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戰爭與和平 第 150 頁


「Non c’est l’estomac…dites que c’est l’esAtomac,dites,Marie,dites…」③於是矮小的公爵夫人任性地、甚至有幾分虛情假意
作者:待考 / 頁數:(150 / 542)

「Non c’est l’estomac…dites que c’est l’esAtomac,dites,Marie,dites…」③於是矮小的公爵夫人任性地、甚至有幾分虛情假意地、儼像兒童般地痛哭起來,她一面擰着自己的小手。公爵小姐跑出去叫瑪麗亞·波格丹諾夫娜。

①法語:好朋友,我怕今天我吃了這頓早餐廚師福卡是這樣說的會頭昏目眩。
②法語:我的天使,你甭怕!
③法語:不,這是胃……瑪莎,請你說說,是胃……
「哦!Mon Dieu!Mon Dieu!」①她聽見自己身後傳來的喊聲。
①法語:天啊!天啊!
產科女醫生向她迎面走來,她搓着一雙白白胖胖的小手,臉上流露出十分鎮靜的神情。
「瑪麗亞·波格丹諾夫娜!好像開始解懷了。」公爵小姐瑪麗亞驚恐地睜開眼睛望着老太婆,說道。
「啊,謝天謝地,公爵小姐,」瑪麗亞·波格丹諾夫娜在沒有加快腳步時說道,「你們這些小姑娘,不應該知道這種事情。」
「醫生怎麼還沒有從莫斯科來啊?」公爵小姐說。遵照麗莎和安德烈公爵的意圖,在她分娩前派人到莫斯科請產科醫生去了,現在大家每時每刻都在等候她。

「沒關係,公爵小姐,您不用擔心。」瑪麗亞·波格丹諾夫娜說道,「沒有醫生在身邊什麼也會搞好的。」
過了五分鐘,公爵小姐從自己房裡聽見有人抬着什麼笨重的東西。她看了看,有幾個堂倌不知為什麼把安德烈公爵書齋裡的皮沙發抬到寢室裡去。抬東西的人們的臉上流露着一種激動和冷靜的神情。
公爵小姐瑪麗亞獨自一人坐在房裡諦聽住宅中傳來的響聲,有時候有人從近旁過去,就打開房門,仔細觀察走廊裡發生的事情。有幾個女人邁着徐緩的步子走來走去,回頭看看公爵小姐,然後轉過臉去不望她了。她不敢打聽情況,關起門來,回到自己房裡去,她時而坐在安樂椅上,時而捧着「禱告書」,時而在神龕前面跪下來。使她感到不幸和詫異的是,她覺得祈禱並不能平息她的激動心情。時尚書屋
突然她的房門輕輕地被推開了,她那個包着頭巾的老保姆普拉斯科維亞·薩維什娜在門檻上出現了,鑒於公爵的禁令,她几乎從來沒有走進她的房間裡去。
「瑪申卡瑪麗亞的愛稱,我到這裡來和你在一起坐一會兒。」保姆說,「你看,在主的僕人面前點起公爵結婚的蠟燭,我的天使,這幾支蠟燭是我帶來的。」她嘆了一口氣,說道。
「啊,保姆,我多麼高興。」
「親愛的,上帝是大慈大悲的。」保姆在神龕前面點起幾支塗上一層金色的蠟燭,之後在門旁坐下來編織長襪子。公爵小姐瑪麗亞拿起一本書來閲讀。只是在聽見步履聲或者說話聲時,公爵小姐才驚恐地、疑惑地看看保姆,而保姆卻安撫地看看公爵小姐。時尚書屋
這棟住宅的每個角落的人們都滿懷着公爵小姐在自己房裡體驗到的那種情感,大家都被它控制住了。根據迷信思想,知道產婦痛苦的人越少,她遭受的痛苦也就越少,因此大家都極力地裝作一無所知的樣子,誰也不談這件事,除了在公爵家中起着支配作用的那種持重和謙恭的優良作風之外,在所有人的臉上可以看出一種共同的憂慮、心田的溫和以及當時對一件不可思議的大事的認識。
女僕人居住的大房間裡聽不見笑聲。侍者堂倌休息室裡所有的人都坐著,默不作聲,做好準備。僕人休息室點燃着松明和蠟燭,都沒有就寢。老公爵蹺着腳尖,腳後跟着地,在書齋裡踱來踱去,派吉洪到瑪麗亞·波格丹諾夫娜那裡去問問:情況怎樣?
「只要說一聲:公爵吩咐你來問問:情況怎樣?再回來告訴我說些什麼話。」
「你稟告公爵:開始臨盆了。」瑪麗亞·波格丹諾夫娜意味深長地望望派來的僕人,說道。吉洪走去,並且稟告公爵。
「好。」公爵說了一聲,隨手關上房門,之後吉洪再也沒有聽見書齋裡的一點聲音。過了片刻,吉洪走進書齋,彷彿是來看管蠟燭的照明。吉洪看見公爵躺在長沙發上,他望望公爵,望望他心緒不安的面容,禁不住搖搖頭,沉默無言地走到他近旁,吻了吻他的肩膀,他沒有剔除燭花,也沒有說一聲為何目的而來,就走出去了。時尚書屋
人世上至為莊嚴的奧秘之事在繼續進行。薄暮過去了,黑夜來臨了。對毋庸思議的事物的期待和心地溫柔的感覺並沒有遲鈍,反而更為敏鋭了。這天夜裡誰也沒有就寢。時尚書屋
這是三月間的一個夜晚,好像冬天還在當令,狂暴地撒下最後的雪花,颳起一陣陣暴風。他們隨時都在等候從莫斯科到來的德國醫生,已經派出了備換乘的馬匹到大路上準備迎接,在通往鄉間土道的拐角上,派出了提着燈籠的騎者,在坎坷不平的、積雪尚未全融的路上,為即將來臨的德國醫生帶路。
公爵小姐瑪麗亞已經把書本擱下很久了,她默不作聲地坐著,把那閃閃發光的眼睛凝視着佈滿皺紋的、她瞭若指掌的保姆的面孔,凝視着從頭巾下面露出的一綹斑白的頭髮,凝視着下巴底下垂着的小袋形的松肉。
保姆薩維什娜手裡拿着一隻長襪,她一面編織,一面講話,那嗓音非常低沉,連她自己也聽不見,也聽不懂她講述過數百次的話語:已故的公爵夫人在基什涅沃生下公爵小姐瑪麗亞,接生的是個農婦,摩爾達維亞人,替代了產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