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激情薔薇 第 11 頁


事後得不到足夠的好處,要不就是在弔他的胃口。這種伎倆他見多了。 「那麼,」他毫不在乎地說道。「看來我必須親自驗證一下你說的是不是真話了。」他用一手抓住她兩隻手腕。若薇做着困獸之鬥,可是仍然無法阻止他。他不再多說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74)

「不要這樣對我,你可以隨便找別的女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若薇哀聲道,試圖避開腿間的熱度。藍道的反應是更加用力抵向她,他已迫不及待地需要她的柔軟。她身上淡淡的女性體香,和她年輕溫熱的肌膚勾起他許久未曾有過的饑渴。時尚書屋
真沒想到他居然會對一個不願委身相從的女仆產生如此強烈的慾望。「求求你……我從來沒和男人在一起過。」
她低聲說道,打出最後一張王牌,他不動了。一時之間藍道讓自己考慮她說的是不是真話。時尚書屋
不過那是不可能的。像她這種身分、這種長相,應該早在多年前就已非完壁了。對任何男人而言,漂亮的女仆都是容易得手又值得渴望的目標。
「我不信。」
藍道木無表情地答道。
「你該死,是真的!」
在隱然作痛的堅挺及無從解釋的強烈欲求驅策下,藍道拒絶去考慮她沒有撒謊的可能性。她一定是騙人的,他分析道,因為她怕事後得不到足夠的好處,要不就是在弔他的胃口。這種伎倆他見多了。
「那麼,」他毫不在乎地說道。「看來我必須親自驗證一下你說的是不是真話了。」
他用一手抓住她兩隻手腕。若薇做着困獸之鬥,可是仍然無法阻止他。時尚書屋
他不再多說便剝掉她的衣服,清冷的空氣和在白天裸程的陌生經驗使若薇哆嗦不已。藍道緩緩吸氣,她作嘔地閉上眼睛。他將一隻溫暖的大手輕柔地覆上她的胸腔,接着撫過天鵝絨般的肌膚……
若薇掙扎時,覺悟到他至少比她強壯十倍。他的胸毛掃過她身上,感覺像是生絲,這種觸感委實奇怪得難以言喻。我不相信真的發生了這種事,若薇想道,渾身發僵。
「這簡直大噁心了。」
她哽咽道。他的嘴往上移至她下顎細緻的線條,小心避免碰到她頸際的絲帕。
「這種評語實在很傷人;通常我的服務都可以得到較高的評價。」
藍道說道,微揚嘴角。她別過臉,繃緊全身的肌肉抗拒眼前發生的事。當他的手撫摸她小腹時,她一口氣堵在喉嚨喘不過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如果你放鬆的話,我相信對你來說會比較……容易忍受。」
他柔聲建議。若薇自覺將驚駭而死。這世界正在瘋狂地旋轉,使她腦中轟然作響。時尚書屋
男性肌膚的氣息和肥皂香味鑽進她鼻孔。
「不要!」她哽咽道,但那作夢也想不到的奇異觸摸仍然繼續下去,她像冰塊一樣躺着。他加重力道撫摸她,同時好奇地注視她僵硬的表情。他一直持續到兩顆屈辱的淚珠沿著她面頰滑落,不過他對她的反應似乎仍然不滿意。「你什麼時候才會住手?」她口中冒出這句話,使藍道抿住了嘴唇。時尚書屋
他不再努力取悅她了。
「你喜歡速戰速決?我會儘力讓你滿意的。」
他說道,她還來不及換口氣他便已毫不留情地撕扯她的柔軟。若薇痛得驚呼出聲,立刻拱起身體。他停住不動,注視着她臉上狂亂的表情。時尚書屋
藍道低聲說了句什麼,口氣中有一種無以名之的情緒。他捧起她的臉,但她既不願迎向他的目光也不願接受他嘴的碰觸。她不想讓他佔有,也不想被他安慰。他耐心地等待她適應他。時尚書屋
若薇覺得體內好像有東西在焚燒。現在我知道這是什麼滋味了,她獃滯地想道。正如玫蜜所說,充滿了痛苦和尷尬,肉體的慾望是低賤的。她聽說女人天生就是必須滿足男人的需求,提供自己的身體供他們取樂。時尚書屋
可是,若薇淒慘地想道,男人怎麼會認為這種事是樂趣?現在她懷疑自己永遠也不會心甘情願地獻身給某人了,這是一種侵犯,對她的貞操和尊嚴的一種侮辱。
謝天謝地,最後他終於吐了一口氣。若薇有氣無力,可憐兮兮地躺着,等他抽身退開以後,立刻便背過身子。她可以感覺到他的視線來回掃過自己的身體。藍道瞥了床單一眼,看見其上鮮紅的痕跡,輕輕搖搖頭。時尚書屋
即使有這麼明顯的證據,還是很難相信她原來竟是處女之身。截至目前為止,除了她以外他從未攫取過女性的童貞。二十八歲的藍道已閲人無數,但從未有任何女人能夠帶給他像剛纔那麼強烈的快感。在佔有她的過程中,不知何時他的肉慾已轉變為對她的脆弱的認知。時尚書屋
她是多麼無助,和她的無邪相較之下,他的快樂顯得無比殘酷。他不該這樣利用她,這種覺悟使他感到一陣羞愧,不過他還是用平常粗率無禮的態度將之掩飾起來。
「原來你說的是實話。」
他不動聲色地承認。若薇恨得全身哆嗦,不去看他。
「現在你可以放我走了。」
她恨恨地低語。
「你到底要我放你到哪裡去?」他問道,開始衡量她目前的處境。該死!現在他感覺自己該對她負起責任。
「回我僱主的寓所去。」

藍道皺起眉頭。他憶起曾和文氏夫婦有過一面之緣……他們小氣、痴肥,對身分地位比自己高的人巴結得要命。他們是否會對一個已遭摧殘的女仆存有憐憫之心,委實大有可慮。
「我正好認識文男爵夫婦,」最後他說道。「還有他們的女兒伊莎。」
他記得她是個無聊的小東西,依照傳統的標準看還算漂亮,不過實在乏味得可以。
「是伊蓮。」
若薇指正他,竟然莫名其妙地想偷笑。她向來懷疑別人是否也和自己一樣,覺得伊蓮平凡無奇。現在她可知道了。時尚書屋
「我覺得他們似乎並不是很能體恤僕人的人。他們不會歡迎你回去,想接替你職位的應該也大有人在。」

若薇不知如何回答,她心中明白他說的沒錯。
「我不在乎能去哪裡,我只想擺脫你。」
她苦澀地低聲說道。突然之間,藍道一心只想拔腿開溜,他不喜歡面對自己做下的好事。可是如果讓她走,這段記憶勢必會一直折磨他。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