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永樂大帝-朱棣 第 7 頁


凡朝廷調兵須有禦寶文書與王,並有禦寶文書與守鎮官。守鎮官既得禦寶文書,又得王令旨,方許發兵。無王令旨,不得發兵。明初對親王權勢唯一限制是「分封而不錫土,列爵而不臨民,食祿而不治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42)

凡朝廷調兵須有禦寶文書與王,並有禦寶文書與守鎮官。守鎮官既得禦寶文書,又得王令旨,方許發兵。無王令旨,不得發兵。時尚書屋

明初對親王權勢唯一限制是「分封而不錫土,列爵而不臨民,食祿而不治事」 。親王沒有自己獨立的地盤,也不得干預地方行政事務。時尚書屋
分封親王是為了保證明朝的長治久安,但如何能確保做到這一點,朱元璋仍然頗費腦筋,他認為除了對諸王的教育鍛鍊外,就是要求諸王不能離開自己所確立的規範,不能改變自己定立的制度。時尚書屋
為了使對諸子的教育約束制度化、法律化,朱元璋于洪武二年四月十一就下令編輯《祖訓錄》,後來又下令編《昭鑒錄》。到洪武六年三月初一,《昭鑒錄》成書了 。時尚書屋
這是一部專門給諸子看的書。它先後由禮部尚書陶凱、主事張籌、秦王傅文原吉、翰林院編修王撰等人編訂。內容包括漢唐以來藩王所行的善惡,用以對諸王進行勸誡。宋濂為此書寫了序,朱元璋賜以書名。時尚書屋
朱元璋對文原吉等人說:「朕于諸子常切諭之,一舉動戒其輕,一言笑斥其妄,一飲食教之節,一服用教之儉。恐其不知民之饑寒也,嘗使之少忍饑寒,恐其不知民之勤勞也,嘗使之少服勞事。但人情易於縱恣,故令卿等編輯此書,必時時進說,使知所警戒。然趙伯魯之失簡、漢淮南之招客,過猶不及,皆非朕所望也。」
為教育諸子,讓他們嘗試挨餓受累,其用心也良苦了。時尚書屋
到五月初一《祖訓錄》也成書了 。《祖訓錄》共有十三目,包括箴戒、持守、嚴祭祀、謹出入、慎國政、禮儀、法律、內令、內官、職制、兵衛、營繕、供用。朱元璋親自為之作序:
朕觀自古國家建立法制,皆在始受命之君,當時法已久定,人已守是以息。威加于海內,民用平康,蓋其創業之初,備嘗艱苦。閲人既多,歷事亦熟。比之生長深宮之主,未諳世故,及僻處山林之士自矜已長者,甚相遠矣。時尚書屋

朕幼而孤貧,長值兵亂,年二十四委身行伍,為人調用者三年。繼而收攬英俊。習練兵之方,謀與群雄並驅,勞心焦思,慮患防微,近二十載,乃能剿除強敵,統一海宇,人之情偽亦頗知之,故以所見所行與群臣定為國法。革元胡俗,去姑息之政,治舊習■染之徒,且群雄之強盛詭詐,至難服也,而朕已服之。時尚書屋
民經世亂,欲度兵荒,備習奸猾,至難齊也,朕已齊之。蓋自平武昌以來,即議定著律令,損益更改不計遍數,經今十年始得成就,頒而行之,民漸知禁。至于開導後人,為《祖訓錄》一編,立為定法,大書揭于西■,朝夕觀覽,以求至當。首尾六年,乃七謄稿,至今方定,豈非難哉!
蓋俗儒多是古非今,奸吏常舞文弄法。自非博採眾長,即與果斷則被其眩惑,莫能有所成也。今禮部刊印成書,以傳永久。凡我子孫,欲承朕命,無作聰明,亂我已成之法,一字不可改易,非但不負朕垂法之意,而天地祖宗亦將孚佑於無窮矣。時尚書屋
嗚呼,其警戒之哉。
朱元璋把《祖訓錄》頒給諸王,並且將其抄錄于謹身殿的東■、乾清宮東壁,還讓親王抄寫在王宮正殿和內宮的東壁,隨時閲讀。隨後他又對諸臣說:
朕著《祖訓錄》,所以垂訓子孫,朕更歷世故,創業艱難,常慮子孫不知所守,故為此書,日夜以思,具悉盩厔,■繹六年,始克成編,後世子孫守之則永保天祿。苟作聰明,亂舊章,是違祖訓矣。時尚書屋
朱元璋所想到的是皇圖永固,他認為他的子孫只要維持他定下的成法不變即可使朱明天下傳之久遠。隨侍之臣為朱元璋的這種認識找出了理論根據。他們回答說:“自古創業之主,慮事周詳,立法垂訓,必有典則,若後世子孫,不知而輕改,鮮有不敗。故經云:不愆不忘,率有(由)舊章。時尚書屋
朱元璋對這種逢迎當然很高興。他接著說:
日月之能久照,萬世不改其明,堯舜之道不息,萬世不改其行。三代因時損益者,其小過不及耳。若一代定法有不可輕改,故荒墜厥緒,幾於亡夏,顛覆典刑,幾於亡商。後世子孫當思敬守祖法。時尚書屋
朱元璋相信親王比將帥可靠,朱姓比異姓可靠。他肯定地認為分封親王恪守祖訓會使朱明朝廷長治久安。然而「封建」的得失,自秦以來一千餘年,一直爭論不休。明朝實行分封制究竟會帶來什麼樣的結果,在當時仍然是個難解之謎。時尚書屋
歷史上從來不缺少聰明洞達之士。這些人會根據歷史的經驗對複雜的現實做出精闢正確的論斷。但他們的意見卻往往不被重視,甚至因為發表這些意見而遭到慘禍,哪怕這意見是應統治者的要求而發表的。只有當他們的論斷被歷史無情地證實之後,人們才發現它真正的價值。時尚書屋
這時便會有一大批人出來稱讚他如何如何高明,不聽其言教訓如何如何沉痛。照理說,這樣一來,類似的錯誤以後不會再犯了。然而事實上後人還是常常要重複前人的錯誤,當然失敗也常常是同樣慘。難道人們不能接受歷史的教訓嗎?不是。時尚書屋
「口之於味,有同嗜焉」,千古萬國人同此心,人們的慾望大體一致,而歷史規律也亙古如一,絶不更改。兩者相遇,就看誰能屈服于誰了。洪武九年(1376)自年初以來,欽天監不斷報告說星象異常:二月歲星逆行入太微;三月,熒惑犯井;四月熒惑犯鬼;五月太皇犯畢、井,又有客星大如彈丸,白色,止於天倉,幾天之內越來越亮,最後進入紫微垣,一直閙了四十多天。 這件「五星紊度,日月相刑」的事引起舉國上下的不安。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