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馬季傳笑灑人間》 第 5 頁


幾經周折,最後把他送進瞭解放軍的404醫院。連醫生都認為,他這病勢頭猛,恐怕得在醫院住些日子,可是,急性發作過後,疼痛消失,病情迅速好轉。這時候,唐傑忠從青島發來電報:「馬季,火速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2)

幾經周折,最後把他送進瞭解放軍的404醫院。連醫生都認為,他這病勢頭猛,恐怕得在醫院住些日子,可是,急性發作過後,疼痛消失,病情迅速好轉。這時候,唐傑忠從青島發來電報:「馬季,火速來青。」馬季立即準備前往青島,醫護人員惋惜地說:「唉沒想到您走得這麼急,本來想請您給演……」馬季立該從床上躍起,說:「不要緊,咱們今天下午演一場」當天下午,他就帶病參加演出,人一上台,就跟沒病過似的。時尚書屋

八、相聲段子《黑斑病》、《海燕》的由來
馬季本來不懂得農業技術,卻編演了宣傳防治地瓜黑斑病的相聲《黑斑病》。原來,他曾住在一位農家大嫂家裡,大嫂的丈夫在城裡工作,自己帶著兩個孩子過日子,里奇外外,就她一把手,有時忙得手腳朝天。馬季經常幫大嫂幹活,大嫂對馬季也照顧得挺好,常常替他洗衣服。馬季不落忍,連衣服也不怎麼換了。時尚書屋
那時候,正趕上地瓜育秧,大嫂卻老是愁眉苦臉的。馬季忙問究竟。大嫂說:「這裡的地瓜長黑斑病,染上這病,地瓜就爛。地瓜是這裡的主要糧食,弄不好,一年的嚼谷吃的眼巴巴全爛在地裡了。」
馬季聽了,也很焦急,卻拿不出什麼辦法。有一天,碰上縣農業局有人來,說起鄰近高村公社防治黑斑病有成效,經驗值得推廣。馬季把具體的防治辦法打聽清楚,連夜編成相聲,到處給農民演。農民興奮地說:「上級對咱老百姓就是關心,連地瓜長病怎麼治都編成相聲,告訴咱們老百姓。」
這段相聲雖然稱不上不朽的傳世之作,卻生動地體現着新文藝工作者火熱的心。時尚書屋
在榮城,馬季從報紙上看到了關於婦女打魚的報道,十分生動感人。過去,封建思想作怪,當地有個習俗,不讓婦女上船出海打魚。據說,婦女上船,船準翻;婦女打魚,網準破。大漁島有群小姑娘,大的不過20,小的剛17歲,偏偏不信邪,組成婦女船,出海打魚,不但沒有船翻網破,而且打到了魚。時尚書屋
有人寫成了報道,廣為宣傳,成為家喻戶曉的佳話。時尚書屋
馬季專程奔赴大漁島,婦女船卻偏偏出了海,他就先跟幹部、老人座談,瞭解情況。這些人說什麼的都有,不過有個看法是共同的,婦女船真不易,活重活累不說,有些活不適合婦女干,她們硬是挺了過來。提起婦女的闖勁,沒有不挑大拇指的。時尚書屋

1994年,我們和馬季一起再訪大漁島,恰恰碰上當年歲數最小的漁家姑娘蘭子,如今也已四十幾歲,早就生兒育女,拉家帶口。她早就離開了打魚隊,在自家門口開了個日用雜品店,因地處偏僻,生意不太好,又弄個小車賣冰棍,貼補家用。她熱情邀請我們到她家裡做客,可惜時間不允許了。她一邊推着冰棍車子,一邊談着各奔前程的漁家姐妹,唏噓不止。時尚書屋
真是滄海桑田,世事多變哪當年,馬季為了親身體驗婦女船的艱苦生活,還跟漁家姐妹一起出海。恰巧碰上也來這裡採訪的國際知名導演伊文思。為了取得真實、有趣的鏡頭,這個外國老頭跟年輕姑娘一起,又唱歌,又跳舞,終於拍到了珍貴的鏡頭。時尚書屋
那時候,馬季住在鎮招待所,自己掏錢買飯票,在食堂吃飯。滿滿一碗紅燒帶魚,才兩毛錢;挺大的饅頭,馬季一頓吃仨。吃完晚飯,花3角6分錢,買了一包琥珀香煙,回到宿舍,再也不見動靜。轉天清晨,夥伴們推門一看,馬季穿著褲衩,俯臥床上,打着呼嚕,呼呼大睡。時尚書屋
桌上鋪滿了稿紙,琥珀香煙早化成了灰。馬季聽見響動,從睡夢中驚醒,揉揉眼睛,忙讓大家坐好,拿起剛剛寫得的草稿念了起來,這就是後來的《海燕》。大家聽了,很興奮,只是覺得「底」不大好。那「底」像是報告文學,大意是:她們拉起魚網,滿載而歸,平平安安順利返港……既沒「哏」,又沒勁。時尚書屋
為此,馬季幾次跑到碼頭,仔細看漁民返航。不知怎麼搞的,終無所獲。《海燕》的「底」改成目前這樣,還是回到北京以後的事。時尚書屋
九、馬季「被俘」
在農村生活久了,常常碰到一些偶然的可笑的事情,也給馬季帶來創作的靈感。馬季「被俘」的笑話即為一例。請看於舟《馬季在山東》一文裡的描述:
夏天來了,山巒一片翠綠。馬季和同伴在彎彎的山路上走着。他剛剛創作了一個破除迷信的相聲《跳大神》,為了休息,換換腦筋,他陪着一位搞美術的同志上山來寫生。搞美術的同志在「選景」上是很講究的,這樣一個角度,那樣一個色彩的。時尚書屋
馬季樂於給人家當參謀,這兒跑跑,那兒顛顛。誰知他翻過一個山頭的時候,突然有人厲聲喝道:「站住!」
馬季愣了,停住了腳步。「幹什麼的?」
「我們……是來寫生的!」
「我告訴你,一看你這一身打扮,準知道你不是好東西?」
馬季這才仔細看看自己的衣着,一套在北京很普通的服裝,特別是那頂鴨舌帽,文登山區的老百姓只是從電影上看到特務戴過。時尚書屋
馬季終於明白了:1963年,我邊防軍民曾殲滅了多股派遣特務,就在離這兒不遠的地雷戰的故鄉——海陽縣,還抓了一股。眼下這位手持鋼槍的小戰士,是把他當「特務」了。馬季急了,一再解釋:「我是說相聲的馬季……」邊說邊用手比划著。時尚書屋
「老實點,跟我走」這位忠於職守的小戰士又用喝斥回答了馬季的解釋。就這樣,馬季和同伴被武裝押送到營房。後來,還是縣委宣傳部長親自出馬,馬季才獲得「釋放」。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