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第 6 頁


於是彪子挑起了我家的大梁。我們想盡各種防範措施:用飯桌頂住陽台門;睡覺時我和妹妹把媽媽夾在中間,讓爸爸和彪子一起住小屋;啤酒瓶瓶口朝下倒置在大門邊,一有響動便聽得見……大家覺得
作者:傅彪張秋芳 / 頁數:(6 / 33)

於是彪子挑起了我家的大梁。時尚書屋

我們想盡各種防範措施:用飯桌頂住陽台門;睡覺時我和妹妹把媽媽夾在中間,讓爸爸和彪子一起住小屋;啤酒瓶瓶口朝下倒置在大門邊,一有響動便聽得見……大家覺得,這樣已經萬無一失了。時尚書屋
誰知那天早上,我一開房門,結結實實嚇了一跳:大門口堵了一把椅子,椅子上斜靠着一個人,聽見響動就像條件反射似的「騰」一下站起來,發現是我,才鬆下一口氣。時尚書屋
原來,彪子為了「看門兒」,在硬邦邦、冷冰冰的椅子上坐著睡了一夜。時尚書屋
我一下撲在他懷裡,眼淚撲簌簌地往下掉:「你幹嘛睡這兒呀?」
他輕輕地拍着我的背:「這樣心裡踏實。」
我的心很疼,緊緊地抱著他,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時尚書屋
他攬着我,憨憨地笑着:「好了,好了,嬌氣包兒。」
在我們的照料下,母親恢復得很好,沒有落下一點兒後遺症。時尚書屋
那時,彪子還沒有正式成為我家的女婿呢。時尚書屋
連載6

聰 兒

兒子出生以前,大家經常在一起開玩笑,讓我們生四個孩子。老大叫傅翁,老二叫傅豪,老三叫傅農,老四呢,得生一個女孩,叫傅婆。時尚書屋
1991年2月7日,農曆臘月二十三,我們的兒子出生了,哭聲嘹喨,醫生在「新生兒健康狀況」這項給他打了滿分。時尚書屋

那天正是中國傳統的「小年」,院裡院外鞭炮聲不斷。兒子耳朵很靈,炮一響他就順聲扭過頭去,我們便給他取了個小名「聰聰」。彪子一直叫他聰兒。時尚書屋
兒子的大名是彪子起的——傅子恩。他說傅子恩,父子的恩情比海深。我心裡不平衡,合著跟我沒什麼關係,全是你們爺兒倆的事。彪子說,那叫「傅母子恩」得了。時尚書屋
聰聰長大一些了,很聽話,膽子也小,懂得心疼人。不管到哪裡去玩兒,本來讓爸爸媽媽抱著,但只要聽大人說「哎呀我累了」,他馬上「哧溜」一下從你身上滑下來,搖搖晃晃自己走。時尚書屋
聰聰長這麼大,彪子從沒動過他一個手指頭,他說我們得跟孩子做朋友。彪子自己是在「石光榮」式的家庭中長大的,他要給孩子一個寬鬆的環境,不想束縛孩子的天性。時尚書屋
在教育孩子的問題上,他非常尊重我。他在外拍戲的時候,我經常打電話向他「彙報」孩子的情況,他第1句話準是叮囑我:「不能發火啊!」可是如果我真的跟孩子發火,只要他在,不管我多不占理,他也從不「拉偏手」,當面替孩子說話。他知道那樣一來,我在孩子心裡就沒威信了。彪子總是等我消了氣,再輕聲細語地跟我「掰吃」:「孩兒他娘,您得以理服人吧。」
彪子重視孩子的綜合素質。他說光學習好是不全面的,要賦予孩子好的性格、好的品質和健全的交往能力,他才能在現代社會立住腳。道理我自然也是懂的,可每次開完家長會,腦子就不自覺地被「分兒分兒,學生的命根兒」給左右了,回家就開始跟孩子較勁。每次都被彪子及時地「撥亂反正」。時尚書屋
聰聰性格像爸爸,也很幽默。有一天他放學回來,我正準備按照慣例上前「攢巴」他,兒子突然從身後舉出一張A4紙,上面用大大的字寫着:「因本人身上有汗,禁止擁抱。」我先是一愣,緊接着和那爺兒倆笑成了一團。時尚書屋
有一陣兒彪子很愛說「哎,我說」,每句話前面都要加上「哎,我說」,聰兒也學會了,在家裡經常是你一句「哎,我說」,我一句「哎,我說」。有一次,彪子剛說完「哎,我說」,就不再往下說了,我把眼睛和耳朵都遞給他。聰聰緊接着又來了一句「哎,我說」,也不往下說了,我又把眼睛和耳朵遞給聰聰。見他倆沒了下文,我就急着問:「你們倒是說呀,說什麼呀?」父子倆搖頭晃腦、異口同聲:「我們就想說這句話,『哎,我說。時尚書屋
』」我佯裝生氣,追着他們滿屋子跑……
第9節:聰 兒(2)
懷念我們仨的日子。時尚書屋
兒子上小學那六年,我快快樂樂地做着陪讀。太陽出來了,送兒子去上學;太陽落山了,接兒子回家。陪他讀a、o、e,給他默寫A、B、C,……彷彿重新回到少年時代。時尚書屋
兒子升初中了,我們終於決定放他「單飛」,把他送到一所管理很嚴格的寄宿學校——海淀外國語實驗學校,每週回家一次。時尚書屋
朋友們開始為我設計「全新」的生活,可是我發現自己對一切都失去了興趣,整天心裡沒着沒落的。時尚書屋
兒子剛住校的那幾天,我簡直不敢一個人在家,像是出現了幻覺般,耳邊總是響起「媽媽,媽媽」的叫聲。扭過臉來,他彷彿就在床邊,轉回頭去,他彷彿又在門前……無所適從,心煩意亂。時尚書屋
我家的陽台一直被我們戲稱為「聊天室」,是家裡人氣最旺的角落。說來也怪,朋友們來了,寬敞的客廳不坐,偏愛往「聊天室」裡擠,籐椅不夠坐,就胡亂把餐椅扯過來,圍坐在一起。時尚書屋
陽台上有一把根雕做的大靠椅和兩張籐椅,我們仨經常坐在那兒說話,中間的大靠椅輪流坐,誰坐那位置,誰就得接受其餘兩個人的聯合「攻擊」。時尚書屋
兒子住校了,家裡顯得格外冷清,「聊天室」更是傷心地。時尚書屋
每天晚上,我坐在那裡想:兒子吃飯了沒有,夜裡會不會蹬掀了被子……
家裡除了陽台頂上那盞小燈,其他的燈一律被我關掉,我受不了那種明亮亮、空蕩蕩的氛圍,彷彿黑暗能使空間縮小。時尚書屋
彪子那時正在北京郊區拍戲,看我魂不守舍的樣子,每天都趕回家來陪我。我照例給他沏好茶,然後便自顧自地躲到陽台上抹眼淚。他便端着茶,坐在我對面,「滋溜滋溜」地喝着,眼睛看著我,誰也不說話。時尚書屋
兒子的日子也不好過:想家。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