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麥田裡的守望者 第 37 頁


我曾在潘西聽到過。住在我底下一層樓的一個學生有這張唱片,我知道這唱片會讓老菲芘着迷,很想把它買下來,可那學生不肯賣。這是張非常了不起的舊唱片,是黑人姑娘艾絲戴爾.弗萊契在約莫二十年
作者:待考 / 頁數:(37 / 67)

我曾在潘西聽到過。住在我底下一層樓的一個學生有這張唱片,我知道這唱片會讓老菲芘着迷,很想把它買下來,可那學生不肯賣。這是張非常了不起的舊唱片,是黑人姑娘艾絲戴爾.弗萊契在約莫二十年前唱的。她唱的時候完全是狄克西蘭和妓院的味道,可是聽上去一點也不下流。時尚書屋

要換了個白人姑娘唱起來,就會做作得要命,可老艾絲戴爾.弗萊契知道怎麼唱。這確是一張很少聽到的好唱片。我揣摩我也許能在哪家星期天營業的鋪于裡買到,然後帶著它到公園去。今天是星期天,每到星期天菲移常常到公園溜冰。時尚書屋
我知道她的一般行蹤。
天氣己不象昨天那麼冷,可是太陽依舊沒有出來,散起步來並不怎麼愉快。可是有一件事很不錯。
有一家子人就在我面前走着,你看得出他們剛從哪一個教堂裡出來。他們一共三人——父親、母親,帶著一個約莫六歲的小孩子——看去好象很窮。那父親戴着一頂銀灰色帽子;一般窮人想要打扮得漂亮,通常都戴這種帽子。他和他妻子一邊講話一邊走,一點也不注意他們的孩子。時尚書屋
那孩子卻很有意思。
他不是在人行道上走,而是緊靠着界沿石在馬路上走。他象一般孩子那樣在走着直線玩,一邊走一邊還哼着歌兒。我走近去聽他唱些什麼。他正在唱那支歌:「你要是在麥田裡捉到了我。」
他的小嗓子還挺不錯。他只是隨便唱着玩,你聽得出來。汽車來去飛馳,剎車聲響成一片,他的父母卻一點也不注意他,他呢,只顧緊靠着界沿石走,嘴裡唱着「你要是在麥田裡捉到了我。」這使我心情舒暢了不少。時尚書屋
我心裡不象先前那麼沮喪了。
百老匯熙來攘往,到處是人。今天是星期天,還只十二點左右,可已到處是人。人人在走向電影院——派拉蒙或者阿斯特或者斯特蘭德或者凱比托爾或者任何一個這類混帳地方。人人都穿得很齊整,因為今天是星期天,這就使情況更加糟糕。時尚書屋

可最糟糕的是你看得出他們全都想要到電影院去。我沒法拿眼看他們,這叫我心裡受不了。我可以理解有些人因為沒事可做而到電影院去,可是如果有人真正想要到電影院去、甚至還加快腳步以便早些到達,我見了就會沮喪得要命。特別是我看見千百萬人排成可怕的長隊站了整整一條街,顯出極大的耐性等候着座位。時尚書屋
嘿,我真恨不得插翅飛過這個混帳百老匯。我的運氣很好。我進去的第1家唱片店就有張《小舍麗.賓斯》。他們要我五塊錢,因為這種唱片很難買到,可我不在乎。時尚書屋
嘿,我一時變得高興極了。我恨不得馬上趕到公園裡,看看老菲芘是不是在,好把唱片給她。
我從唱片店出來,經過一家藥房,就走了進去。
我想打一個電話給琴,看看她有沒有放假回家。因此我進了電話間,打了個電話給她,討厭的是,接電話的是她母親,所以我不得不把電話掛了。我不想在電話裡跟她進行一次長談。一句話,我不愛在電話裡跟女朋友的母親談話。時尚書屋
可我至少應該問問她琴回家沒有。那也要不了我的命。不過我當時沒那心情。幹這種事,你真得心情對頭才成。時尚書屋
我還得去買兩張混帳戲票,所以我買了份報紙,看看有些什麼戲在上演。今天是星期天,只演出三場日戲。我於是買了兩張《我知道我的愛》的正廳前排票。這是場義演什麼的,我自己並不怎麼想看,可我知道老薩麗是天底下最最假摸假式的女子,她一聽說我買了這戲票,由倫特夫婦主演,就會高興得要命。時尚書屋
她就喜歡看這種戲,既枯燥又俗氣,由倫特夫婦什麼的主演。我跟她不一樣。我根本不喜歡看戲,如果你要我說老實話。它們不象電影那麼糟糕,可是當然也沒什麼可誇獎的。時尚書屋
主要是,我討厭那些演員。他們從來不象真人那樣行動。他們只是自以為演得象真人。有幾個好演員演得倒是有點兒象真人,不過並不值得一看。時尚書屋
一個演員要是真正演得好,你總是看得出他知道自己演得好,這就糟蹋了一切。拿勞倫斯.奧列維爾爵士來說吧。我看過他主演的《哈姆萊特》,是DB去年帶了菲芘和我一起去看的。他先請我們吃了頓午飯,然後請我們去看戲。時尚書屋
他自己已經看過了,吃午飯時他把戲說得那麼好,連我也根不得馬上就去看。可我看了卻不覺得怎麼好。我實在看不出勞倫斯.奧列維爾爵士好在哪裡。他有很好的嗓子,是個挺漂亮的傢伙,他走路或是鬥劍時候很值得一看,可他一點不象DB所說的哈姆萊特。時尚書屋
他太象個混帳的將軍,而不家個憂鬱的、不如意的倒楣蛋。整個戲裡演得最好的部分是老奧菲莉姬的哥哥——就是最後跟哈姆萊特鬥劍的那個——要動身,他父親給了他許許多多忠告。父親一個勁兒給他許許多多忠告,老奧菲莉姬卻不住地在逗她哥哥玩,把他的匕首從鞘裡拔出來,用各種方法逗他,他呢,卻一本正經,假裝對他父親的胡說八道很感興趣。這的確演得不錯,我看了非常高興,可是象這樣的玩藝兒戲裡並不多。時尚書屋
老菲芘喜歡的只有一個地方,就是哈姆萊特拍拍那只狗的腦袋的時候。她覺得這很好玩,也很有意思,事實上也確是這樣。可我非做不可的是,我不得不把那劇本讀一遍。我的問題是,遇到這類玩藝兒我總是非自己讀一遍不可。時尚書屋
要是由演員演出,我總不肯好好聽。我老是擔心他下一分鐘會不會做出假模假式的事來。
我買了倫特夫婦主演的戲票,就乘出租汽車到公園。我本應該乘地鐵什麼的,因為我的錢已經不多了,不過我實在想離開那個混帳百老匯,越快越好。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