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摯愛郭敬明 第 12 頁


「好的呀,要不,我們都寫吧,看誰寫得更像安妮。」 「比就比,誰怕誰。」 「賭雞腿好不好?雖然我不喜歡吃。」 「好的呀,小鷄翅膀我最愛吃……」 「別唱啦!是雞腿不是鷄
作者:一草 / 頁數:(12 / 89)

「好的呀,要不,我們都寫吧,看誰寫得更像安妮。」

「比就比,誰怕誰。」
「賭雞腿好不好?雖然我不喜歡吃。」
「好的呀,小鷄翅膀我最愛吃……」
「別唱啦!是雞腿不是鷄翅,哈哈,你就準備好雞腿等我去上海吃吧,你必輸無疑了。」
東風吹,戰鼓擂,這個世界誰怕誰?下線後,我用了整整一天時間把自己的情緒培養得很悲傷很悲傷,然後揮筆寫下《八月》和《一個人哭泣》,寫好之後我挺得意,自我感覺文筆很接近安妮,於是樂滋滋地立即發給了郭敬明。沒兩天,就收到他模仿安妮的文章《一輩子觀望的焰火》,我看後,傻眼了、心涼了、頭暈了、服輸了。
我不知道,如果事先我不知道這是個男人寫的東東,我會不會以為就是安妮寶貝的作品。
我不知道,為什麼一個男人可以寫出從文風到內容都無限接近安妮寶貝的小說,這個男人還只是一個年僅18歲的小屁孩。
我只知道,郭敬明他沒吹牛,他的模仿能力確實超強,他可以輕而易舉將一個人的作品庖丁解牛般拆開來,風格歸風格、內容歸內容、文字歸文字、結構歸結構……然後再選擇自己喜歡的一種或多種加以無限複製,組合成一篇完全不一樣的新作品——這個特長不是每個人都能學會的,需要的是天賦以及大量的閲讀體驗。
可喜的是,後來的日子裡,他保持了自己這個特長,且身體力行,將之發揚光大。
可悲的是,他過高估了自己這個特長,並且一味放縱。玩火自焚、物極必反的道理他沒搞懂。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說回那一年,總之我輸了,心服口服。
其實,本來我還想和他比賽看誰模仿蘇童小說模仿得更像的,我沒敢再比。
雞腿還是很貴的,特別當你知道根本沒有獲勝機會時。
讓我稍許安慰的是:在看了我那兩篇小說後,郭敬明還是肯定大於否定,並且再次堅信我和他是同類,內心一樣細膩、性格一樣敏感、情感一樣豐滿,值得他認真對待,真心交往。
要知道,男人對女人說出這種話一點都不奇怪,但是男人對男人說出這句話就值得去好好玩味了,特別是他這樣一個男人。
沒別的意思,我只是想說:很多時候,我依然相信我們曾經的友誼是那樣的純潔,那樣的真誠,那樣讓我們日後感動不已,和結局如何無關。

順便再交待一句,很可能是受了他的刺激,我開始瘋狂研習安妮寶貝的作品,最終深諳其道,寫出一系列以假亂真的都市情感小說,最後居然被一些讀者戲稱為「男安妮」。
2001年7月,我在「榕樹下」工作時,把這個稱呼告訴安妮寶貝時,她淡淡一笑,卻無言。
走遍上海大街小巷,終於找到他要的音樂(1)
除了文學,我和郭敬明交流的較多的還有音樂。我最喜歡的歌星是王菲和劉德華,前者的天籟嗓音讓我着迷,後者的人生態度讓我崇敬。郭敬明沒有最喜歡,他只有更喜歡,早在1999年他就是當地電台的特約樂評人了,從他嘴裡總歸能夠說出很多我聽都沒聽過的音樂名稱。而互相給對方推薦一些自己發現的好音樂也成了我們那段日子熱衷的行為。時尚書屋
在QQ上,我們經常會進行如下聊天:
「一草,最新聽到什麼好音樂嗎?」
「太多啦!」
「快說快說。」
「嗯,比如我現在聽的恩雅的音樂就很不錯。」
「是的,很大氣,很纏綿悱惻哦。」
「沒你形容的這樣誇張啦,不過確實很好聽。」
「其實《野人花園》更經典,不過我現在正在聽CRROS,很爽。」
「你說的這兩個我還沒聽過呢,我手頭上還有幾張神秘園的CD。」
「神秘園太小兒科了,聽了會被笑的,你還是聽STING和THE CORRS 的好了。」
「不會吧,有那麼誇張嗎?THE CORRS是誰?我都沒聽過。」
「那你趕緊去買來聽呀,超強,我聽了渾身毛孔都豎起來了,很爽的感覺。」
「嗯,回頭我就去買,不過你也別得意,我剛發現了一盤超牛的CD,是我聽過最好的音樂。」
「叫什麼名字啊?」
「卡魯尼斯,肯定比你聽過的任何音樂都棒。」
「是嗎?那是什麼音樂啊?拉丁?鄉村?爵士?搖滾?愛爾蘭?」
「我也不知道,反正節奏很強,然後旋律很美很震撼,是我在街上無意聽到的,當時激動死我了,立即買了下來,回來後反覆聽,聽一次感動一次。」
「是哪個國家的?」
「我也不知道。」
「你什麼都不知道,還說什麼好聽啊,吹牛吧。」
「幹嗎啦!音樂不分國界的好不好?你不相信,我現在就放給你聽。」
「聽就聽,你給我打電話吧。」
我立即斷了綫,撥通了郭敬明的電話,心中頗不服氣:不相信我是吧?等你聽了就知道我根本沒吹牛,少瞧不起人,哼!
電話很快通了,我和他簡單寒暄了兩句後,便將CD放到電腦裡,將音響聲開到一個適合強度,再把話筒放在音響前,然後自己靠在椅子上,開始和郭敬明一起分享我剛剛發現的這盤名叫卡魯尼斯的音樂。
讓我開心的是:聽到最後,郭敬明連聲叫好,說我的這張CD質量確實很高,可算作今年他聽過最棒的音樂之一。
讓我胸悶的是:因為這盤CD太好聽了,他居然強烈要求每首歌都要聽下去,結果把我剛買的一張201卡打爆,長途啊!七毛錢一分鐘呢!簡直不是人做的事。
心疼得我!
可是,我還是那麼高興,因為我把我最喜歡的音樂和我最好的朋友分享了,還有什麼比這個更讓人覺得幸福嗎?
那天夜裡,我枕着卡魯尼斯悠揚雄渾的旋律入眠,我知道,遠在數千公里之外,有個小孩會和我做着同一個夢。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