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懺悔錄奧古斯丁 第 10 頁


對於上列一切以及其他類似的東西,假如漫無節制地嚮往追求這些次要的美好而拋棄了更美好的,拋棄了至善,拋棄了你、我們的主、天主,拋棄了你的真理和你的法律,便犯下了罪。世間的事物果然能使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96)

對於上列一切以及其他類似的東西,假如漫無節制地嚮往追求這些次要的美好而拋棄了更美好的,拋棄了至善,拋棄了你、我們的主、天主,拋棄了你的真理和你的法律,便犯下了罪。世間的事物果然能使人快心,但絶不像你、我的天主、創造萬有的天主,正義的人在你身上得到快樂,你是心地正直者的歡忭。

如果追究一下所以犯罪的原因,一般都以為是為了追求或害怕喪失上文所謂次要的美好而犯罪。這些東西的確有其美麗動人之處,雖則和天上的美好一比較,就顯得微賤不足道。
一人殺了人。
為何殺人?
因為貪戀人家的妻子或財產;或是為了生活想偷東西,或是害怕他人搶走自己的東西,或是受了損害憤而報仇。是否會沒有理由而殺人,歡喜殺人而殺人?誰會相信?據說有這樣一個毫無心肝、殘暴至極的人,
①是凶惡殘暴成性的,但也有人指出其中原因:「他擔心閒着不動,手臂和精神都會鬆弛。」
②但為何擔心呢?他的橫行不法,是企圖搶得羅馬城後,光榮、權勢、財富便唾手可得,不再會因手頭拮据和犯罪後良心的不安而恐懼經濟困難和法律制裁了。因此卡提裡那也並不愛罪惡本身,是愛通過犯罪而想達到的目的。

唉,我這一次偷竊,我十六歲上所犯的罪行,這可憐的我究竟愛你什麼?既然是偷竊,能有美麗動人之處嗎?有什麼值得我談的呢?
我們所偷的果子是美麗的,因為是你造的,我的好天主、萬有中最美善的,萬有的創造者,我的至善,我真正的至寶。的確,果子是美麗的,但我可憐的心靈並不貪那些果子,因為我有更多更好的;我摘這些果子,純然是為了偷竊,因為我到手後便丟掉,僅僅飽餐我的罪惡,享受犯罪的樂趣。即使我丟下一兩枚,這也不過作為罪惡的調味而已。
現在,我的主、天主,我要問偷竊有什麼使我歡喜的呢?

絶無可人之處。我不談在公平和明智中所看到的那種美?或在人的思想、記憶、官感、生長中所看到的美,也不談天上
①指下文的卡提裡那公元前108?—62
②見羅馬史家撒路斯提烏斯公元前86—35所著《卡提裡那的陰謀》,16章。時尚書屋
星辰光耀燦爛的美,或充滿着生生不息的動物的大地和海洋的美;它連騙人的罪惡所具有虛假的美也沒有。
因為驕傲模仿偉大,獨有你天主是凌駕一切之上;貪婪追求地位光榮,但尊榮永遠是屬於你的;有權勢者的暴虐企圖使人畏懼,但惟有你天主才能使人敬畏,一人在何時何地,用什麼方法、憑藉什麼能越出你的權力?輕薄的巧言令色想博得愛憐,但什麼也不能比你的慈愛更有撫慰的力量,比你美麗光明的真理更有實益地值得愛戀;好奇心彷彿在追求知識,你卻洞悉一切事物的底蘊。
愚蠢也掛上純約質樸的美名,但有什麼比你更純一、更純潔,因為你的行動和罪惡完全對立。
懶惰自詡為恬靜,但除了主以外,什麼是真正的恬靜?
奢侈想贏得充盈富裕的稱號,而你才是涵有一切不朽甘飴的無盡庫藏。揮霍弋取了慷慨大量的影子,而你才是一切美好的寬綽的施主。慳吝希望多所積聚,而你卻具備一切。妒忌妄想高人一等,但誰能超過你呢?憤怒渴求報復,但誰比你的報復更公正呢?恐懼害怕意外的變故損害心愛的東西?擔心自己的安全,但在你能有不測的遭遇嗎?能使你所愛的和你脫離嗎?除了在你左右,還有可靠的安全嗎?悲傷是因喪失了所貪求的東西而憔悴,它想和你一樣不可能有所喪失。時尚書屋
這樣,靈魂叛離你而貪圖淫樂,想在你身外尋求潔淨無罪的東西,但這些東西僅有返回你身邊才能獲得。人們遠離了你,妄自尊大地反對你,便是倒行逆施地模仿你。但即使如此模仿你,也顯示出你是大自然的創造者;為此,決沒有使人完全脫離你的方法。
但在這次偷竊中,我究竟愛上什麼?是否我在這件事上錯誤地、倒行逆施地模仿我的主呢?是否想違犯法律而無能為力,便自欺欺人想模仿囚徒們的虛假自由,荒謬地曲解你的全能,企圖犯法而不受懲罰?瞧,這樣一個逃避主人而追逐陰影的奴才!唉,真是臭腐!唉,真是離奇的生活,死亡的深淵!竟能只為犯法而犯法!

我追溯以往種種,我的心靈能一無憂懼,「主啊,我怎樣報答你的恩澤?」
①我要熱愛你、感謝你、歌頌你的聖名,因為你赦免了我如許罪惡。我的罪惡所以雲消霧散,都出於你的恩賜與慈愛,而我所以能避免不犯,也出於你的恩賜,我能為罪惡而愛罪惡,那末還有什麼幹不出來呢?
我認識到不論是我自動犯的罪,或由於你的引導而避免不犯的罪,一切都已獲得赦免。誰想到自己的軟弱無能,敢把純潔天真歸功于自己的努力,敢少愛你一些,好像你對待回頭改過者的寬大慈愛對他並不那麼需要?
誰聽從你的呼喚,隨聲而跟從你,避免了我所回憶而懺悔的罪惡,請他不要譏笑我病後受到這位良醫的治療而痊癒;他的不害病,或至少不生這樣的重病,也應歸功于這位良醫;希望他看到我罪惡的痼疾霍然而愈,看到自身沒有染上罪惡的沉痾,能同樣愛你,能更熱愛你。

這個不堪的我,從那些現在想起還使我面紅耳赤的事件,
①見《詩篇》115首12節。時尚書屋
特別從這次因愛偷竊而干的偷竊,得到什麼果實呢?什麼也得不到,因為偷竊本身就是虛無;這不過更顯出我的可憐。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