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永樂大帝-朱棣 第 9 頁


去年十月,朱元璋曾讓皇太子、秦王、晉王、楚王和靖江王一起出遊中都。說是為了練習武事,但不知為什麼卻沒有讓燕王、周王參加,那次跟隨太子和諸王到中都的有東宮官 和各王府官,太子贊善大夫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42)

去年十月,朱元璋曾讓皇太子、秦王、晉王、楚王和靖江王一起出遊中都。說是為了練習武事,但不知為什麼卻沒有讓燕王、周王參加,那次跟隨太子和諸王到中都的有東宮官 和各王府官,太子贊善大夫宋濂,秦府長史林溫,晉府長史朱右,楚府長史朱廉,靖江王長史趙塤等。他們離開南京後,朱元璋還將臨時找到的一卷《濠梁古蹟》派人追送給他們。朱元璋在書外面特意題了字,讓宋濂按圖詢訪,隨時為太子和諸王講解 。時尚書屋

二月十六,燕王等跟隨太子離開南京,仲春時節的南京城外風和日麗,柳綠桃紅。明麗的天空下不時掠過幾隻春燕。農民們絶不敢耽誤農時,他們在田間艱苦地進行着那世代如一的周而複始的耕作。融融春光裡走來太子和諸王的大隊人馬。時尚書屋
走在前面的是身着戎裝舉着龍旗的軍士。一面黃旗居中,青旗、赤旗、黑旗、白旗在四面環抱。每面旗下都有六個身着與旗幟相同顏色服裝的軍士,他們身背弩弓,無不英武強悍。接着便是舉着引幡、戟氅、戈氅、儀鍠氅、羽葆幢、青方傘、青小方扇、青雜花團扇的校尉 。時尚書屋
個個都是鮮衣怒馬,數不清的旗幟,數不清的儀從。那踏踏的馬蹄,滾滾車輪,和輕輕揚起的黃塵,打破了春日的寧靜。時尚書屋
從南京到鳳陽三百三十里的路程,用了近兩天時間,第2天他們到達了鳳陽城 。鳳陽在元朝稱為濠州,屬安平路。朱元璋做了吳王之後,這裡便是龍飛之地了,自然要有所升崇,於是改稱臨濠府。洪武二年九月,朱元璋將這裡確定為中都 。時尚書屋
其時應天為南京,開封為北京,臨濠的地位一時顯得格外重要。要不是劉基他們勸說,朱元璋真想將鳳陽作為京師了 。但是,朱元璋仍然在中都建了新城。三年十二月新城建成,周圍五十里四百四十三步,環置九門。時尚書屋
中有皇城,周圍九里三十步,環置四門,頗具規模 。去年皇太子和秦王、晉王出遊中都時,正值鳳陽府剛剛遷入臨濠新城,而城西南的皇陵城也已經動工了 。時尚書屋
鳳陽北濱淮河,南臨鏌鋣山,西濠水就源於此山 。鳳陽西八九十里有兩座山,一是荊山,一是涂山。據說這兩座山原本相連,淮水在荊山北麓流過。後來大禹鑿山引水穿過其間,使民間免除阻隔之苦 。時尚書屋

這裡雖然離南京只有三百三十里,但臨近淮河,經常受到洪水的困擾,和富庶的江南相比,這裡顯然要貧窮得多了。朱棣和秦王、晉王在就藩之前,差不多就沒再離開鳳陽,他們在這裡不僅對朱元璋創業的艱難有了更深的感受,而且熟悉了民情,更重要的是,他們在這裡開始鍛鍊了帶兵的本領。時尚書屋
前面已經說過,按規定每親王擁有三護衛軍隊。洪武十年正月十二日,朱元璋又宣佈增加秦、晉、燕三王的軍隊。秦府原有西安護衛軍一千四百五十一人,增加羽林衛軍兩千兩百六十四人;晉府原有太原護衛軍一千六百三十人,增加興武等衛軍兩千兩百五十一人;燕府原有燕山護衛軍一千三百六十四人,增加金吾左衛兩千兩百六十三人 。所增加的兵力都在原有兵力的一倍半以上。時尚書屋
朱元璋最重視兵權。絶不把兵權輕易屬人。在他未即位之初,多用養子為心腹,凡克城池,都令其與將官同守 ,用以進行箝制。朱元璋奪取集慶後,設立了大都督府,作為最高的軍事統帥機關,他將大都督這一重要職務交給了皇侄朱文正 ,等到朱元璋有了親生的兒子,他便逐步放心地把兵權交給他們掌握。時尚書屋
他先是設立護軍府,後又于洪武五年設置了親王護衛指揮使司 ,規定每王府三護衛,每衛設左右前後中五所,所千戶二人,百戶十人,此外,還有兩個圍子手所。所千戶一人。因此在一般情況下,每個親王都擁有大約一千五百人的兵力。時尚書屋
但是,屢經修改的《皇明祖訓》又規定:「王府指揮司官並屬官隨軍多少設置,不拘數目。」 實際等於說王府所統帥的軍隊沒有限制。而事實上,在洪武時期也確實如此。《皇明祖訓》裡還規定:「凡王教練軍士,一月十次,或七八次,五六次。時尚書屋
若臨時有警,或王有閒暇,則遍數不拘」。 這就給親王更多的接近軍隊、熟悉戰陣的機會。時尚書屋
朱棣在諸王中自幼便以悍勇著稱。年齡稍長,更顯出其所懷心志與諸王不同,尤其好遊俠,善於騎射 。這次到中都拜謁鄉裡的另一個重要目的是講習武事,這使朱棣有如魚兒得水,格外遂心。鳳陽是他試飛的起點,這裡的生活使他終生難忘 。時尚書屋
這次燕王他們去鳳陽足有半年多。九月初七日,他們一行奉命回到京師。時尚書屋
洪武十一年初,朱元璋決定讓秦王、晉王前往自己的封國。五月初四,秦晉王臨行,朱元璋分別賜給他們以璽書,再做一次叮囑。給秦王的璽書寫道:
關內之民,自元氏失政以來,不勝其弊。及吾平定天下,又有轉輸之勞。西至于涼州,北至于寧夏,南至于河州,民未休息,予甚憫焉。今爾之國,若宮室已完,其餘不急之役,宜悉緩之,勿重勞民也。時尚書屋

給晉王的璽書寫道:

大原之民困於元氏弊政久矣。又嘗出力悅饟以供我師。勤勞憔悴,吾未嘗不于憐之。爾•之國,務愛養生息,勿復以不急之役擾之,其體吾意。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