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懺悔錄奧古斯丁 第 8 頁


不是,主,不是,請許我如此說,我的天主。 因為就是這一切,從對伴讀家人、老師,對胡桃、彈子、麻雀是如此,進而至于對官長、君主,對黃金、土地、奴隷也就如此;隨着年齡一年一年伸展,
作者:待考 / 頁數:(8 / 96)

不是,主,不是,請許我如此說,我的天主。

因為就是這一切,從對伴讀家人、老師,對胡桃、彈子、麻雀是如此,進而至于對官長、君主,對黃金、土地、奴隷也就如此;隨着年齡一年一年伸展,一如戒尺之後繼之以更重的刑具。
因此謙遜的徵象僅存於兒童的嬌弱:我們的君主啊,你說:「天國屬於此類」
,①即是此意。

二十

但是,主、萬有最完備最美善的創造者和主持者,我們的天主,即使你要我只是一個兒童,我也感謝你。因為這時我存在,我有生命,我有感覺,我知道保持自身的完整,這是我來自你的深沉神秘的純一性的跡象;我心力控制我全部思想行動,在我微弱的知覺上,在對瑣細事物的意識上,我欣然得到真理。我不願受欺騙,我有良好的記憶力,我學會了說話,我感受友誼的撫慰,我逃避痛苦、恥辱、愚昧。這樣一個生靈上,哪一點不是可驚奇、可讚嘆的呢?但這一切都是我天主的恩賜,不是我給我自己的;並且這一切都是良
①見《馬太福音》19章,14節。
好的,這一切就是我。造我者本身原是美善,也是我的美善,我用我童年的一切優長來歌頌他。
我的犯罪是由於不從他那裡,而獨在他所造的事物中、在我本身和其他一切之中,追求快樂,追求超脫,追求真理,因此我便陷入于痛苦、恥辱和錯謬之中。我感謝你、我的甘飴、我的光榮、我的依賴、我的天主;感謝你的恩賜,並求你為我保持不失。你必定會保存我,而你所賜與我的一切也將日益向榮;我將和你在一起,因為我的存在就是你所賜與的。

奧古斯丁懺悔錄卷二

我願回憶我過去的污穢和我靈魂的縱情肉慾,並非因為我流連以往,而是為了愛你,我的天主。因為我喜愛你的愛,才這樣做:懷着滿腔辛酸,追溯我最險惡的經歷,為了享受你的甘飴,這甘飴不是欺人的甘飴,而是幸福可靠的甘飴;為了請你收束這支離放失的我、因背棄了獨一無二的你而散失于許多事物中的我。我青年時一度狂熱地渴求以地獄的快樂為滿足,滋長着各式各樣的黑暗戀愛,我的美麗彫謝了,我在你面前不過是腐臭,而我卻沾沾自喜,併力求取悅於人。

這時我所歡喜的,不過是愛與被愛。但我並不以精神與精神之間的聯繫為滿足,不越出友誼的光明途徑;從我糞土般的肉慾中,從我勃發的青春中,吹起陣陣濃霧,籠罩並矇蔽了我的心,以致分不清什麼是晴朗的愛、什麼是陰沉的情慾。二者混雜地燃燒着,把我軟弱的青年時代拖到私慾的懸崖,推進罪惡的深淵。
你的憤怒愈來愈沉重的壓在我身上,而我還不知道。死亡的鐵鏈震得我昏昏沉沉,這便是我驕傲的懲罰;我遠離了你,而你卻袖手旁觀;我在淫亂之中,勇往直前,滿溢着、四散着、沸騰着,而你卻一言不發。
唉,我的快樂來得太晚了!你這時不聲不響,而我則遠遠離開了你,散播着越來越多的、只能帶給我痛苦的種子,對我的墮落傲然自得,在睏倦之中竭力掙扎。

誰能減輕我的煩惱呢?誰能把新奇事物的虛幻美麗化為有用,確定享受溫柔的界限,使我青年的熱潮到達婚姻的彼岸,至少為了生男育女的目的而平靜下來?主啊,你的法律如此規定,你教死亡的人類傳宗接代,你用溫和的手腕來消涂「樂園」外的荊棘。因為即使我們遠離了你,你的全能仍不離我們左右;另一面,我不能比較留心些傾聽你從雲際發出的大聲疾呼嗎?
「這等人肉身必受苦難,但我願意你們避免這些苦難」
,①「不接觸女性是好事」
,②「沒有妻室的人能專心事主,惟求取悅于主;有妻室的則注意世上的事,想取悅于妻子」。
③如果我比較留心一些,一定能聽到這些聲音,能「為天國而自閹」
,④能更幸榮地等待你的擁抱。
但是可憐的我,在沸騰着,隨着內心的衝動背棄了你,越出了你的一切法律,但不能逃避你的懲罰。哪一個人能逃過呢?
你時時刻刻鑒臨着,慈愛而嚴峻,在我的非法的享樂中,撒下了辛酸的滋味,促使我尋求不帶辛酸的快樂。但哪裡能
①見《新約。哥林多前書》7章28節。
②同上,1節。
③同上,32—33節。
④見《馬太福音》19章12節。時尚書屋
找到這樣的快樂?除非在你身上,主啊,除非在你身上,「你以痛苦滲入命令之中」
,①「你的打擊是為了治療」
,②你殺死我們,為了不使我們離開你而死亡。
我十六歲時在哪裡呢?我離開了你的安樂宮,流放到遼遠的區域。這時,無恥的人們所縱容的而你的法律所禁止的縱情作樂,瘋狂地在我身上稱王道寡,我對它也是唯命是從。
家中人並不想用婚姻來救我于墮落,他們只求我學到最好的詞令,能高談闊論說服別人。

就在那一年上我停學了。我去在鄰近的馬都拉城中開始攻讀文章與雄辯術。這時我離城回鄉,家中為我準備更遠的到迦太基留學的費用。這是由於父親的望子成龍,不是因為家中富有:我的父親不過是塔加斯特城中一個普通市民。時尚書屋
我向誰敘述這些事情呢?當然又是向你、我的天主;我願在你面前,向我的同類、向人類講述,雖則我的著作可能僅僅落在極少數人手中。可是為什麼要講述呢?為了使我和所有的讀者想想,我們該從多麼深的坑中向你呼號。而且如果一人真心懺悔,遵照信仰而生活,那末還有誰比這人更接近你的雙耳呢?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