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鄧小平和世界風雲人物 第 61 頁


周恩來強調說:「佐藤與尼克森不同。中國同意尼克森訪華,是因為中美兩國在華沙進行了多年的大使級會談,既然大使級會談可以,兩國領導人也可以進行會談,何況三年之前尼克森就表示希望訪問中國
作者:待考 / 頁數:(61 / 103)

周恩來強調說:「佐藤與尼克森不同。中國同意尼克森訪華,是因為中美兩國在華沙進行了多年的大使級會談,既然大使級會談可以,兩國領導人也可以進行會談,何況三年之前尼克森就表示希望訪問中國以解決中美間的問題。佐藤則不然!他一開始就沒有誠意,只是知道尼克森的計劃以後才表示希望訪華,中國不能接待他。」

周恩來轉而談到中日兩國間的實質問題,說:「朋友們,中日之間存在着一個台灣問題。我們認為,單說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或者說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還不夠,還要說台灣已經歸還它的祖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現在世界上有一股逆流,說『台灣地位未定』,就是說,那個地方還有可能獨立或者民族自決,這等於說要把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這種分裂思想在帝國主義者的頭腦中是存在的。」
飛鳥田一雄副團長也問:「總理閣下,佐藤訪華的事麻煩不少。我想問問,貴國可以接待美國總統特使基辛格;那麼,能不能也讓一個『日本基辛格』到北京來呢?」
「日本基辛格」這個詞一冒出來,使接見廳裡有了一陣笑聲。周恩來也露出了笑容,環視着在場的日本議員們,說:「至于說到日本要派一個『日本基辛格』到北京來,也不是不可以,那要看這個特使代表的是誰。」
而早在這年9月30日凌晨1時30分,周恩來接見藤山愛一郎率領的日本議員代表團時,就談到:「遵守原則,總有一天正常化會有結果,放棄原則不好。下一屆內閣不行,就下下屆內閣,還有下下下屆內閣。」這就嚮日本方面表明了明確的信息:中國已決定不再同佐藤及其追隨者打交道了。時尚書屋
這次,周恩來拒收「保利書簡」,使福田的「水鳥外交」遭到失敗。此事很快就由傳媒傳至日本,佐藤內閣又遭到日本各界輿論的抨擊。當時,人們曾經譏笑外相福田糾夫這一對華外交方式說:「黃海是相當寬的,尊鴨何時方能游到彼岸?」但在11月10日這個晚上的談話中,周恩來的談話也並沒有把中日關係的大門鎖死,而是留了一個縫隙:可以派「日本的基辛格」到北京來,但要看這個特使代表的是誰。時尚書屋
後來,田中角榮上台以後,中日關係,在雙方的努力下,終於達成共識。時尚書屋
也就是在尼克森總統與周恩來握手7個月之後的1971年9月25日上午11時30分,隨着一架白色的道格拉斯DC—8型日航專機徐徐降落北京機場,中日關係翻開了新的一頁。當日本國歌《君之代》與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這兩首讓中國人民有着絶對不同感情色彩的歌曲在一起奏響時,「也頗有深意地標志著新時代的史頁被掀開了」。時尚書屋
當迎賓車隊駛進釣魚台國賓館田中角榮下榻的18號樓的時候,周恩來笑着對他說:「年初尼克森總統來的時候,也住在這裡。」

田中微笑着說:「儘管美國總統來得比我早一點,但是中國和日本之間的關係比美國和日本之間的關係要久遠得多啊。」
在客廳裡品茶漫談,氣氛融洽。田中說:「我看書得知,這裡是清朝乾隆皇帝釣魚住的行宮。日本也正在第1次建造迎賓館。」
周總理問:「以前沒有嗎?」
田中說:「過去嘛,是用朝香殿下放東西的地方迎接客人。現在呢,把赤阪離宮的舊建築物來一番大改造,作迎賓館。造好之後,請你做第1位客人。」
周總理聽懂了,不待翻譯譯完就朗聲笑說:「我感到很榮幸。」
田中說:「迎賓館規模不大,卻是仿巴黎凡爾賽宮建造的。」
午餐過後,沒有休息,下午即在人民大會堂安徽廳進行第1輪會談。上次尼克森訪華時的首腦會談是面對面隔着桌子就座的,這次周恩來特意安排在圍成馬蹄形的沙發就座,並說:「這樣坐有家庭氣氛。」
田中代表日本人民贈送給中國人民1000株大山櫻和1000株日本唐松樹苗的禮單,向毛主席贈送了東山魁夷畫的《春曉》,向周總理贈送了杉山寧畫的《韻》;大平外相贈送給周總理的是細線鴛鴦掛毯。時尚書屋
會見贈禮之後,進行會談。周恩來高度評價了田中就任首相以來對中日邦交正常化的講話。田中則首先對日中兩國在過去有一段「不幸的時期」表示了遺憾,並誠懇地說:「過去的歷史不能重演了,今後日中兩國人民要世代友好相處。」
雙方各自坦率地闡述了基本立場和想法,表示談判,一舉實現復交。時尚書屋
當晚,周總理在人民大會堂宴會廳舉行國宴歡迎田中首相和大平外相一行。在周恩來致了歡迎詞之後,田中首相接着致答詞。田中在答詞中承認,「日中關係仍繼續處于不正常、不自然的狀態」,他為實現日中關係正常化來北京,「在悠久的日中友好的道路上邁出新的一步」。但在談到過去的歷史時,他卻說,「過去幾十年之間,日中關係經歷了不幸的過程。時尚書屋
其間,我國給中國國民添了很大麻煩,我對此再次表示深切的反省之意」。時尚書屋
這個「麻煩」之說,卻引起了周恩來和毛澤東的特別不滿。當日宴會結束後,周恩來即與葉劍英、姬鵬飛、廖承志等去中南海毛澤東書房彙報。當周恩來彙報到田中答詞中的「添麻煩」之說時,毛澤東當即打斷而問道:「麻煩?因碎屑小事惹起的不快,為麻煩。半個世紀的侵略只是『添了麻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