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皇朝談戀愛 第 7 頁


冷玉子!」見到龍玉上完美呈現一龍字。 范聞驚訝地看向冷雪梅。 難道,她就是他日前所卜出的「西北要事」 「不,我沒有!」強忍痛苦,冷雪梅想為自己辯解,「那是我剛纔……」 「大膽,競還敢回嘴?!」龍薩齊厲聲
作者:待考 / 頁數:(7 / 32)

「說那麼多次,也沒見你試過一次……囉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瞥看狼狽落地的范聞一眼,兀述峰這才扯動繮繩馭馬走到雷風旁,看向駿馬背上的龍薩齊。
「爺,你沒事吧?」
「你看我像有事的樣子嗎?」龍薩齊厲眼怒視前方膽敢與他對視的冷雪梅。
拍去一身沙,范聞抬眼就瞧見一身傷痕纍纍的冷雪梅。
愣了下,他搖扇上前,一臉驚奇的直盯着她瞧
「哎、哎、哎,爺,你是沒事,但這位姑娘可有事了……」

兀述峰與范聞對不知打哪冒出的冷雪梅有着好奇,至于冷雪梅則在見識過龍薩齊的冷酷與殘忍後,早已無懼於他們任何一人。
在兩人打量着她的同時,她也冷眼觀察着他們。
「爺,這姑娘惹你了?」
「那賤人搶了我龍家的冷玉子!」
「冷玉子?!」范聞與兀述峰聞言瞠大雙眼,同時望向他系于腰際的翠綠龍玉。
「真的是冷玉子!」見到龍玉上完美呈現一龍字。
范聞驚訝地看向冷雪梅。
難道,她就是他日前所卜出的「西北要事」
「不,我沒有!」強忍痛苦,冷雪梅想為自己辯解,「那是我剛纔……」

「大膽,競還敢回嘴?!」龍薩齊厲聲斥喝,怒極鞭地。啪!
「爺,你很可能誤會這位姑娘了。」
見她怪異的穿著打扮,范聞含蓄說道。
「范聞?!」遭到質疑,龍薩齊怒極抽鞭。
「哎、哎、哎!爺……」
范聞一驚,急忙跳開。
「你到底會不會說話?」見他步子不穩,兀述峰翻身下馬將他撈起,瞪眼看他。
「你會說,那你來說。」
拍開他的手,范聞瞪他一眼。
「這……」
摸摸頭,兀述峰臉色漲紅。他哪裡知道這沒用的范間想說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見他無話可說,范聞冷哼一聲,以羽扇揮開他,再站到龍薩齊的座騎前。
「爺。你別生氣。請你先聽聽咱說說。」
仰高頸子。時尚書屋
范聞慢條斯理說著,「爺可還記得你家這傳家寶玉的傳說?」
「這——」一經范范提醒,龍薩齊頓而擰眉。
「記得老爺生前曾提過,這傳家龍玉本身已有數百年歷史,極具靈氣,只要帶在身邊,不論驅邪、避惡、治病都靈得很,可這一切都抵不過你高祖母的出現。
傳說這翠綠龍玉具有一股神秘力量,當它其中之一意外消失又再度出現的時候,必會自遠方為你龍家帶來貴人一名,甚至還會因此牽動當家主子的姻緣綫,就像當初你高祖母隨同冷玉子穿越時空來這與你高祖父相遇、相識……「
范聞話未完,龍薩齊已冷笑出聲。
「你是要我相信高祖母真是另一個世界來的人,也想說服我相信眼前這個女人就是從那個世界來的?」打小時候聽爺爺和爹親談起這荒誕傳說,他就覺得可笑。
什麼穿越時空,什麼另一個世界?哼,那根本就是唬弄無知孩兒的故事。
「爺,冷玉子和這位姑娘同時出現。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范聞,我看你是小書看太多。該清醒、清醒了。」

龍薩齊冷笑道。
「爺……」
對他的固執,范聞感到頭痛不已,「爺,那你何不問問她打哪來呢?」
「我是問了,就可惜,她答不出來。」
他冷眼瞟向膽敢犯上的她。
而聽聞范聞口中傳說,與他對她身份的準確猜測,冷雪梅神情愕然地驚望着他。
「你——」她想知道有無回去二十一世紀的可能。
可,一再竄上胸口的絞痛與灼燙,教她痛得說不出話來。
注意到她對范聞的注意,龍薩齊眼一冷。一止即揮出手中是鞭。
可,他長鞭末及,冷雪梅全身已僵。
她強烈感覺到有一股莫名力量。似欲捂碎她五臟六腑般,一再地在她體內狂亂竄動。倏瞠黑瞳,她緊搗胸口,身形一晃,步子跟槍……
剎那間。一道殷紅鮮血自她口中狂噴而出——

第3章

長久以來一直是皇上商討軍情決策,與議論國事重要將目的龍薩齊,無論走到哪、行到哪,皆是眾高官大臣及民間富商極欲巴結逢迎的對象。
即使是在邊疆地帶高沙鎮,情況也依然沒變,每日就見當地及鄰近高官與富商陸續登門求見。
可看膩了官場的趨炎附勢及諂媚阿諛後,龍薩齊一點都不想浪費心力在那些人身上,情願將所有時間花在訓練精兵上。
深冬,寒風陣陣,落葉飄飄,西北校練場上沁骨冷風一再狂猛吹襲,但場中受訓的官兵人人揮汗如雨,專注操練而未敢懈怠。
午時,龍薩齊命眾人用膳休息。
吹響一記口哨,他喚來正于馬房外低頭吃草的雷風。
翻身上馬,他策動繮繩按例巡視高沙鎮一回。
確定輪班士兵堅守崗位,邊城重鎮安全無慮,百姓生活作息亦無異樣,龍薩齊即策馬想轉回行館。
突然,他意外見到兀述峰正步出藥鋪,翻身上馬。
「爺。」
見到他,兀述峰神情恭謹。
「怎麼,范聞病了嗎?」看一眼他持在手上的藥包,龍薩齊眼底有笑。
只有范聞才有膽子要兀述峰做這種跑腿抓藥的小事兒。
「回爺的話,不是。」
在龍薩齊示意下,幾兀峰扯動馬繮與之並騎。
「不是?」龍薩齊頓揚眼。
述峰是他手下大將,除了他和范聞敢動他腦筋外,他實在不知道還有誰有這麼大的面子,居然敢要求述峰幫忙跑腿抓藥。
「那你是替誰抓藥的?」
「就那位姑娘。」

「她?」龍薩齊這才想起行館裡多了一個女人。
「范聞看她難過,就開了一帖藥方子,當我來替她抓藥。」

「誰準你們兩個這樣多事理她的?」他口氣有些沖,「我答應范聞暫時給她一個棲身之處已經夠仁慈了。現在你們還……」

「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