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懺悔錄奧古斯丁 第 23 頁


,②成為我們中間的一員,向凱撒納稅。他們不認識這一條從自身下降到「聖子」,再通過「聖子」而上升到「聖子」的道路。他們不認識這條道路,自以為高高在上,與星辰一樣光明;因此墮落到地上,
作者:待考 / 頁數:(23 / 96)

,②成為我們中間的一員,向凱撒納稅。他們不認識這一條從自身下降到「聖子」,再通過「聖子」而上升到「聖子」的道路。他們不認識這條道路,自以為高高在上,與星辰一樣光明;因此墮落到地上,他們冥頑的心便昏暗了。他們對於受造物有許多正確的見解,但不能以虔誠的心尋求真理、尋求造物的主宰,因此一無所獲;即使找到,「認識了天主,但不能以崇奉天主的敬禮光榮他」,感謝他;他們的思想流于虛妄,反自以為聰明,把本屬於你天主的占為己有,為此之故,他們既狂且瞽,竟然以自身種種強加於你天主,即是以虛妄歸於你真理本身,「把不朽天主的光榮比于朽壞的人,比于禽獸蛇蟲一般的偶像,以你的真理變為邪說,他們不崇拜奉事造物的主宰,反而崇奉受造之物」。時尚書屋

我記取了他們觀察受造物所得出的正確論點,我也領會他們推算時辰季節並用觀測星辰相互印證的理論,拿來和摩尼教關於這一方面的大批痴人說夢般的論著比較後,看出教外哲學著作有關夏至冬至、春分秋分、日蝕月蝕以及類似現
①同上,146首5節。
②見《新約。哥林多前書》1章30節。
③見《新約。羅馬書》1章21—25節。時尚書屋
象所給我的知識,在摩尼教的著作中都無從找到。摩尼教只命令我們相信,可是這種信仰和有學術根據的推算,以及我所目睹的事實非但不符,而且截然相反。

主、真理的天主,是否只要通曉這些事理,就能使你愉悅?一人精通這一切而不認識你,是不幸的,相反,不知道這一切而能認識你,是有福的。一人既認識你,又明白這一切,並不因這些知識而更有福。相反,如果能認識你,能以敬事天主之禮光榮你,感謝你,不使思想陷于虛妄,那末他的幸福完全得之於你。
一人有一棵樹,雖則不知道這樹高幾肘,粗幾肘,卻能享用這棵樹而感謝你,比了另一人知道有多少高,有多少椏枝,並不佔有這樹,也不認識這樹的創造者,一定更好。對於信徒也如此,世間一切財富都屬於他,「似乎一無所有,卻一切都有」
①;他歸向你,一切為你服務,即使連北斗星的軌道也不知道,但毫無疑義,這人比起一人能計算天體星辰,稱量元素,卻忽視了「用尺度、數字、衡量處置萬物」
②的你,一定更好。

但誰要求一個摩尼教徒論撰這些事物呢?即使不知道這
①見《新約。哥林多後書》6章10節。
②見《舊約。智慧書》11章20節。時尚書屋
些事,也能是一個虔誠的信徒。你對人說過:「誠信即是智慧」。
①有人即使精通這些學問,也能不知誠信為何物;但一人對此種學問一無所知,卻敢無恥地教導別人,這人不可能是虔誠的信徒。標榜那些塵世間的學問,即使確有心得,也是虛妄;而誠信則在乎運用這些學識來讚頌你。
于此可見,摩尼教人違反了此項原則,對那些事物信口雌黃,已由精於此道者證明他不學無術,那末更能清楚看出他對於其他比較深邃的問題也是一竅不通。但這人又不願別人小覷他,力圖使人相信那賦畀信徒恩寵的「聖神」、「施慰之神」,威權神力都附在他身上。
有人揭發了他關於天體日月星辰運行的謬論,這一切本與宗教無關,但他的狂妄依舊敢公然褻瀆神明,因為他不僅談論所不知的事情,甚至恬不知恥地發揮他不經的言論,還自稱有神聖的威權。
我聽到某一基督徒錯誤百出談論他不懂的事情,我能耐心地聽他的見解,我認為這種錯誤無害於他,因為即使他不懂物質世界中受造物的位置和性質,但對於你萬有的創造者未嘗抱有不正確的信仰。相反,如果他認為這些問題關係到信仰的道理,而且敢於固執他錯誤的成見,那末便有害於他了。但即使有這樣的弱點,在信仰的搖藍中時,有母親的慈愛扶持着,從新生成長為「完人」,便「不再隨各種學說的風氣而飄搖動盪了」。

至于那一個在信徒之前以博士、權威、領導自居的人,竟
①見《舊約。約伯書》28章28節。
②見《新約。以弗所書》4章13節。時尚書屋
敢宣稱誰相信而跟隨他,不是跟隨一個凡人,而是跟隨他身上的「聖神」。
這人的荒謬既已確然有徵,那麼對這樣的瘋狂,誰能不表示深惡痛絶呢?
但我尚未能確定根據他的話,對於其他書籍所載的日夜潛運,星辰明晦等現象能不能得到解釋;如果他所說是有可能,那末我對於事物的真相依舊疑而不決,我仍將相信他具有聖德,仍將奉他的理論作為我信仰的圭臬。

在近乎九年之中,我的思想徬徨不定;我聽信他們的話,懷着非常熱烈的願望等待那位福斯圖斯的蒞臨。因為我偶然接觸到一些教徒,他們不能答覆我所提出的問題,便捧出福斯圖斯,據說只要他來,我和他一談,這些問題便迎刃而解,即使有更重大的問題,他也能清楚解答。
他終於來了。我覺得他確是一個很有風趣、善於詞令的人物,一般老生常談出於他的口中便覺非常動聽。可是這位彬彬有禮的斟酒者遞給我一隻名貴的空杯,怎能解我的酒渴呢?我的耳朵已經聽夠了這些濫調,我認為並不能因說得更妙而更好,說得更詳細而更真實,我並不認為福斯圖斯相貌端好口才伶俐便有明智的靈魂。向我吹噓福斯圖斯的人並沒有品藻人物的本領,不過因他娓娓的談論,便以他為有慧根、有卓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