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呼嘯山莊 第 6 頁


「半個鐘頭?」他說,抖落他衣服上的雪片,「我奇怪你為什麼要挑這麼個大雪天出來逛蕩。你知道你是在冒着迷路和掉在沼澤地裡的危險嗎?熟悉這些荒野的人,往往還會在這樣的晚上迷路的。而且我可
作者:艾米莉·勃朗特 / 頁數:(6 / 113)

「半個鐘頭?」他說,抖落他衣服上的雪片,「我奇怪你為什麼要挑這麼個大雪天出來逛蕩。你知道你是在冒着迷路和掉在沼澤地裡的危險嗎?熟悉這些荒野的人,往往還會在這樣的晚上迷路的。而且我可以告訴你,目前天氣是不會轉好的。」

「或許我可以在您的僕人中間找一位帶路人吧,他可以在田莊住到明天早上——您能給我一位嗎?」
「不,我不能。」
「啊呀!真的!那我只得靠我自己的本事啦。」
「哼!」
「你是不是該準備茶啦?」穿著破衣服的人問,他那惡狠狠的眼光從我身上轉到那年輕的太太那邊。
「請他喝嗎?」她問希刺克厲夫。
「準備好,行嗎?」這就是回答,他說得這麼蠻橫,竟把我嚇了一跳。這句話的腔調露出他真正的壞性子。我再也不想稱希刺克厲夫為一個絶妙的人了。茶預備好了之後,他就這樣請我,「現在,先生,把你的椅子挪過來。」
於是我們全體,包括那粗野的年輕人在內,都拉過椅子來圍桌而坐。在我們品嚐食物時,四下里一片嚴峻的沉默。
我想,如果是我引起了這塊烏雲,那我就該負責努力驅散它。他們不能每天都這麼陰沉緘默地坐著吧。無論他們有多壞的脾氣,也不可能每天臉上都帶著怒容吧。
「奇怪的是,」我在喝完一杯茶,接過第2杯的當兒開始說,「奇怪的是習慣如何形成我們的趣味和思想,很多人就不能想象,像您,希刺克厲夫先生,所過的這麼一種與世完全隔絶的生活裡也會有幸福存在。可是我敢說,有您一家人圍着您,還有您可愛的夫人作為您的家庭與您的心靈上的主宰——」
「我可愛的夫人!」他插嘴,臉上帶著几乎是惡魔似的譏笑。「她在哪兒——我可愛的夫人?」
「我的意思是說希刺克厲夫夫人,您的太太。」

「哦,是啦——啊!你是說甚至在她的肉體死去了以後,她的靈魂還站在家神的崗位上,而且守護着的產業。 是不是這樣?」
我察覺我搞錯了,便企圖改正它。我本來該看出雙方的年齡相差太大,不像是夫妻。一個大概四十了,正是精力健壯的時期,男人在這時期很少會懷着女孩子們是由於愛情而嫁給他的妄想。那種夢是留給我們到老年聊以自慰的。時尚書屋
另一個人呢,望上去卻還不到十七歲。
於是一個念頭在我心上一閃,「在我胳臂肘旁邊的那個傻瓜,用盆喝茶,用沒洗過的手拿麵包吃,也許就是她的丈夫:希刺克厲夫少爺,當然是羅。這就是合理的後果:只因為她全然不知道天下還有更好的人,她就嫁給了那個鄉下佬!憾事——我必須當心,我可別引起她悔恨她的選擇。」最後的念頭彷彿有點自負,其實倒也不是。我旁邊的人在我看來近乎令人生厭。時尚書屋
根據經驗,我知道我多少還有點吸引力。
「希刺克厲夫太太是我的兒媳婦,」希刺克厲夫說,證實了我的猜測。他說著,掉過頭以一種特別的眼光向她望着:一種憎恨的眼光,除非是他臉上的肌肉生得極反常,不會像別人一樣地表現出他心靈的語言。
「啊,當然——我現在看出來啦:您才是這慈善的天仙的有福氣的佔有者哩。」我轉過頭來對我旁邊那個人說。
比剛纔更糟:這年輕人臉上通紅,握緊拳頭,簡直想要擺出動武的架勢。可是他彷彿馬上又鎮定了,只衝著我咕嚕了一句粗野的罵人的話,壓下了這場風波,這句話,我假裝沒注意。
「不幸你猜得不對,先生!」我的主人說,「我們兩個都沒那種福分佔有你的好天仙,她的男人死啦。我說過她是我的兒媳婦,因此,她當然是嫁給我的兒子的了。」
「這位年輕人是——」
「當然不是我的兒子!」
希刺克厲夫又微笑了,好像把那個粗人算作他的兒子,簡直是把玩笑開得太莽撞了。
「我的姓名是哈里頓·恩蕭,」另一個人吼着,「而且我勸你尊敬它!」
「我沒有表示不尊敬呀。」這是我的回答,心裡暗笑他報出自己的姓名時的莊嚴神氣。
他死盯着我,盯得我都不願意再回瞪他了,唯恐我會耐不住給他個耳光或是笑出聲來。我開始感到在這個愉快的一家人中間,我的確是礙事。那種精神上的陰鬱氣氛不止是抵銷,而且是壓倒了我四周明亮的物質上的舒適。我決心在第3次敢於再來到這屋裡時可要小心謹慎。時尚書屋
吃喝完畢,誰也沒說句應酬話,我就走到一扇窗子跟前去看看天氣。我見到一片悲慘的景象:黑夜提前降臨,天空和群山混雜在一團寒冽的旋風和使人窒息的大雪中。
「現在沒有帶路人,我恐怕不可能回家了,」我不禁叫起來。
「道路已經埋上了,就是還露出來的話,我也看不清往哪兒邁步啦。」
「哈里頓,把那十幾隻羊趕到穀倉的走廊上去,要是整夜留在羊圈就得給它們蓋點東西,前面也要擋塊木板。」希刺克厲夫說。
「我該怎麼辦呢?」我又說,更焦急了。
沒有人搭理我。我回頭望望,只見約瑟夫給狗送進一桶粥,希刺克厲夫太太俯身向着火,燒着火柴玩;這堆火柴是她剛纔把茶葉罐放回爐台時碰下來的。約瑟夫放下了他的粥桶之後,找碴似地把這屋子瀏覽一通,扯着沙啞的喉嚨喊起來:
「我真奇怪別人都出去了,你怎麼能就閒在那兒站着!可你就是沒出息,說也沒用——你一輩子也改不了,就等死後見魔鬼,跟你媽一樣!」
我一時還以為這一番滔滔不絶是對我而發的。我大為憤怒,便向着這老流氓走去,打算把他踢出門外。但是,希刺克厲夫夫人的回答止住了我。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