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永樂大帝-朱棣 第 88 頁


但是,以上我們看到的僅是朱棣的言論,它既是說給子孫聽的,更是說給天下臣民聽的。他希望子孫之承業者可以長治久安,也希望藉此把自己描繪成賢君聖主。然而,他是否真的按他所說的行事呢?事實
作者:待考 / 頁數:(88 / 142)

但是,以上我們看到的僅是朱棣的言論,它既是說給子孫聽的,更是說給天下臣民聽的。他希望子孫之承業者可以長治久安,也希望藉此把自己描繪成賢君聖主。然而,他是否真的按他所說的行事呢?事實證明,朱棣對他所宣稱的信條並不總是嚴格恪守。他有時是隨心所欲,有時甚至是乾脆背離了他宣稱的信條。時尚書屋

先說敬天法祖吧。朱棣本為藩王,乃朱元璋的第4子,並不具備繼承皇位的資格。事實上,他的父親確也按照「天命」將他的長兄朱標立為太子。懿文太子死後,又立其子朱允炆為皇太孫。時尚書屋
如果朱棣安於天命、遵奉祖訓、謹守禮法,便不會導演出靖難那一幕戲劇了。然而他無法抵制皇位的強大誘惑力,由於他鎮守邊塞、節制諸軍而養成的實力更增強了他的信心。他終於突破天命和禮法,要自己去改變既降的命運了。時尚書屋
經過三年多的征戰,朱棣取得了勝利。將入南京金川門時,編修楊榮攔馬問道:「殿下先謁陵乎,先即位乎?」朱棣恍然大悟,遂先謁孝陵然後再入城即皇帝位。 從這些事都可以看出朱棣既不相信天命,也不敬祖宗。他的謁陵不過是做個樣子給天下臣民看的。時尚書屋
敬天、法祖都不過是駕馭天下的工具而已。因此,清代史學家谷應泰說:「至若司馬之心久暴于路人,齊鸞之謀早形于諮議,乃猶南向讓三,連章勸進者。欺天乎?吾誰欺也!」
然而,朱棣又非宣稱自己是上承天命不可,不如此,則不足以制天下。我們不妨再回過頭來看看朱棣精心炮製的即位詔:
朕荷天地祖宗之靈,戰勝攻克,……諸王大臣謂朕太祖之嫡,順天應人,天位不可以久虛,神器不可以無主,上章勸進。朕拒之再三而不獲,乃俯徇輿情,于六月十七日即皇帝位。
朱棣不一定真的相信天命,但以當時人的認識水平,對於能以一隅之兵在短短三年之內便贏得天下的原因無法說清楚,他們完全有理由懷疑上天眷佑朱棣,朱棣本人也難免產生這樣的幻覺。當然,朱棣更希望天下臣民都相信自己的得位是由於天命,他不能超出歷代以武力、智術奪得天下的君主的思維模式,要借天命來宣傳自己上台的合理性。時尚書屋

我們還可以舉出一些例子來進一步瞭解朱棣的天人觀。比如朱棣雖然宣傳天人感應,但是他對「祥瑞」等迷信卻是不盡相信的。永樂二年七月庚申,山東臨清縣奏野蠶成繭,且進獻野蠶絲二十六斤。這被人們看做是上天所降之祥瑞,是皇帝有德所致。時尚書屋
禮部尚書李至剛請率百官朝賀。朱棣曰:「野蠶成繭亦常事不足賀,使山東之地野蠶盡繭,足以被其一方而未能遍及天下,朕之心猶未安也。朕為天下父母,一飲一食,未嘗忘之,若天下之生民皆飽暖而無饑寒,此可為朕賀矣。」乃止。時尚書屋
朱棣的期望很高,以福被天下為念,其頭腦還是清醒的。其他,如臣下奏獻瑞麥,朱棣斥為「諛佞」 ,臣下奏賀柏樹生花,朱棣斥為「世所常有」,「何益於用,何利於民」, 民獻嘉禾朱棣稱「但得四序協和,四海康乂,黎民衣食給足,即是國家之福。一物之異,皆偶然耳,何以賀為」 等等,都表現出朱棣對於「祥瑞」的態度。時尚書屋
下面一段話很有代表性,不妨錄之如下:
永樂七年八月甲子,山西代州繁峙縣獻嘉禾凡二百七十九本,行在禮部尚書「請率群臣上表賀」。上曰:“……今蘇松水患未息,近保定、安肅、處州、麗水,皆雨雹,渾河決於固安,傷禾稼。且四方之廣,尚有未盡聞者,不聞群臣一言。及弭災之道,而喋喋于賀嘉禾,謂禎祥聖德所致。時尚書屋
夫災異非朕所致乎?
朱棣能很清楚地看到四方的災害,不忘以生民為念,特別他不欲聞祥瑞之賀,而把災異與自己的行政相聯繫,又從而對自己有所警戒,對群臣有所訓諭,這是很難能可貴的。值得思考的是,為什麼在朱棣的拒絶之下,群臣仍喋喋不休地以祥瑞為言,固然群臣為討好朱棣,但君權神授是封建社會的固有觀念,是君主政權的合理性的重要說辭,從根本上說,朱棣是樂於聽到這類讚頌的。朱棣說災異也是「朕所致」,實際上也是從反面承認了祥瑞也是「朕所致」,從而肯定了君權神授、天人感應的觀念。只要這個思維模式不改變,關於祥瑞的祝賀就是不可避免的。時尚書屋
另外,朱棣也並不相信金丹、長壽等迷信。永樂十五年八月甲午,行在通政司言,甌寧人進獻金丹及方書。朱棣說:「此妖人也。秦皇漢武一生為方士所欺,求長生不死之藥,此又欲欺朕。時尚書屋
朕無所用。金丹令自食之,方書亦與毀之,毋令別欺人也。」 他甚至並不企求長壽。一次,他與大臣論及此事,說壽夭在天,人貴勉其在己者。時尚書屋
人壽百歲,世多有之,然皆身沒則無聞。顏子三十,令名無窮,人苟有德可傳,何必百歲之壽! 朱棣更重視的是修人事,他急於建立功業,垂名後世。然而,我們說朱棣急於垂名後世,不如說他更急於建立他當世的威名。朱棣以篡逆登位,為一切謹守封建禮法氣節者所不齒,事實上他也被政治反對派指為亂臣賊子。時尚書屋
怎樣從亂臣賊子變為盛世名王,這是朱棣極費腦筋的事。他常常能夠自省,與這一背景有很大關係。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