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傅彪夫妻二人合著印記 第 7 頁


第1個星期回家,要和我一起睡。他從小學五年級開始,已經很少提出這個要求了。晚上,他的一雙小手把我摟着緊緊的,眼裡噙着淚。兒子很懂事,從來不說「我不去」。但回到家總是眼淚汪汪
作者:傅彪張秋芳 / 頁數:(7 / 33)

第1個星期回家,要和我一起睡。他從小學五年級開始,已經很少提出這個要求了。時尚書屋

晚上,他的一雙小手把我摟着緊緊的,眼裡噙着淚。時尚書屋
兒子很懂事,從來不說「我不去」。但回到家總是眼淚汪汪,話變得很少。時尚書屋
星期天下午是兒子返校的時間。吃完午飯,兒子望着牆上的鐘對我說:「媽媽,我還能在家獃四個小時。」
我的心一陣發酸。但我理智地一想,當初決定送孩子去寄宿學校,就是為了鍛鍊他的自理能力,學會與同齡人好好相處,可不能半路就打退堂鼓啊。於是我咬着牙,沒有表態。時尚書屋
一個小時後,他又看看鐘:「媽媽,我還能在家獃三個小時。」
「媽媽,我還能獃兩個小時。」
「媽媽,我還能獃一個小時。」
「媽媽,咱們得走了。」
路上,他不再說話,小臉兒一直朝着窗外,任我和彪子怎麼逗他,也不做聲。時尚書屋
進了校門,他頭也不回就走了。時尚書屋
我已經「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看得出彪子心情也有些沉重。時尚書屋
我的情緒讓彪子很不放心,他每天趕回家想方設法地逗我。時尚書屋
「哎,我說,乾脆把咱家那輛大車開到學校門口去,咱倆就住在裡頭。等下課了,咱就順着那梯子往上爬,爬到車頂上。就算咱們找不著兒子,兒子也準能看見咱們。」
他叉着腰,作出一副站在車頂上東張西望的怪樣子。時尚書屋
見我瞪了他一眼,他又說:「要不這樣,咱就拿着個大喇叭,像《有話好好說》裡老謀子喊『安紅』那樣,在樓下喊:『傅子恩——餓像你!』」

他扯着脖子喊,聲音拖得長長的,故意把「我」唸成「餓」,「想」唸成「像」。時尚書屋
我「撲哧」樂出了聲兒:「瘋子!」帶著重重的鼻音兒。時尚書屋
「反正已經『瘋』了一個,一塊兒瘋唄。」
看著他那大男孩兒般的調皮樣兒,還能有什麼煩惱呢。時尚書屋
第10節:隔輩親
連載7
隔輩親
彪子的父親是山東人,從小投奔革命,書唸得不多,仗打了不少,在革命的熔爐裡錘煉了一輩子,可就是沒把「重男輕女」的老觀念磨掉。當年為了要傅彪這麼個兒子還被全院點了名。時尚書屋
老爺子一點不隱諱自己的觀點:不見兒子不罷休,見了兒子才罷休。時尚書屋
生了三個女兒,終於見到了傅家的獨苗。彪子生下來渾身通紅,老爺子認定了兒子長大一定會如他的膚色一樣黝黑,於是給兒子起小名叫「黑蛋」。時尚書屋
黑蛋雖是獨苗,老爺子卻決不嬌慣,教育方式免不了喝斥棒打,彪子一再對我說他是在「石光榮」式的家庭中長大的。時尚書屋
老爺子1977年患了大面積心梗,幾次搶救最終度過了鬼門關,那以後便安心在家休養,每年都要因為心臟病住幾回醫院。彪子很孝順,他的原則是無論如何不能惹老爺子生氣。時尚書屋
我自從嫁入傅家門,公公、婆婆便把我當親女兒看待。婆婆很賢慧,對公公細緻、耐心、周到,對我們更是體貼入微。從我們結婚到我們有了自己的房子,這十年間一直與公婆住在一起,沒有紅過一次臉。時尚書屋
爺爺自然想早點兒抱上孫子,於是每次藉著住院便向我們張口,操着依然濃重的山東口音:「妮們身麼史候猜能嚷窩包上筍子啊!你們什麼時候才能讓我抱上孫子啊!
我懷孕了!老爺子像打了鷄血!
我吐得翻江倒海,每次餐前都要先吃兩口當「引子」,然後直奔衛生間,把胃裡的東西全部傾瀉出去。全家人便放下筷子聽我「哇哇」的餐前序曲。等我回到桌上,老爺子「嘿嘿」地笑着:「mēi事mēi事,土了再遲。沒事沒事,吐了再吃。時尚書屋

我是願意生個女兒的——乖,跟媽媽親。於是準備的嬰兒用品全部是女孩的式樣,女孩的顏色。時尚書屋
我當然知道老爺子的心思,心裡難免有些壓力,於是試探地問:「爸,您是喜歡孫子呢還是孫女?」
老爺子很「狡猾」,笑眯眯地:「一樣,一樣!」話是這麼說,我完全能猜出他的下半句:「腰是筍子當然更蒿嘍!要是孫子當然更好嘍!
還差一個月就要生的時候,老爺子先住了院。不是因為犯病,而是為了迎接孫子提前保養保養。時尚書屋
老爺子從病房打來電話,安排彪子帶我去做B超,說是看孩子發育怎麼樣。我倒沒多想,便跟了彪子一起去。B超的結果出來了,一切正常,醫生格外照顧,告訴我們是個男孩。彪子樂得合不攏嘴,我卻哭了一鼻子,委屈地說以後連陪我逛街的人都沒有了。時尚書屋
回來的路上,碰上了同住干休所的一個叔叔,他笑眯眯地「警告」我:「芳芳啊,你可得給你公公生個孫子啊!」拖着老乾部式的長音,哈哈笑着走開了。時尚書屋
我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於是告誡彪子,先不許把B超的結果告訴老爺子。當然我也是多了個心眼兒——萬一B超弄錯了呢,老爺子豈不白歡喜。時尚書屋
我們每天都去病房看老爺子,那天一進門,便看見老爺子在笑,綳不住的那種笑,和平常不太一樣。彪子機靈,一下便猜到:「爸,您是不是已經知道了?」
「黨然嘍,B超室都是窩的餅,糟就給窩打電話了!當然嘍,B超室都是我的兵,早就給我打電話了!」於是爺兒倆便一起「嘎嘎」地拚命笑。時尚書屋
孫子降生了,醫生給他打了滿分——10分,又乾淨又漂亮,這一切都成了爺爺吹噓的資本。時尚書屋
爺爺絞盡腦汁給孫子起了個名兒——傅張軍——彪子姓傅,我姓張,爺爺是軍人。信息量倒不少,但遭到全票反對。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