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巴金最後23個春秋 第 11 頁


「爸爸,爸爸……」巴金再也無法承受這從天而降的嚴酷現實了。在巴金的前半生中,最讓他懷念的就是蕭珊。他不知將來這個家庭如果沒有了蕭珊,自己還如何面對晚年的生活?所以,當巴金從心裡意識
作者:竇應泰 / 頁數:(11 / 69)

「爸爸,爸爸……」巴金再也無法承受這從天而降的嚴酷現實了。在巴金的前半生中,最讓他懷念的就是蕭珊。他不知將來這個家庭如果沒有了蕭珊,自己還如何面對晚年的生活?所以,當巴金從心裡意識到蕭珊確已離他而去以後,就再也無法挺下去了。腳下一滑,老人忽然如同一株在暴雨狂風吹襲下無法支撐的老樹一樣,轟然一聲傾倒了。時尚書屋

他撲在地板上,好一陣都沒有爬起來!
蕭珊死前的話: 「血還是不要輸了吧•」(1)
巴金步履蹣跚地來到中山醫院太平間。
剛纔,他從家裡來醫院的半路上,好象又走進一個噩夢的境界。腦際始終閃動着蕭珊那雙充滿哀怨的眼睛。她似乎在冥冥中對他說:「我去了,你可怎麼辦?」
「藴珍,你說些什麼呀?你好好的為什麼就能說去就去了呢?」他好象仍在與她對話。在蕭珊入住醫院的幾天裡,他多次來到她的病榻前。有時他勸她吃飯,有時他什麼事也沒有,卻依依地不肯離開她。蕭珊總是不住地勸他:「回去吧,這裡的空氣不好。時尚書屋
你坐在這裡,我的心裡反而不安。」
他固執地說:「沒關係,藴珍,和你獃在一起,我心情會好些的。」
她似乎也看出巴金心裡在留戀自己,所以蕭珊就再也不多說話。她只是稍稍閉了眼睛,然後把她那只有點發涼的手放在巴金的手裡,讓他緊緊地攥着。

「聽說你要到廣州去了?什麼時候才能回上海來?」巴金在路上匆忙地走着,他的思緒仍然圍繞着蕭珊儼如電影畫面一般地展開。他好象又看到一片燃燒的戰火,那是抗戰暴發後的某一天,那時巴金受文化生活出版社的派遣,將前去廣州去籌辦一家分社。就在巴金離開上海的前一天,他和蕭珊在上海一家咖啡廳裡又見了一面。
那次見面給他的印象是既匆忙又緊張,因為車票是次日凌晨的,他和蕭珊見面以後,還要回到他的臨時住處去打點行李。而春夜又是那麼匆促,巴金不希望讓蕭珊為了給自己送別,過遲地返回家裡。那樣的話他擔心蕭珊會遭到家人的怨尤。
巴金在前往醫院的路上之所以又想起了這段往事,就因為當時他與蕭珊分手時,也象今天這種心情一樣。彼此都有種戀戀之感。誰也不知此一分手,今後究竟會不會再次見面了。
「藴珍,你只管放心好了,我到廣州不會時間太長,只要把那邊的工作安排好,我還是要回來的。」巴金坐在幽幽的燈影裡,默默凝視對面這漂亮女友憂戚的眼睛。他頓時洞穿了對方的心靈,巴金髮現她也象自己一樣,對於這次分手看得十分重。那是因為自從1936年那個早春的上午他與蕭珊結識以來,眨眼之間已經過了兩年。時尚書屋
在這兩年當中,他與她由不相識到發展彼此心通的朋友,其間確實歷經了幾多風雨和幾多坎坷。他感到蕭珊就象他喜歡的白蘭樹一樣,散髮着淡淡的花香,雖然並不濃烈,然而卻時時嗅得到她那淡雅的清香,讓巴金感到滿足和怡然。巴金所喜歡的就是象蕭珊這樣的姑娘。他在上海灘上闖蕩,去法國巴黎和日本東京留學,身邊當然也不乏異性的追求者,然而巴金都一概敬而遠之,他迴避和疏遠時髦浪漫的女性,巴金需要尋找的是一位與他性格相近的女性作伴侶。時尚書屋
他不喜歡那些時髦的都市浪漫女性,甚至討厭那些為勢為財而不惜一切的女子。這也就是他為什麼快到三十歲了,仍然不想在上海安家結婚的原因。如今蕭珊就儼然一位從天外飛到身邊的知音者,巴金除了感到這位在女中讀書的姑娘比自己小13歲之外,几乎沒有什麼不合適的。他多麼希望永遠和她在一起啊!然而那時他必須要服從出版社社長吳朗西的指派,在戰爭逼近江南的時候前往廣州。時尚書屋
蕭珊的眼睛閃動着晶瑩的淚花。她啜飲着杯盞中的苦咖啡,感到口裡沒有一絲甜味,苦澀的滋味讓她心裡平添了幾分愁苦。她知道巴金在此時離開上海的危險,因為日本軍隊時時在威脅着鶯飛草長的江南大地。她無法猜測一旦戰火燃燒到上海或廣州,她們究竟會不會再有相會的時機了。時尚書屋
想到這一層,蕭珊的眼睛濕潤了,她說:「李先生,不管今生我們是不是還能見面。可是,我要告訴你的是,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是任何人也代替不了的了!……」
「哦?……」巴金沒有想到她會說這樣感傷的話。聽著從街上不時隨風飄來的歌曲,他心境中也平添了幾分愁苦。那是一部什麼電影中的插曲,演唱者那如泣如訴的聲音,讓他聽來頗有幾分愁楚與悲涼。他也清楚在戰爭時期,這種分手也許就意味着生離死別,然而巴金無法抗拒命運,他想了許久,終於對她點了點頭,鄭重地說:「藴珍,你千萬別這樣說,其實我們現在還只是一般的朋友。時尚書屋
我能回來當然更好,如果我們不能見面,你還有你自己選擇前途的權力呀!」
「不不!」大出巴金的意料之外,平時看來十分單純的蕭珊,這時竟然現出了與她年齡極不相符的決然神態。她忽然緊緊抓住了巴金的手,發自內心地說道:「李大哥,你不能這樣說,雖然我們還沒到談婚論嫁的程度,可是,我的心裡已經再也裝不下任何別人了。我想,你如果從廣州回來,我想請求你做的第1件事就是,一定要到我家裡去一次!……」
「去你家裡?」他感到很意外。
她卻鄭重地凝視着他,顯而易見姑娘對此事已經想了多時,才做出這樣的決定:「對,見見我的姆媽。這樣,咱們的事兒也就成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