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懺悔錄奧古斯丁 第 27 頁


十三 這時米蘭派人到羅馬,請羅馬市長委任一位雄辯術教授,並授予他公費旅行的權利。我通過那些沉醉于幻想的摩尼教徒——我從此將和他們脫離關係,但我們雙方都不知道——謀這職務。
作者:待考 / 頁數:(27 / 96)

十三

這時米蘭派人到羅馬,請羅馬市長委任一位雄辯術教授,並授予他公費旅行的權利。我通過那些沉醉于幻想的摩尼教徒——我從此將和他們脫離關係,但我們雙方都不知道——謀這職務。

我定了一篇演說稿上呈于當時的市長西瑪庫斯,他表示滿意,便派我去米蘭。

①見《詩篇》118首77節。
②這是384年秋天的事,奧氏在羅馬僅幾個月。時尚書屋
我到米蘭後,便去拜謁安布羅西烏斯主教①,這是一位舉世聞名的傑出人物,也是一個虔敬你的人。他的堅強有力的言論把你的「麥子的精華」、你的「歡愉之油」
②和你的「和醇的酒」
③散髮給你的子民。我不自知地受你引導走向他,使我自覺地受他引導歸向你。
這位「天主的人」慈父般接納我,並以主教的風度歡迎我來此作客。
我開始敬愛他,但最先並不把他作為真理的明師——我已絶不希望在你的教會內找到真理——不過把他視為一個對我和藹可親的人物。我很用心地聽他對群眾所作的談論,但不抱著應有的目的,而好像是為了測驗他的口才是否符合他的聲譽,是過還是不及;我全神貫注地諦聽著,已被他的詞令所吸引,但對於內容並不措意,甚至抱著輕視的態度;我欣賞他吐屬的典雅,覺得他比福斯圖斯淵博,但論述的方式,則福斯圖斯更有風趣,更容易感動人。至以內容而論則兩人是無可比擬的,一個是沉溺于摩尼教的謬說,一個是以最健全的生命之道傳給大眾。
救恩還遠離着像我這樣的罪人,但我漸漸地、不知不覺地在近上去。

十四

我不注意他所論的內容,僅僅着眼於他論述的方式,——我雖則不希望導向你的道路就此暢通,但總抱著一
①安布羅西烏斯340—397是古代基督教教父之一,374年任米蘭大主教。

②見《詩篇》80首17節;44首8節。
③引用安布羅西烏斯的一句詩。時尚書屋
種空洞的想望——我所忽視的內容,隨着我所欽愛的詞令一起進入我的思想中。我無法把二者分別取捨。因此我心門洞開接納他的滔滔不絶的詞令時,其中所涵的真理也逐漸灌輸進去了。
我開始覺得他的見解的確持之有故,言之成理;在此以前,我以為公教信仰在摩尼教徒的責難之前只能捫口無言,這時我覺得公教信仰並非蠻不講理而堅持的,特別在一再聽了安布羅西烏斯解答《舊約》上一些疑難的文字之後;我覺得我過去是拘泥于字面而走入死路。聽了他從文字的精神來詮釋《舊約》中許多記載後,我後悔我的絶望,後悔我過去相信摩尼教對《舊約》律法先知書的讖議排斥是無法反駁的。
但我並不因此而感覺到公教的道路是應該走的,因為即使公教有博學雄辯之士能詳盡地、合理地解答難題,我認為並不因此而應該排斥摩尼教信徒,雙方是旗鼓相當。
總之,在我看來,公教雖不是戰敗者,但還不是勝利者。
這時我竭力思索、找尋足以證明摩尼教錯誤的可靠證據。
如果我當時能想像出一種精神體,則我立即能駁斥摩尼教的鑿空之說,把它從我心中拋出去;但我做不到。可是對於官感所能接觸的物質世界和自然界,通過觀察、比較後,我看出許多哲學家的見解可靠得多了。
因此,依照一般人所理解的「學園派」的原則,我對一切懷疑,在一切之中飄颻不定。
我認為在我猶豫不決之時,既然看出許多哲學家的見解優於摩尼教,便不應再留連于摩尼教中,因此我決定脫離摩尼教。至于那些不識基督名字的哲學家,我也並不信任他們,請他們治療我靈魂的疾病。

99

奧古斯丁懺悔錄卷五59

為此,我決定在父母所囑咐的公教會中繼續做一名「望教者」,等待可靠的光明照耀我,指示我前進的方向。時尚書屋

奧古斯丁懺悔錄卷六

「我自少即仰望你」
,①但為我,你究竟在哪裡?你退藏到哪裡去了?不是你造了我,使我異於走獸,靈于飛禽吧?我暗中摸索于傾斜的坡路上,我在身外找尋你,我找不到「我心的天主」,我沉入了海底。我失去了信心,我對於尋獲真理是絶望了。
我的母親已追蹤而來了,她憑着堅定的信心,不辭梯山航海來找尋我,她一心依恃着你而竟能履險如夷。在渡海時的驚濤駭浪中,她反而安慰船上的水手們;凡是初次航海的人,一有恐懼,往往需要水手們的慰藉;她卻保證他們旅程安全,因她在夢中已經得到你的指示。
她見我正處于嚴重的危機中,見我對尋求真理已經絶望。
我告訴她我已不是摩尼教徒,但也不是基督公教徒,她聽了並不像聽到意外的喜事而歡欣鼓舞。她僅僅對我可憐的處境部分的稍感安心,使她在你面前痛哭我猶如哭死去而應該復活的人,她把意象中躺在棺柩上的我奉獻於你,希望你對寡婦之子說,「少年,我命你起來」
,希望“死人坐起來,開始
①見《詩篇》20首5節。時尚書屋
說話,交還給他的母親。“
①她聽到她每天向你哀求的事已大部分實現,並不表示過度的喜樂。我雖未曾獲得真理,但已從錯誤中反身而出。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