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罪與罰 第 171 頁


「您最好是直截了當地告訴我……不要舉例子,」她更加膽怯地,用勉強可以聽到的低聲請求說。 他轉身面對著她,憂鬱地看了看她,抓住了她的手。 「你又說對了,索尼婭。因為這都是胡說
作者:待考 / 頁數:(171 / 225)

「您最好是直截了當地告訴我……不要舉例子,」她更加膽怯地,用勉強可以聽到的低聲請求說。

他轉身面對著她,憂鬱地看了看她,抓住了她的手。
「你又說對了,索尼婭。因為這都是胡說八道,几乎全都是廢話!你要明白:你是知道的,我母親几乎一無所有。妹妹是偶然受了些教育,命中注定長期給人作家庭教師。她們的一切都寄託在我一個人身上。時尚書屋
我上過學,可是上大學,我就不能維持生活,不能不暫時退學了。即使是這樣拖下去,那麼十年以後,十二年以後如果情況好轉的話,我還是有希望當上教師,或者成為一個官吏,年薪可以拿到上千盧布……他好像是在背誦。而在這以前,由於操心和悲傷,母親卻早已憔悴了,可我還是不能讓她過上安寧的日子,而妹妹……唉,我妹妹的情況可能更糟!……何苦一輩子不顧一切,漠視一切,忘記母親,忍心看著妹妹受辱而不敢說半個不字?為了什麼?是不是為了埋葬了她們後,掙錢去養活別人——妻子和孩子,而以後又不能給他們留下一文錢和一片麵包?嗯……所以我決定,拿到老太婆的錢,供我最初幾年使用,不再折磨母親,在大學裡用這些錢來維持自己的生活,大學畢業以後作為實現初步計劃的經費,——廣泛活動,從根本上改變一切,為自己創造一個全新的前程,走上一條獨立自主的新路……嗯……嗯,這就是我所想的一切……嗯,當然啦,我殺了這個老太婆,——這件事我做得很不好……唉,夠了!」
他無可奈何地勉強講完了這些,低下了頭。
「哎呀,這不對,不對,」索尼婭苦惱地高聲說,「難道可以這樣嗎……不,不是這樣,不是這樣的!」
「你認為不是這樣!……可我是真心誠意地講給你聽,說的全都是實話!」

「可這算什麼實話呀!噢,上帝啊!」
「要知道,我只不過殺死了一個虱子,索尼婭,我只是殺了一個毫無用處、討厭而有害的虱子。」
「人會是虱子!」
「唉,我也知道,不是虱子,」他回答,很奇怪地瞅着她。
「不—過,我是在胡說,索尼婭,」他補上一句,「早就已經在胡扯了……這都不對;你說得完全正確。這完全、完全、完全是由於別的原因!……我已經很久沒跟任何人說話了,索尼婭……現在我頭疼得厲害。」
他的眼裡射出火一樣的光芒,好像在發燒。他几乎開始囈語了;嘴角上不時掠過神情不安的微笑。精神興奮的背後隱隱透露出可怕的、無可奈何的心情。索尼婭明白,他是多麼痛苦。時尚書屋
她也開始感到頭暈了。他說得這麼奇怪:好像有些話是可以理解的,不過……「可是怎麼會呢!怎麼會呢!上帝啊!」她絶望地絞着手。
「不,索尼婭,不是這樣的!」他又開始說,突然抬起頭來,似乎思路突然一轉,使他吃了一驚,又使他興奮起來了,「這不對!最好……你最好認為對!這樣的確好些!,認為我自尊心很強,好嫉妒,惡毒,卑鄙,愛報復,嗯……還,大概,精神也不大正常。讓我一下子全都說出來吧!他們以前就說過,我瘋了,這我看得出來!我剛剛對你說過,在大學裡我無法維持生活。不過你知道嗎,說不定,我也能維持?母親寄錢來是供我繳學費的,我可以自己掙錢來買靴子、買衣服和作伙食費;準能辦得到!可以找到教書的工作;人家願意每小時出半個盧布。拉祖米欣就在工作嘛!可我發起脾氣來,不想幹了。時尚書屋
正是發起脾氣來了這個詞用得很好!……於是我像隻蜘蛛樣,躲進自己這個角落裡。你到過我住的那間屋子,看到過了……你知道嗎,索尼婭,低矮的天花板和窄小的房屋會讓人的心靈和頭腦憋得難受!噢,我是多麼痛恨這間陋室!可我還是不願走出這間陋室。故意不想出來!整天整夜足不出戶,也不願意工作,連飯也不想吃,一直躺着。娜斯塔西婭給送來,就吃一點兒,她不給送來,一天也就這樣過去了;因為心裡怨恨,我故意不跟她要!夜裡沒有燈,我就在黑暗中躺着,卻不願掙點兒錢來買蠟燭。時尚書屋
應該學習,我卻把書都賣光了;我的桌子上,筆記本和練習本上,現在都積了一指厚的灰塵。我最喜歡躺着,想心事。一直在想,……我一直在作夢,一些奇怪的夢,各式各樣的夢,沒什麼好說的!不過那時候我也好像開始覺得……不,不是這樣的!我又說得不對了!你要知道,當時我一直在問自己:我為什麼這麼蠢,既然別人都是愚蠢的,既然我確實知道,他們是愚蠢的,那麼我自己為什麼不想聰明一些呢?後來我明白了,索尼婭,如果等着大家都聰明起來,那可就等得太久了……後來我又明白了,永遠也等不到這一天,人們永遠不會改變,誰也改變不了他們,不值得為此傷精費神!是的,是這樣的!這是他們的規律……規律,索尼婭!是這樣的!……而且現在我知道了,索尼婭,誰的精神剛強、堅毅,誰的智慧超群出眾,誰就是他們的統治者!在他們當中,誰敢作敢為,他就是對的。誰能蔑視許多事情,誰就是他們當中的立法者,誰最敢作敢為,誰就最正確!從古至今,一向如此,將來也永遠是這樣!只有瞎子才看不清!」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