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第 12 頁


我緊緊地抱住彪子,恍惚間也不知抱的是真正的他還是「面瓜」,心裡想要補償「面瓜」受的那份委屈。見我哭得傷心,彪子也心疼得落下淚來。幾天以後,我仍沉浸在劇情中,忍不住撥通了帆子
作者:傅彪張秋芳 / 頁數:(12 / 33)

我緊緊地抱住彪子,恍惚間也不知抱的是真正的他還是「面瓜」,心裡想要補償「面瓜」受的那份委屈。時尚書屋

見我哭得傷心,彪子也心疼得落下淚來。時尚書屋
幾天以後,我仍沉浸在劇情中,忍不住撥通了帆子的電話。時尚書屋
「帆子,恨死你了,你快把我老公欺負死了。」我上來就說了這麼一句。時尚書屋
帆子哈哈大笑:「我們家哥哥也不理我了,他跟我說,誰要是攤上這麼個老婆,還不嚇死了……姐,你可得對我好點兒。」
說到入戲,記憶裡還有另外一個故事。時尚書屋
彪子在《重返上海灘》中扮演的杜邦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蛋。那是他惟一一次扮演反面角色,尺度的把握、人物心理的揣摩都令我吃驚不已。時尚書屋
記得那一次,我看了樣片,很多天在心裡緩不過勁。時尚書屋
「天哪,這個人怎麼能壞到這種地步?他是彪子演的嗎?彪子怎麼把壞人的心思瞭解得這麼清楚?他的眼神,怎麼能如此奸詐惡毒?」
我几乎開始懷疑,彪子到底是什麼人?這麼多年,我會不會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時尚書屋
那些日子,我心中充滿疑惑,對彪子懷着一種畏懼感,生怕他對我做什麼不義之事。晚上一閉眼,就彷彿看見「杜邦」那張陰險的面孔。時尚書屋
彪子曾對朋友說:「你們知道嗎?芳芳在家看了《重返上海灘》,成天躲在一個角落裡,偷偷用眼睛瞄我。我一轉頭看她,她就假裝看別處,過會兒等我不注意了,她又接着瞄。嘿嘿,被『杜邦』嚇得不輕。」
的確,那段時間裡我陷入一種偏執的疑懼之中。直到有一天,又重新看到電視裡上演的《青衣》,看到劇中的「面瓜」,忍辱負重,委曲求全……這才徹底清醒,回到現實中來。時尚書屋
「面瓜」的角色使彪子獲得了當年CCTV十佳男演員獎、大眾電視雙十佳男演員獎。時尚書屋
我經常和彪子開玩笑,捏起嗓子,拿着「筱燕秋」的腔調:
「面瓜——我要喝水!」
「面瓜——我想吃西瓜!」

像瘋了一樣,想起來就那麼喊一嗓子,經常把彪子嚇得一激靈。時尚書屋
「哎呀,好了好了,行了行了,別閙了。」彪子又好氣又好笑,兩隻手拚命做出向下壓的姿勢,示意我「冷靜」。時尚書屋
「芳芳,說正經的,提點兒意見。」
我特別認真地告訴他:「這一次,我沒有意見,真的沒有。我頭一回看你演的戲卻忘了你是誰。我對你太熟悉了,以前的人物,多多少少都有讓我『跳戲』的地方,這回,是真的服了。」我停頓了一下又說,「你,已經是我心目中的藝術家了。」
彪子驚聞此言,不好意思地笑着撓頭,眼底有掩飾不住的喜悅:「嘿嘿,藝術家不敢當,不過讓您服還真不易。這全是張老師培養的。」
有一天,彪子收到著名編劇史航發來的短信,說自己若是身在梨園,一定要為傅老闆脆脆地叫一聲「好」。隻言片語,卻說得彪子喜上眉梢,比得了什麼獎都高興,立刻回覆一句:「為人民服務。」
第17節:晴天霹靂
連載12

晴天霹靂

《妻子》中的「陳靈寶」讓我體驗了一個女人一生的坎坷,還沒等我從角色的痛中完全解脫出來,命運就讓我這個妻子承受了更大的磨難。時尚書屋
2004年8月16日晚,北京的天氣還相當悶熱。夜裡,一陣巨痛把彪子從睡夢中驚醒,他用手捂着右下腹, 「哎喲,哎喲」地呻吟起來。時尚書屋
我一骨碌爬起來,打開燈,見他臉色慘白,就催促他去醫院。時尚書屋
彪子不肯。「可能是着涼了,一會兒就好。」
我知道他的個性,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去醫院的。平時感冒、發燒,他總是翻出家中常備的小藥對付過去。時尚書屋
眼見着豆大的汗珠順頰而流,他的臉色越發慘白,我急了:「別扛了!趕緊走,去醫院!」
他緊皺雙眉,咬着嘴唇不停地搖頭,疼得說不出話來。時尚書屋
我急得在地上團團轉:「疼得那麼厲害,還是走吧,去醫院。」我央求着他。時尚書屋
他並不回答,眉頭鎖得更緊了,臉上一副極為痛苦的表情。他不停地變換姿式,坐著不行,躺着不行,斜靠着也不行,他乾脆撅起屁股把頭頂在了軟軟的床頭上,使勁向前拱着。時尚書屋
我連忙上前,用手扶着他的肩膀。又堅持了一會兒,他咬着牙說:「走吧,去醫院。」
我知道他一定是扛不住了。時尚書屋
「急性膽囊炎」。年輕的小醫生作出診斷。時尚書屋
打了止痛針,開了消炎藥,我又扶着彪子回到了家裡。時尚書屋
止痛針很快發揮了作用,彪子的疼痛似乎緩解了。他全身放鬆地躺在床上,不一會兒就安然入睡,我心裡也一塊石頭落了地。時尚書屋
凌晨四點多,他又一次疼醒了,顯得十分煩躁,在床上翻來覆去,好不容易才熬到天明。時尚書屋
婆婆在醫院工作了幾十年,雖不是醫生卻也具備一定的醫學常識,一大早便催著兒子去做進一步檢查。時尚書屋
我們來到B超室,我還是十幾年前懷孕的時候去過那裡。年輕的醫生很認真,左看右看,檢查結果還是膽囊炎。時尚書屋
彪子當時已經完成了《大清官》的拍攝,下一個目標是和滕文驥導演合作電影《日出日落》,計劃9月開拍。我們擔心他到了黃土高坡外景地膽囊炎再急性發作,就決定利用開拍前的十幾天空閒,儘快把膽囊摘除。時尚書屋
膽囊切除手術在醫學發達的今天就像切除闌尾一樣簡單,我們心裡沒有一絲緊張。手術前要做各項例行檢查,彪子一路上嘻嘻哈哈地跟老朋友們打招呼——公公婆婆在309醫院工作了一輩子,這裡很多醫生護士都是彪子兒時的玩伴。時尚書屋
經過放射科的時候,我們碰到了放射科主任由昆,她是著名數學家陳景潤的夫人,也是彪子父親帶的「兵」,看著彪子從小長大。時尚書屋
「黑蛋兒,你怎麼有空上這兒來啦?」由主任親切地喊他。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