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09王樹聲 第 3 頁


經過這樣親串親、鄰串鄰、友串友的宣傳活動,王樹聲和胡靜山、徐其虛、桂步蟾等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就團結組織起了一批志同道合的革命戰友,為即將到來的大革命準備了基于力量。 就這樣,
作者:待考 / 頁數:(3 / 115)

經過這樣親串親、鄰串鄰、友串友的宣傳活動,王樹聲和胡靜山、徐其虛、桂步蟾等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就團結組織起了一批志同道合的革命戰友,為即將到來的大革命準備了基于力量。

就這樣,王樹聲一面繼續教學,另一方面用更多的精力領導發動農民運動。白天教小孩識字,夜晚就在教室裡給農民講革命道理。
人們清楚地記得,在乘馬崗初等小學那間簡陋的教室裡,王樹聲經常十分關切地同貧苦大眾談生產、談生活,講最近的革命形勢,大家都把他當做自己的知心人。
一次,王樹聲富有啟發性地向大家發問道:「我們這些種田的泥巴腿,一年到頭面朝黃土背朝天地沒命幹活,打下的糧食能堆積成山,摘下的棉花能塞滿倉庫,為什麼還總是吃不飽穿不暖呢?」
有人回答說:「因為我們是窮人,窮人的『生辰八字』不好,到世上來就是吃苦的!」
「我們祖先沒有佔據到好的風水寶地!」有人在角落裡搶答道。
王樹聲搖搖頭,把手一擺:「各位父老兄弟,我們這些種田人吃不飽穿不暖,決不是『生辰八字』不好、生來命苦,也不是什麼風水沒選好、天生就該倒霉,都不是!我們為什麼會這樣呢?就在於我們所處的世道是個黑暗的、是非顛倒的世道!在這個世道里,地主豪紳四體不勤、五穀不分,卻通過巧取豪奪的手段過着花天酒地的生活,而我們窮人汗水流盡、腰背累彎最終還是挨餓受凍。我們要想種上自己的田,要想吃飽穿暖,就必須緊緊地團結起來,就必須和地主豪紳展開針鋒相對的鬥爭,推翻這個吃人的黑暗世道!」
講到最後,他的手用力地在空中一揮,像要砸爛這個社會似的。
聽了王樹聲的講話,大夥的心裡暖烘烘的。他們覺得王樹聲的一番話解開了多年糾結在心頭的疙瘩,說出了大家想說而不敢說的話,使自己心裡變得亮堂堂的。
涼風漸起的初秋。颯颯送爽的秋風一掃盛夏的酷熱和鬱悶,給辛勤勞作了又一夏的千萬貧苦大眾帶來了一縷清涼。
是呀,他們怎麼會不歡樂呢?
秋風中傳來了一連串振奮人心的喜訊:北伐軍一路所向披靡,連戰皆捷;打下重要軍事要塞汀泗橋、賀勝橋;攻克全國重鎮武漢,活捉武昌守敵司令趙玉春;趕跑軍閥吳佩孚。
也正是乘着這金秋的喜訊,以個人名義加入國民黨的蔡濟璜、徐子清、馮樹功等中共麻城特別支部的負責人,遵照上級的命令,組成了以蔡濟成為書記長的國民黨麻城縣黨部,並組建了以劉象民為委員長的縣農民協會籌備委員會和以劉文蔚任大隊長的縣農民自衛軍,對外取得了公開、合法的領導地位。

就這樣,在大革命風暴的推湧下,麻城縣的農民運動和全國許多地區一樣,急風驟雨般地發展起來,原先秘密的農民運動轉為公開。
王樹聲和其他同志一道,打着國民黨的旗號,在四鄉到處領導「辦黨」,準備建立各級農民協會。
他們領導當地農民打開了一座座祠堂和廟字的大門,清除了多年積聚的塵土,粘貼上「打倒土豪劣紳!」「打倒貪官污吏!」「勞農神聖!」「一切權利歸勞動人民!」等紅紅綠綠的標語,還有的砸掉了祠堂裡的菩薩,掛起了孫中山先生的畫像,張貼起《總理遺囑》..
農民被廣泛地發動起來了,他們一個個幹勁十足,熱火朝天。
農民運動的蓬勃興起使王樹聲和其他同志欣喜異常,他們決定正式組織農民協會,把農民運動推向一個新的高潮。
聽說要組織農民協會,大夥都覺得新鮮,這在麻城縣歷史上可是破天荒頭一遭呀!
一天晚上,王樹聲在乘馬崗的東嶽廟裡宣傳組織農民協會時,周圍石槽沖、項家沖、上垸、大河鋪和羅家崖的農民都爭先恐後地趕來,特別是那些平日參加農民夜校學習的貧苦青年農民,來得特別早。他們一進門,就圍着王樹聲沒完沒了地提問:
「農民協會是麼組織呀?」
「農民協會幹些麼事呀?」
「怎麼樣參加農民協會呀?」
看著情緒高昂的人們,王樹聲心裡有說不出的高興。他一邊向這些紛紛發問的人打招呼,一邊說:「大家先別急,等董家窪、朱家畈那幾個灣子的人來了後,我再給大家說!」
大會開始了。王樹聲在一陣鼓掌聲中開始講話。他激情滿懷地對鄉親們說:
「父老兄弟姐妹們,你們不是痛恨土豪劣紳、痛恨貪官污吏嗎?你們不是希望能種上自家的田嗎?現在好啦,北伐勝利了,軍閥垮台了,窮人翻身的日子來到啦!我們組織農民協會就是要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為貧苦農民辦事。我們要把貧苦的農民兄弟組織起來,同土豪劣紳、貪官污吏作鬥爭,把田地奪回來,取消加在我們頭上的各種苛捐雜稅,革地主老財的命!」
「我們贊成革命!」
「我們贊成辦農民協會!」
王樹聲的講話被熱烈的歡呼聲打斷。望着興奮、火熱的鄉親,他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提高嗓門說:
「今天晚上,我們就要在這裡辦起農民協會,歡迎大家踴躍參加!」
一聽說現在就要辦農民協會,大夥那股高興的勁兒就甭提了。他們緊緊地圍住王樹聲,爭先恐後地要求報名。
王樹聲在名冊本上飛快地記着報上來的名字,一邊記一邊說:「大夥不要急,一個一個地報!」
大夥不停地報,王樹聲不斷地記。
這時,一個衣衫襤褸的小姑娘擠到王樹聲的跟前,過了半天才怯生生地開口問道:
「大哥,要不要我參加?」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