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麥田裡的守望者 第 12 頁


我走到窗邊,可是望出去什麼也看不見,因為盥洗室裡熱得要命,窗玻璃上全是水氣。「我這會兒沒那心情,」我說。我的確沒那心情。做那類事,你總得有那心情才成。「我還以為她上西普萊了呢。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67)

我走到窗邊,可是望出去什麼也看不見,因為盥洗室裡熱得要命,窗玻璃上全是水氣。「我這會兒沒那心情,」我說。我的確沒那心情。做那類事,你總得有那心情才成。時尚書屋

「我還以為她上西普萊了呢。我真會發誓說她是去西普萊啦。」我手足無措,就在盥洗室裡蹭蹬了一會兒。「她愛看這場球賽嗎?」我說。時尚書屋
「嗯,我揣摩她愛看。我不知道。」
「她告訴你我們老在一起下棋嗎?」
「我不知道。老天爺,我只是剛遇到她呢,」斯特技拉萊塔說。他剛搞完他漂亮的混帳頭髮,正在收拾他那套髒得要命的梳裝用具。
「聽我說。你代我向她問好,成不成?」
「好吧,」斯特拉德萊塔說,可我知道他大概不會。象斯特拉德萊塔那樣的傢伙,他們是從來不代別人問候人的。
他回房去了,可我仍在盥洗室裡獃了一會兒,想著琴。隨後我也回到了房裡。
我進房時,斯特拉德萊塔正在鏡前打領帶。他這一輩子總有他媽的一半時間是在鏡子面前度過的。我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望了他一會兒。
「嗨,」我說。「別告訴地我給開除了,成不成?」
「好吧。」
斯特拉德萊塔就是這一點好。在一些小事情上,他跟阿克萊不一樣,你用不着跟他仔細解釋。
這多半是因為,我揣摩,他對一切都不怎麼感興趣。這是真正的原因。阿克萊就不一樣。阿克萊是個極好管閒事的雜種。時尚書屋
他穿上了我那件狗齒花紋的上衣。

「老天爺,可別全都給我撐大了,」我說。「我還只穿過兩回哩。」
「我不會的。他媽的我的香煙到哪兒去了?」
「在書桌上。」他老是記不得自己擱的東西在什麼地方。「在你的圍巾底下。」他把香煙裝進了他的上衣口袋——我的上衣口袋。時尚書屋
我突然把我那頂獵人帽的鴨舌轉到前面,算是換個花樣。我忽然精神緊張起來。我是個精神很容易緊張的人。「聽我說,你約了你的女朋友打算上哪兒呢?」我間他。時尚書屋
「你決定了嗎?」
「我不知道。要是來得及,也許上紐約。她外出時間只簽到九點三十,老天爺。」
我不喜歡他說話的口氣,所以我說:「她所以只簽到九點三十,大概是因為她不知道你是個多漂亮、多迷人的雜種。她要是知道了,恐怕要簽到明天早晨九點三十哩。」
「一點不錯,」斯特拉德萊塔說。你很難一下子惹他生氣。他太自高自大了。「別再開玩笑了。時尚書屋
替我寫那篇作文吧,」他說。他已經穿上了大衣,馬上準備走了。「別費太大勁兒,只要寫篇描寫的文章就成。可以嗎?」
我沒回答他。我沒那心情。我只說了句:「問問她下棋的時候是不是還把所有的國王都留在後排。」
「好的,」斯特拉德萊塔說,可我知道他決不會問她。「請放心,」他砰的一聲關上門,走出了房間。
他走後,我又坐了約莫半個小時。我是說我光是坐在椅子裡,什麼事也不做。我一心想著琴,還想著斯特拉德萊塔跟她約會。我心緒十分不寧,都快瘋了。時尚書屋
我已經跟你說過,期待拉德萊塔是個多麼好色的雜種。
一霎時,阿克萊又闖了進來,跟平常一樣是掀開淋浴室門帘進來的。在我混帳的一生中,就這一次見了他我從心底里覺得高興。他給我打了岔,讓我想到別的事情上去。
他一直獃到吃飯的時候,議論着潘西裡面他所痛恨的一切人,一邊不住地擠他腮幫上的一個大粉刺。他甚至連手絹也不用。我甚至都不認為這雜種有手絹,我跟你老實說。至少,我從來沒看見他用過手絹。時尚書屋
第05節
在潘西,一到星期六晚上我們總是吃同樣的菜。這應該算是道好菜,因為他們給你吃牛排。我願意拿出一千塊錢打賭,他們之所以這樣做,只是因為星期天總有不少學生家長來校,老綏摩大概認為每個學生的母親都會問她們的寶貝兒子昨天晚飯吃些什麼,他就會回答:「牛排。」多大的騙局。時尚書屋
你應該看看那牛排的樣子,全都又硬又幹,連切都切不開。而且在吃牛排的晚上,總是給你有很多硬塊的土豆泥,飯後點心也是蘋果麵包屑做的布丁,除了不懂事的低班小鬼和象阿克萊這類什麼都吃的傢伙以外,誰都不吃。
可是我們一出餐廳,不禁高興起來。地上的積雪已有約莫三英吋厚,上面還在瘋狂地下個不停。
那景色真是美極了。我們立刻打起雪仗來,東奔西跑閹着玩。的確很孩子氣,不過每個人都玩得挺痛快。
我沒有約會,就跟我的朋友馬爾.勃羅薩德——那個參加摔交隊的——商量定,打算搭公共汽車到埃傑斯鎮去吃一客漢堡牛排,或者再看一場他媽的混帳電影。我們兩個誰也不想在學校裡爛屁股坐整整一晚。我問馬爾能不能讓阿克萊跟我們一塊兒去,我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阿克萊在星期六晚上什麼事也不做,只是獃在自己房裡,擠擠臉上的粉刺。馬爾說能倒是能,不過他並不太感興趣。時尚書屋
他不怎麼喜歡阿克萊。不管怎樣,我們倆都各自回房收拾東西,我一邊穿高統橡皮套鞋什麼的,一邊大聲嚷嚷着問老阿克萊去不去看電影。他從淋浴室門帘聽得見我說話,可是他並不馬上回答。他就是那樣一種人,問他什麼事都不肯馬上回答。時尚書屋
最後他從混帳門帘那兒過來了,站在淋浴台上,問我還有誰同去。他老是打聽什麼人去什麼地方。我敢發誓,這傢伙要是在哪兒沉了船,你把他救到一隻他媽的船裡,他甚至在跨上救生船之前都要打聽是哪個在划船。我告訴他說還有馬爾.勃羅薩德同去。時尚書屋
他說:「那雜種……好吧。等我一會兒。」聽起來倒象是他在給你很大面子呢。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