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懺悔錄奧古斯丁 第 6 頁


還有比我這個不知可憐自己的可憐人,只知哭狄多的殉情而不知哭自己因不愛你天主、我心靈的光明、靈魂的糧食、孕育我精神思想的力量而死亡的人更可憐嗎?我不愛你,我背棄你而趨向邪途,我在荒邪
作者:待考 / 頁數:(6 / 96)

還有比我這個不知可憐自己的可憐人,只知哭狄多的殉情而不知哭自己因不愛你天主、我心靈的光明、靈魂的糧食、孕育我精神思想的力量而死亡的人更可憐嗎?我不愛你,我背棄你而趨向邪途,我在荒邪中到處聽到「好啊!好啊!」的聲音。

人世間的友誼是背棄你而趨于淫亂,“好啊!好啊!“的喝采聲,是為了使我以不隨波逐浪為可恥。
對這些我不痛哭,
①見《詩篇》77首39節。
②埃涅阿斯Aeneas是羅馬詩人味吉爾公元前70—19所著《埃涅依斯》史詩中的主角。
③《埃涅依斯》詩中迦太基女王。時尚書屋
卻去痛哭:「狄多的香消玉隕,以劍自刎」。

我背棄了你,卻去追逐着受造物中最不堪的東西;我這一團泥土只會鑽入泥土,假如有人禁止我閲讀,我便傷心,因為不能閲讀使我傷心的書本。
當時認為這些荒誕不經的文字,比起我閲讀書寫的知識,是更正經、更有價值的文學。
現在,請我的天主,請你的真理在我心中響亮地喊吧:「不是如此,不是如此。最先受的教育比較好得多!」我寧願忘掉埃涅阿斯的流浪故事和類似的文字,不願忘掉閲讀書寫的知識。文法學校門口掛着門帘,這不是為了保持學術的珍秘,卻更好說是掩蓋着那裡的弊病。
他們不必嘩然反對我,我已不再害怕他們,我現在是在向你、我的天主,向你訴說我衷心所要說的,我甘願接受由於我過去流連歧途應受的譴責,使我熱愛你的正道。請那些買賣文法的人們不用叫喊着反對我,因為如果我向他們提一個問題:「是否真的如詩人所說,埃涅阿斯到過迦太基?」

學問差一些的將回答說不知道,明白一些的將說沒有這回事。
如果我問埃涅阿斯的名字怎樣寫,凡讀過書的人都能正確答覆,寫出依據人與人之間約定通行的那些符號。如果我再問:忘掉閲讀,忘掉書寫,比起忘掉這種虛構的故事詩,哪一樣更妨害生活?那末誰都知道凡是一個不完全喪失理智的人將怎樣答覆。
我童年時愛這種荒誕不經的文字過于有用的知識,真是罪過。可是當時「一一作二、二二作四」,在我看來是一種討
①見《埃涅依斯》卷六,457句。時尚書屋
厭的歌訣,而對於木馬腹中藏着戰士啊,大火燒特洛伊城啊,「克利攸塞的陰魂出現」
①啊,卻感到津津有味!

十四

為何當時我對於謳歌這些故事的希臘文覺得憎恨呢?的確荷馬很巧妙地編寫了這些故事,是一個迷人的小說家,但對童年的我卻真討厭。我想味吉爾對於希臘兒童也如此,他們被迫讀味吉爾,和我被迫讀荷馬一樣。讀外國文字真是非常艱苦,甜蜜的希臘神話故事上面好像撒上了一層苦膽。我一個字也不識,人們便用威嚇責罰來督促我讀。時尚書屋
當然拉丁文起初我也不識,但我毫無恐懼,不受磨折地,在乳母們哄逗下,在共同笑語之中,在共同遊戲之時,留心學會了。我識字是沒有遇到也沒有忍受強迫責罰,我自己的意志促引我產生概念,但不可能不先學會一些話,這些話,不是從教師那裡,而是從同我談話的人那裡學來的,我也把我的思想說給他們聽。
于此可見,識字出於自由的好奇心,比之因被迫而勉強遵行的更有效果。但是,天主啊,你用你的法律,從教師的戒尺到殉教者所受的酷刑,使脅迫約束着好奇心的奔放,你的法律能滲入有益的辛酸,促使我們從離間你我的宴安鴆毒中重新趨向到你身畔。
①見《埃涅依斯》卷二,72句。時尚書屋

十五

主,請你俯聽我的祈禱,不要聽憑我的靈魂受不住你的約束而墮落,也不要聽憑我倦于歌頌你救我于迷途的慈力,請使我感受到你的甘飴勝過我沉醉于種種佚樂時所感受的況味,使我堅決愛你,全心全意握住你的手,使我有生之年從一切誘惑中獲得輓救。主,你是我的君王,我的天主,請容許我將幼時所獲得的有用知識為你服務,說話、書寫、閲讀、計算都為你服務。我讀了虛浮的文字,你便懲罰我,又寬赦了我耽玩這些虛浮文字的罪過。的確我在其中讀到不少有用的字句,但這些字句也能在正經的典籍中求得,這是穩妥的道路,是兒童們所應走的道路。時尚書屋

十六

人世間習俗的洪流真可怕!誰能抗禦你?你幾時才會枯竭?你幾時才停止把夏娃的子孫捲入無涯的苦海,即使登上十字架寶筏也不易渡過的苦海?我不是在你那裡讀到了驅策雷霆和荒唐淫亂的優庇特嗎?
當然他不可能兼有這兩方面;但這些故事卻使人在虛幻的雷聲勾引之下犯了真正的姦淫時有所藉口。
哪一個道貌儼然的夫子肯認真地聽受一個和他們出於同一泥沼的人的呼喊:「荷馬虛構這些故事,把凡人的種種移在神身上,我寧願把神的種種移在我們身上?」

①說得更確切一

①羅馬作家西塞羅公元前106—43語,見所著《多斯古倫別墅辯論集》Fus-culanae Disputationes1章6節。時尚書屋
些:荷馬編造這些故事,把神寫成無惡不作的人,使罪惡不成為罪惡,使人犯罪作惡,不以為倣傚壞人,而自以為取法于天上神靈。
可是你這條地獄的河流,人們帶了贄儀把孩子投入你的波濤之中為學習這些東西!
而且這還列為大事,在市場上,在國家制度私人的束修外另給薪金的法律之前公開進行!你那衝擊岩石的聲浪響喊着:「在那裡求得學問,在那裡獲得說服別人和發揮意見所必要的詞令。」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