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第 5 頁


彪子並沒有責備我,我卻很自責:自己怎麼這麼不懂事,這麼不會過日子!邊想邊忍不住哭了起來。「我說我不要吧,你偏給我,現在花沒了,怎麼辦……」我抹着眼淚說。「沒了就沒了唄,我又
作者:傅彪張秋芳 / 頁數:(5 / 33)

彪子並沒有責備我,我卻很自責:自己怎麼這麼不懂事,這麼不會過日子!邊想邊忍不住哭了起來。時尚書屋

「我說我不要吧,你偏給我,現在花沒了,怎麼辦……」我抹着眼淚說。時尚書屋
「沒了就沒了唄,我又沒怪你,臭丫頭兒。」
他總是叫我臭丫頭兒。時尚書屋
見我還是沒完沒了地哭,他解釋着:「我沒說不讓你花錢,可花多少錢你得心裡有數,不能糊里糊塗的。從今天開始你要學會記賬,我問你的時候你得能說出來。」
我哭着點點頭。從那以後,我真的養成了記賬的習慣,直到今天。時尚書屋
連載5
「傻」女婿
有一個周末,我跟一個好朋友在外面玩了一整天,晚上回到家裡,見爸爸的臉色有些異樣。我連忙理直氣壯地一一彙報:今天去了哪裡,幹了什麼。時尚書屋
爸爸卻依然很嚴肅:「今天你們班有個男同學來找你了。」
我的心「砰砰」跳着。直覺告訴我這個「男同學」只能是彪子。時尚書屋
「誰呀?」我故意問道。時尚書屋
「一個胖胖的男生,單眼皮,小眼睛。」爸爸形容得還挺像。時尚書屋
「他跟您說什麼了?」我假裝若無其事。時尚書屋
「上來就自報家門,我叫傅彪,我家住望兒山那邊,我爸爸媽媽在309醫院工作,我還有三個姐姐。」爸爸的目光很犀利,盯着我的眼睛,好像要看出什麼秘密來。時尚書屋
「他還說什麼啦?」我心裡真有點兒沒底了,這個冒失鬼。時尚書屋
第7節:「傻」女婿(2)
「還說,您家沒男孩,我和芳芳是特要好的同學,家裡有什麼力氣活兒儘管叫我來干。」爸爸說完莫名其妙地笑笑。時尚書屋
我也儘量不尷尬地笑笑。時尚書屋
「你說,到底怎麼回事,談男朋友啦?」
「我哪知道是怎麼回事?我一整天都跟遲捷在一起,要是談男朋友,還能出去玩一天嗎?」我絞盡腦汁為自己辯解着。時尚書屋

爸爸想想也有道理,於是相信了我的鬼話:「以後對這個人留點兒神啊。」
「爸,他什麼時候走的?」我想他沒打招呼就登門撲了空,一定很不是滋味。時尚書屋
「天快黑了才走。中午在咱家吃的炒餅,一邊吃還一邊說,阿姨,您做飯真好吃。下次我來您別的不用做,就吃炒餅。」
我心裡一陣好笑。我媽媽做的炒餅確實好吃,每次我都吃得喘不上氣兒來。可奇怪的是,彪子平時不愛吃麵食啊,他只要一吃饅頭,脖子上和腮幫上就會冒出些小顆粒,好像過敏似的。時尚書屋
很快,到了學校彙報演出的時候。每一位家長都會收到邀請,來觀看孩子們的表演。時尚書屋
彪子已經認識了我的父母,對他們十足熱情:
「叔叔,阿姨,你們坐這兒吧。」
「叔叔,阿姨,下一個就是芳芳的節目……」
爸爸幾次跟媽媽嘀咕:「這小伙子,八成是對芳芳有那麼點意思。」
「審問」是逃不了的,但都被我連蒙帶賴地搪塞過去。時尚書屋
彪子調到說唱團以後,一度情緒很低落,對於我們的關係也不大有信心。於是,我決定把我們的事正式告訴父母。時尚書屋
「那個男孩你們見過,就是上次到咱們家來的那個。」
爸爸半天沒說話。時尚書屋
「他對我可好了,關心我,照顧我,不讓別人欺負我……」
爸爸還是沒說話,眼圈有點兒紅。時尚書屋
「爸,我想讓他到咱家來。」見爸爸仍不做聲,我嘟囔着補充一句,「反正我們倆已經好定了。」
爸爸看看我,眼神裡充滿了我難以讀懂的意味。時尚書屋
直到我自己做了母親,才終於明白父親的心。從小我被父親視為掌上明珠,寵愛無度。而那一瞬間,父親突然覺得女兒長大了,要離開他了,怎能不失落呢?時尚書屋
父母這邊點了頭,我立刻跑去告訴彪子。時尚書屋
「那……那我什麼時候去呀,我……我說什麼呀?」
「你上次不是已經不請自去了嗎,你都說什麼了?」看他滿臉通紅,要打退堂鼓似的,我忍不住搶白。時尚書屋
「我……我進門就幹活,我掃地,擦桌子,洗碗……」
我哈哈大笑:「你呀,你做飯得了。」
誰知彪子當了真,那天真就下了廚房,給我們做了幾個菜。最好吃的是土豆片炒青椒,土豆炒得很面,青椒很入味,至今都是我們家的保留菜。時尚書屋
事後跟他家裡人一講,簡直笑掉大牙,彪子在家哪做過飯呀!
以後,每次到我們家都是他掌勺。他會做很多花樣翻新的菜,並不參考菜譜,好像突然無師自通了。時尚書屋
媽媽50歲的時候得了一場「怪病」,焦慮多疑,常常一個人哭,情緒很不穩定。去過好幾家醫院檢查,拿回許多紅紅綠綠的小藥片,沒有得出定論,病情也不見好轉。時尚書屋
有一天,家裡接到石家莊老家發來的電報:父親病危速回。時尚書屋
媽媽急急忙忙坐上火車,一個人回娘家探望我的姥爺。時尚書屋
一個星期以後,又接到石家莊的電報,說媽媽也病重了。時尚書屋
看著電報上冷冰冰的幾個字,我和妹妹「哇」地大哭起來。時尚書屋
彪子很鎮靜,當即騎上自行車去買票,又回來幫着簡單地收拾了一下行李,陪着我們父女三人直奔火車站。時尚書屋
我以為,他只把我們送上車,沒想到他竟也給自己買了一張票,因為不放心,要跟我們一同回去。到了那裡,看到媽媽病情暫時穩定下來,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他又連夜趕回了北京。時尚書屋
走時,他拍拍我的臉:「回來的時候給我打電話,我去接你。」
我們一家回北京不久,姥爺便去世了。當時忙着照顧母親,無法給姥爺送行。時尚書屋
經過專家會診,媽媽患了嚴重的更年期抑鬱症,可能會出現極端行為,需要家人嚴密「監視」。時尚書屋
第8節:聰 兒(1)
父親1957年被打成「右派」,1978年才平反, 20年的「右派」生涯對家庭帶來了極大的壓力,比父親小15歲的母親卻始終陪伴着他,不離不棄。然而輕鬆的日子沒過幾天,母親又得了病,爸爸的難過心情可以想象。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