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第 4 頁


我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和靈氣,和前一天的表現簡直是天壤之別。「太棒了!你看,我說你成吧?」看得出他的表情和語氣有些誇張。他就是彪子。迴首往事,我已讀懂這冥冥之中的緣分……
作者:傅彪張秋芳 / 頁數:(4 / 33)

我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和靈氣,和前一天的表現簡直是天壤之別。時尚書屋

「太棒了!你看,我說你成吧?」看得出他的表情和語氣有些誇張。時尚書屋
他就是彪子。時尚書屋
迴首往事,我已讀懂這冥冥之中的緣分……
連載4

在父母眼皮子底下談戀愛

可能女孩子都是這樣,將她的手交給一個人的同時,就將心一併交給了他。那次以後,彪子想讓我和他的家人見面,又不敢明着和家裡人說,於是編出一個「狡猾」的藉口——同學聚會,把大半個班都招呼去了。時尚書屋
我對他的「陰謀」一無所知,和同學們一起去了他家,裝出一副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時尚書屋
彪子家住在望兒山腳下的部隊大院裡,風景很美。現在那裡已經有了新的名字:百望山風景區。時尚書屋
彪子的父母對我們十分熱情。他父親是山東人,性格開朗;母親是寧波人,善良賢慧,能做一手好菜。時尚書屋
我假裝坦然,以「普通同學」的身份美美地飽餐一頓,就伙着大家一起爬山去了。時尚書屋
幾天後彪子笑呵呵地對我說:「大姐對你印象不錯。」
我心裡「咯噔」一下,臉漲得通紅:「你把咱們的事跟家裡說了?」
他嘻皮笑臉地說:「沒有,沒全說,就告訴大姐了。」
「那……那天那麼多人,她怎麼知道哪個是我?」
「我指給她看了,告訴她那個小黑丫頭就是。」
「你就討厭吧你!」我不知是生氣,還是不好意思,總之心裡沒底。時尚書屋
彪子很會順水推舟,索性讓大姐幫他在父母面前說說好話,日後我好名正言順地到他家裡去。時尚書屋
他父親終於知道了這件事,便找他談話。我想象過那場面,他一定操着一口山東腔,一臉嚴肅。時尚書屋
「黑蛋,你現在太小了嘛,還是以學習為主。」
「爸,碰上了怎麼辦?」

「你們都那麼小,萬一人家碰上更好的怎麼辦?你碰上更好的怎麼辦?你可得想好了,得對人家女孩子負責。要不然我們的臉往哪兒擱呀?」
「我想好了,這輩子就是她了。」
「那,哪個是啊?那天來了那麼多女孩子。」
「我哪天專門帶她來。」
「哎,不好,不好,你帶她來,不是等於我們承認了嗎?我們可是在『不許戀愛』的協議上簽了字的。」
「反正,我這輩子就是她了,早晚也得進咱家的門。」
父親最終沒拗過彪子。時尚書屋
我獨自一人完成了第2次登門。時尚書屋
彪子的父親一直沒有「正眼」看我,只有在我不注意的時候,瞟上我一眼。老頭兒,多少有些封建。時尚書屋
彪子的母親很熱情,張着的嘴一直沒有合上。時尚書屋
儘管我心裡像揣了只小兔子,但還是努力做到「落落大方」。時尚書屋
過了幾天,彪子對我轉述父親的話:「以後就別到外面去了,周末就到家裡來。」
我知道,這意味着對我的認可,也知道老爺子在擔心什麼。軍人嘛,對簽過的字是要負責任的。時尚書屋
從此,374路公共汽車上經常會出現兩個年輕人的身影,他們從起點坐到終點,下車後沿著長長的頤和園外牆從新宮門走到正門,再坐上330路公共汽車……
第6節:「傻」女婿(1)
道路輾轉,我們卻不嫌漫長。對於戀人,那是完全屬於自己的空間。一路上我們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車上擁擠的人群讓我們挨得很近。時尚書屋
彪子的房間大概有個五六平米,一張單人床,一張寫字檯,書櫃嵌在牆裡,與外面的客廳只隔一堵玻璃牆。時尚書屋
我們在他的小屋裡聊着,笑着,只要一關門,他父親就在外面咳嗽,一聽就是特故意的那種。我倆就捂着嘴在屋裡笑,彪子趕緊把門打開,假裝出去倒杯水,拿個蘋果什麼的。時尚書屋
天快黑了,彪子沿著來時的路送我回去,自己就住在城裡朋友的家,第2天直接去團裡。時尚書屋
他家在西北,我家在東南,每次都要穿過北京城跑一個大對角綫。時尚書屋
「家裡人要是放心,你就住在我們家吧,早上直接去上學。」有一天彪子的媽媽對我說。時尚書屋
不知是她看我們這樣實在太辛苦,還是彪子又在暗中做了思想工作。時尚書屋
於是,我便順理成章地住進了彪子三姐的小房間裡。時尚書屋
晚飯以後,彪子的房間燈光一亮,玻璃牆就透出我們兩人的身影,基本上已無「隱私」可言。可是小屋的門仍不能大大方方地關上。有時彪子犯壞,故意輕輕地掩上門,外面便響起持續不斷的咳嗽聲。時尚書屋
彪子一臉壞笑地對我說:「他老人家一定渴壞了。」
只要我不回三姐的房間,他父母是絶對不睡的。老兩口坐在外面的客廳裡,不是看報紙,就是嗑着瓜子看電視,反正完全不像在「監視」,看起來很自然。時尚書屋
早上,彪子的媽媽5:30就起來給我們做早飯。彪子當時最喜歡吃的就是鷄蛋炒米飯,再熱乎乎地喝上一碗湯。出門了,外面再冷,身上也是暖和的。時尚書屋
就這樣,我們在他父母的眼皮子底下談了四年戀愛。時尚書屋
我和彪子的關係被認可後,彪子開始把每月25元的生活津貼如數「上交」給我。時尚書屋
起初我不肯,因為不會「理財」,再說從小到大也沒有花別人的錢的習慣。他卻說,如果我不要就是不愛他。時尚書屋
我拗不過,於是掌管起兩個人的「財產」。時尚書屋
年輕姑娘愛美。那時候我對大大小小的外貿店瞭如指掌:台基廠丁字路口、前門北大街、公主墳374路總站後面的一排小房……它們專營出口轉內銷的服裝,物美價廉。時尚書屋
於是我叫上女朋友,今天買條裙子,明天買件上衣,手頭很寬裕。時尚書屋
等到彪子出差回來,問我這月的盈餘,我才意識到兩人的「財產」讓我獨吞了。時尚書屋
「花完啦?都幹什麼啦?」彪子很吃驚。時尚書屋
我只能記起幾項大的開銷,加在一起也不過是總數的一半。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