘴,見我愣着,那人笑出了聲。時尚書屋
天那,彪子!
我哪能認出他來:臉被曬得黑一塊紅一塊,鬍鬚肆意地長着,頭髮被燙成了稀鬆的捲兒,還糊滿黃土,又粘又硬,「趴」在腦袋上。時尚書屋
我和兒子就這麼直勾勾地看著他,驚得說不出話。時尚書屋
他簡直樂出了眼淚,用手刮了一下兒子的鼻子:「等着我,就一句詞兒,錄完就回家。」
等他走了我們倆才回過神來,衝著這個「陌生人」的背影笑彎了腰。時尚書屋
「兒子,咱還要他嗎?」 我開玩笑地問。時尚書屋
「是臟了點兒。」 兒子做了個鬼臉。時尚書屋
連載11
「面瓜——我要喝水!」
《青衣》是彪子帶回來的所有劇本當中最吸引我的,也是他十分鍾愛的一個。時尚書屋
有時候,半夜,我會被他的笑聲吵醒。問他怎麼回事,他就繪聲繪色地給我讀上一段兒。時尚書屋
有一次,我跟製片人開玩笑:「彪子演完『面瓜』,恐怕大街上的人見了他,就直接叫他『面瓜』了。」當時彪子一聽,立刻就說:「就算叫我『面瓜』,那也是褒義的。男人都有『面瓜』的一面嘛。」後來的事實證明,我預料得沒錯。時尚書屋
拍《青衣》之前,正好趕上單位體檢,彪子不肯去。時尚書屋
「要是查出來有什麼問題,我還怎麼幹哪?」
我好說歹說,總算把他糊弄到醫院。時尚書屋
一共檢查五項,其中四項有問題:高血壓、高血脂、脂肪肝、心臟T波倒置。時尚書屋
彪子的情緒一落千丈,讓我把小陸、張奎等一干朋友招呼過來,一起吃晚飯。席間,他一再責怪我,不該讓他去檢查。這樣的想法朋友們當然要開導,一是讓他減產,二是拍完《青衣》以後再徹底地檢查一次。時尚書屋
他見我們「人多勢眾」,一時支應下來。可從那以後,誰也別想再跟他提「體檢」二字,誰提就跟誰急,還不是一般的急。時尚書屋
第16節:面瓜——我要喝水!(2)
那時見他一心逃避,我不忍更多地施壓給他,便沒有再督促。否則,今天的我或許能夠面對另一個結局,一個令我不後悔的結局。時尚書屋
帆子當時不想接《青衣》這部戲,她想要孩子,推掉了許多工作。而大家卻公認「筱燕秋」非她莫屬。於是彪子、編劇、導演開始輪番「轟炸」。時尚書屋
沒有成功。帆子一門心思想要孩子。時尚書屋
製片人只好物色其他人選。時尚書屋
彪子一聽,急了:「『筱燕秋』非帆子莫屬,換了別人我就不演了。」
這麼多年來,彪子第1次向製片人提出了「無理」要求。因為他太愛這部戲了,太希望它如他想象一般完美。時尚書屋
於是,帆子又遭受新一輪「轟炸」,這次馮導也加入到轟炸隊伍之中。時尚書屋
帆子終於妥協了。於是有了今天的《青衣》,有了今天的「筱燕秋」和「面瓜」。時尚書屋
我仍是彪子的第1個觀眾。時尚書屋
記得那天我發燒,蓋着被子躺在床上。本想只看一兩集,誰知開始了就再也放不下,一口氣看到劇終。時尚書屋
我完全被打動了,只當自己也是劇中人,隨着他們喜怒哀樂。當我聽到「面瓜」一個人面對「筱燕秋」的照片那長達幾分鐘的獨白,竟然哭出聲來。時尚書屋
彪子時不時地進來看看我,給我端水沏藥,遞毛巾。時尚書屋
我顧不上理他,只顧忘情地追索戲中人物的命運。時尚書屋
戲演完了,我的眼睛也腫成了桃兒。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