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馬季傳笑灑人間》 第 4 頁


「倒口」,是指相聲裡模擬方言。像傳統段子《繞口令》、《找堂會》、《拉洋片》等,几乎從頭到尾都是「倒口」。門裡出身的演員從小練基本功,演來得心應手。馬季不同,半路出家,勁可費大了。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2)

「倒口」,是指相聲裡模擬方言。像傳統段子《繞口令》、《找堂會》、《拉洋片》等,几乎從頭到尾都是「倒口」。門裡出身的演員從小練基本功,演來得心應手。馬季不同,半路出家,勁可費大了。時尚書屋

前輩藝人說,傳統相聲「倒口」倒的是深武饒安的方言,但深武饒安究竟在哪兒,那裡的方言到底什麼味兒?起初馬季也弄不清楚,只好人云亦云。時尚書屋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結識了一位家住在農村的業餘相聲作者,他為馬季的赤誠和勤奮所感動,專門領馬季到他的家鄉去看看,原來正巧是相聲藝人所說的深武饒安——其實是深州、武強、饒陽、安平。馬季真正領略到深武饒安方言的「廬山真面」。這件事給他以寶貴的啟示:真正學會「倒口」,不能侷限于從相聲段子裡學,而必須走到哪兒學到哪兒,日積月累,才能見真功夫。早年在上海學徒,上海話學得相當地道,表演《戲劇與方言》及其他一些段子都派上了用場。時尚書屋
「四清」運動中,廣播說唱團去了河南,雖然業務中斷,但作為有心人,馬季抓緊機會學會了河南話,創作和表演《舞颱風雷》就用上了。他幾次去廣東,都注意學習廣東話,尤其那些有可能組織「包袱」的語言成分,都記下來。廣東話裡報數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長短音都有,組織「包袱」時,故意把聲音拉長,短的變長,長的更長,效果特彆強烈。馬季不僅學會山東話、河南話、上海話、廣東話,而且還學習了山東呂劇、河南梆子、上海越劇、廣東粵劇,這樣,攀登高峰就有了堅實的基礎。時尚書屋
當然,馬季學習方言,為的是學以致用,用於創作相聲,組織「包袱」。比如《畫像》,如果按照人物原型,他說的是一口膠東方言。膠東方言俏皮幽默,馬季又掌握,看來再合適也不過了,但有人提出意見,膠東方言太軟,不利於表現勞動模範的氣質,不如改為濟南方言。馬季又學會說濟南方言,很快換了「倒口」,效果很好。時尚書屋
侯寶林大師甚至認為:說相聲的連和尚唸經都得學。馬季認為此話有理,身體力行,曾到廣濟寺學習和尚唸經,後來有機會訪問青海塔爾寺,還把和尚唸經錄了下來。在創作相聲《一條街》時,果然就用上了。請看:
甲:……一看撞死的人太多,想了一個治理交通的辦法,那天在三座門那兒派了二十多個……
乙:警察?時尚書屋
甲:和尚!

乙:和尚幹嗎?時尚書屋
甲:高搭法台,超度亡魂。時尚書屋
乙:超度亡魂是怎麼回事?時尚書屋
甲:國民黨想:天天有撞死的,這不是因為交通管理不好,也不是因為馬路窄。時尚書屋
乙:那是因為什麼呀?時尚書屋
甲:因為撞死鬼他冤哪,他就拉替身,和尚一唸經,他升上了天啦,也就沒車禍了。時尚書屋
乙:這叫什麼辦法啊?時尚書屋
甲:那天,二十多個和尚一塊上了法台學和尚唸經「一心召請車輾馬踏屈死冤魂等眾……」嘰哩咕嚕!嘰哩咕嚕!
《一條街》這段相聲裡,除了模擬和尚唸經外,還要學唱京劇,模擬汽車喇叭聲、人力車伕和行人爭吵聲、各種叫賣聲、洋腔洋調的漢語,這全靠「倒口」的功夫。時尚書屋

七、下鄉演出

六十年代初,馬季隨中央農村文化工作隊去山東文登一帶搞農村調查。半年多的時間,演出了104場,觀眾多達十幾萬人,走遍了那裡的山區、平原、漁村。時尚書屋
馬季和于世猷搭檔,為老鄉演出。他們帶著演出穿的肥袖長褂,遇山爬坡,遇水趟河,走到哪裡,演到哪裡,不分地點,不講場合,把相聲送到農村的千家萬戶。所到之處,大受歡迎,常常一連說上四五個段子,熱情的老鄉還在一面鼓掌,一面喊着:「再來一塊兒再來一塊兒」當地農民習慣把「一段」說成「一塊兒」那時候,不論傳統相聲還是新段子,都比較長,四、五段相聲就得說上近兩個小時,直說得喉嚨發乾,像着了火,他就對群眾說:「你們稍稍等會兒,我喝口水再接著說。」小洛村有個成績突出的青年技術隊,長年獃在山上種果樹,馬季就專程上山,慰問演出。時尚書屋
姚山頭村對農民進行社會主義教育,晚上常常開會,會前會後,馬季他們用相聲來個「序幕」、「尾聲」,像當年「俗講」穿插民間故事似的,大受歡迎,效果也特別好。縣文化館為農民放幻燈,馬季他們隨行,抽空說上幾段。有時候,馬季他們走到半路,被熱情的農民截住,要求說上一段,他們就來個新時代的「撂地」演出,開始說時,不過三五個人;說到後來,早已圍個風雨不透。有時到海島,趕上颱風,馬季他們就幫助漁民把船推到岸上,大家圍坐船頭,又說兩段。時尚書屋
吃罷晚飯,農民喜歡找馬季聊天,越聊人越多,聊着聊着,有人就喊:「把汽燈點起來,相聲大會開始。」馬季從來不推辭,又「撂地」演了一場。時尚書屋
有一次,到大漁島體驗生活,創作反映漁民生活的相聲。馬季和當地的作者于舟一連奔忙幾天幾夜,有了切身的體驗和收穫,也積累了不少的素材,立即動手寫作。這天夜裡,在昏黃的油燈下,聚精會神,冥思苦想,琢磨新的構思,直到黎明。突然,馬季快步跑了出去,于舟以為他上廁所,孰料半晌未見他回來。時尚書屋
于舟連忙跑到廁所裡看,但見馬季窩在地上,一動也不能動,原來腎結石急性發作。當地的醫生治不了,農民找來擔架,抬起馬季,直奔縣醫院。一路之上,鄉親們見他豆大的汗珠直往下落,好不心疼。馬季不忍心再讓鄉親看到他那痛苦的表情,吃力地翻轉身子,把臉埋在枕頭裡,咬牙忍住劇痛,不再呻吟。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