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09王樹聲 第 7 頁


轉眼間,農村春耕的季節來到了。農民們懷着無比喜悅的心情,在田野裡開始緊張忙碌地勞作,他們希望風調雨順,希望有一個能讓全家吃飽、穿暖的豐收年景。 可就在這時候,以蔣介石為代表的國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15)

轉眼間,農村春耕的季節來到了。農民們懷着無比喜悅的心情,在田野裡開始緊張忙碌地勞作,他們希望風調雨順,希望有一個能讓全家吃飽、穿暖的豐收年景。

可就在這時候,以蔣介石為代表的國民黨右派在洶湧澎湃的農民運動面前驚慌失措,徹底暴露出他們真反共假革命的醜惡嘴臉,于4月12日在上海公開叛變革命,與人民為敵。
與此同時,麻城北鄉逃亡在鄰省河南光山的一批土豪劣紳,以光山縣新集為中心,勾結當地反動勢力以原有的反動武裝為基礎,大力擴充「紅槍會」、「黑槍會」、「白槍會」、「大刀會」、「孝子會」、「扇子會」等反動武裝組織,與農民武裝力量相對抗。他們從山東、河北招募來一批地痞、流氓當「拳師」即「教師爺」,訓練會匪。每次訓練時,擺上一張桌子,燒上三爐香。「教師爺」們坐在中間,手捻佛珠,口念「符咒」,讓眾會員光着肩膀練刀槍,練「氣功」。時尚書屋
「教師爺」們還編造了一套套帶有封建迷信色彩的咒語,哄騙被裹脅來的會眾,如什麼「功到百日,刀槍不入」呀,什麼「槍炮響,扇子動,子彈打不中」等等。他們還規定,會眾們在打仗時,必須口念這些十分荒唐的咒語,拚命往前衝,替地主老爺們賣命。
「四·一二」反革命妖風一起,土豪劣紳們認為捲土重來、奪回他們失去的天堂的時機到了。他們以「紅槍會」為主力,糾集各種反動武裝共一萬多人,在被關押的惡霸地主丁枕魚的兒子丁岳平、王子歷的哥哥「王九聾子」、反動區長王既之的兒子王仲槐等反動頭子的帶領下,氣勢洶洶地向乘馬崗、順河等區發動了猖狂的反撲,揚言要「血洗麻城」,讓「村村斷炊煙,戶戶聞哭聲」,反動氣焰甚囂塵上。
這伙匪徒每到一個村莊,就搶東西,拉耕牛,毀青苗,燒房屋,屠殺革命幹部和群眾,破壞農民協會,擄掠財物。麻城縣一時變得陰風慘慘,妖霧迷漫,到處有淒慘的哭聲,遍地是焦黑的灰燼,十室九空,萬戶蕭疏。反動派製造了震驚全國、駭人聽聞的「麻城慘案」。經過一路燒殺搶掠,他們于四月底包圍了麻城縣城,揚言要「血洗麻城,報仇雪恨!」
麻城縣城一時間「黑雲壓城城欲摧。」
蔡濟璜、王樹聲等領導人,面對來勢兇猛的反動勢力,毫無懼色。他們立即進行了全城總動員,組織逃難進城的乘馬崗、順河兩區的農民和縣城裡的店員、貧民、農民自衛軍,固守縣城,抗擊來犯的敵人。
圍城的第2天,敵人就開始了進攻。將近中午時分,只見一股股頭纏黑、白布,酷似妖魔的「紅槍會」會徒,操着刀、矛,抬着梯子,在口中唸唸有詞的「教師爺」的帶領下,嚎叫着向城牆湧來。

和王樹聲在一起守城的幾個農友,往日雖說勇敢鬥敵,但那畢竟是規模較小的戰鬥,像這種「大場面」還未曾見過。尤其是聽說紅槍會匪都是練過功夫、會唸咒語、刀槍不入的金剛體,心裡多少有些畏懼。其中年紀較小的一個青年,禁不住湊近王樹聲,輕聲問道:「國伢哥,聽說紅槍會匪徒都是刀槍不入的金剛體,這是真的嗎?」
王樹聲輕蔑地一笑,用手指着城下妖模怪樣的紅槍會匪對大家說:「別信這幫傢伙自欺欺人的騙人鬼話。我現在就讓你們看看他們到底是不是刀槍不入?」
說罷,他端起手中的步槍,瞄準其中一個叫得最凶的「教師爺」。只聽「砰」的一聲,「教師爺」頃刻倒地斃命。
「打中啦,打倒啦!」小青年高興地喊了起來。
「刀槍不入是騙人的鬼話!」
四起的歡呼聲匯成一股巨大的力量激勵着守城百姓,大家眾志成城,萬眾一心。敵人一接近城牆,數不清的石頭、石塊、飛鏢、石灰罐就如冰雹一樣向城下砸去,直砸得這些匪徒一個個頭破血流,東倒西歪..
戰鬥在緊張地進行,機警過入的王樹聲在狠揍敵人的同時,並沒有忘記時刻注視城下敵人的動向。
突然,他發現有一股匪徒在悄悄地向西門移動。他在心裡罵道:「狗日的王八蛋想暗渡陳倉,做夢!」立即暗中調遣廖榮坤等一批槍法較好的戰上到西門埋伏,並隱蔽地架起一門土炮。
原來,自命不凡的紅槍會匪二號頭目「王九聾子」,眼看大頭目丁岳平指揮攻打北門吃了虧,一邊暗自抱怨丁岳平指揮無方,一邊收集敗下陣來的親信,暗中向西門轉移,妄圖「奇襲」防守薄弱的西門,一顯他的「神威」,也抬高他在丁岳平心中的地位。
就這樣,「王九聾子」溜近了西門。他邊走邊觀察城頭上的動靜,但見城牆上人影稀疏。「王九聾子」高興得手舞足蹈,凶狠地傳令喝神符、念神咒:「上有天,下有地,玉皇賜就金剛體;金剛體,金剛體,刀槍子彈不人體..」這麼狂叫一陣後,「王九聾子」齜牙裂嘴地命令道:「天兵天將們,給我上!誰先爬上城牆賞大洋五百!」
但是,城牆上飛來的槍彈、飛鐮、石頭、瓦罐等不斷地落在匪徒們的頭上、身上,打得他們哭爹喊娘,不敢接近城門半步。
見此情景,「王九聾子」毫無辦法,只得乾瞪着一雙魚泡眼,氣急敗壞地罵道:「他娘的!有老子念『符咒』保護,你們怕麼事!還不趕快給老于衝!再往後退者,殺!」
他的話音未落,只聽得「轟」的一聲,「王九聾子」被一發炮彈炸得血肉橫飛,先見閻王去了。
匪徒們一見自己的頭目兼「教師爺」被打死了,一個個嚇得心驚肉跳,拔腿就往回跑,只恨爹娘在生他們時少生了兩條腿,一下子往後撤退了好幾里路。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