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激情薔薇 第 5 頁


。難道你看不出來?我最希望的就是我的土地及各項產業能得到保障。就因為擔心,所以老得更快了。」伯爵眯着眼睛打量藍道,好像看他很不順眼。「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慢慢問道。「你好像什麼事都不在乎。你想要什麼?你的弱點在哪
作者:待考 / 頁數:(5 / 74)

雖然我情願把財產原封不動地移交,但是萬一你能力不足,我還是會儘量設法把財產分成兩份,讓你們兩個一起繼承。不過到目前為止,我還看不出你會謹慎地做重大決定,你那副弔兒郎當的樣子,也不像會讓家族中其他成員把你當做稱職的牧羊人。我必須承認,我壓根兒不相信你該得到柏家所有的產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和往常一樣,藍道不把事情當一回事又激怒了老人。他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好像柏家財富增長一倍或一貧如洗他都不在乎。
「我確信我沒有那種能力,爵爺。」
他漠然說道。「反正該不該繼承和有沒有能力兩者並無因果關係。不過有兩件事你可以放心:一是等輪到我繼承的時候,柏家財產必定是完整無缺的。時尚書屋
再來就是,我想這種狀況在可預見的許多年內都還不致發生。你的身體向來——」
「我的身體越來越差了。難道你看不出來?我最希望的就是我的土地及各項產業能得到保障。就因為擔心,所以老得更快了。」
伯爵眯着眼睛打量藍道,好像看他很不順眼。時尚書屋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慢慢問道。「你好像什麼事都不在乎。你想要什麼?你的弱點在哪裡?女人?賭博?老天知道不是酗酒--」
「多虧了我父親的溫柔呵護,對那方面我已經知道要小心了。」

藍道飲酒極有節制是人盡皆知的。他父親從小就逼他喝紅酒,說是為了預防痛風。沒多久他就變成了酒鬼。少年喪父以後那段時間,他的情況更是可悲。時尚書屋
要不是有他祖母插手來管這件事,他早就因酗酒而死了。
「我只知道我已為你費盡了心思,孩子。可是到目前為止,你一直讓我失望。你何時才會結婚?我什麼時候才看得到下一代繼承人?」
「繼承人。」
藍道複述,口氣中透着疲憊。「我想等我發現一個我願意和她混合血液的女人以後,你就可以看到了。」

「偉大的上帝,孩子,又不是沒有成千上萬的候選人,她們都願意接納你!你從未被一個正經女人吸引過嗎?可以娶回家的那種?」伯爵逼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不記得——」
「該死!我是否錯過了討論藍道韻事的機會?」考林慢吞吞的油腔滑調擾亂了氣氛。「那或許能讓一個死氣沉沉的下午有趣一些。」
他翩然走進房間,和平常一樣對自己的舉止儀態極為注意。他薄薄的鞋底在地板上沒有發出一點聲音。時尚書屋
他身穿一件艷紫外套,背後開叉,用臀部的鈕扣固定住。他的服裝還包括一件雪白的背心和金絲雀黃的長褲。考林將手舉到額前,提醒大家注意他小心弄亂的金色捲髮。
考林和藍道雖然只差了兩歲,兩人的外貌卻沒有一點相似之處。大多數人皆同意,考林繼承了柏家的相貌,臉孔和身材都很細緻。他的膚色蒼白晶亮,眼眸很特殊,是純綠色。他有如貓般優雅的行動方式更強調了纖長高貴的手足。時尚書屋
和他來往的那一票花花公子常會眼紅地表示老天爺對柏考林實在太厚愛了,因為他的五官、一舉一動,和說話的語調無不完美。藍道則不同,他比較粗曠,和考林恰成對比。他的眼眸是較深暗的棒色,其中的綠常會被無法區分的棕色所染。他比考林黝黑許多,是一種不流行的深色,而頭髮也是暗琥珀色,有別于燦爛的金色。時尚書屋
藍道比考林高得多,體型瘦削,不過全身都是結實有力的肌肉。這種體型非常適合體力勞動,然而對一位貴族而言卻不合宜,因為貴族應該完全不用工作。勞動是低下階層應負的責任,和王公貴人無關。
兩兄弟互相打量了一眼,繼而考林狡黠地笑笑。「最新的抱怨又是什麼啊?」他津津有味地問道。
「他該結婚了,」伯爵答道,嫌棄地望了考林一眼。「而你應該是個女人。你該死地太輕巧、太細皮嫩肉,不配當我的孫子。你們那群人的儀態、服飾和價值觀,都是從女人身上學來的。時尚書屋
你有點娘娘腔,我不喜歡。」

考林不為所動,只皺皺鼻子。「祖父,細皮嫩肉是一項貴族特權。如果你想討論儀表的話,請將注意力轉到藍道身上。他頭髮短得跟拳擊手沒兩樣,談吐更像磨坊工人。時尚書屋
更不用說他的皮膚黑得像吉普賽人了。」

藍道一張闊嘴微微扭曲。「至少我不穿緊身褡。」
他表示,考林冷冷地盯着他,將纖長的白手搭在腰上。
這兩兄弟之間毫無友愛可言,許是因為年齡相近,小時候常常打架的緣故吧!不過有時藍道會發覺自己心裡對考林還是有一種奇怪的好感,後者無害且優柔。他任由考林對他施展唇槍舌劍,因為那對他無法造成損傷。
「你怎麼不在倫敦追女人呢?」考林詢問。
「我馬上要到法國去料理一些生意上的問題。」

「真的,那可有意思。祝你好運。」
他越過房間,替自己斟了杯白蘭地。「是些什麼問題呢?」伯爵遞給他一張紙,考林一面隨意地看,一面對藍道發話。時尚書屋
「我聽說你上禮拜出席了節日宴會。怎麼,沒有引起你興趣的溫柔少女?」
「白衣白裙、金色捲髮、掌心濕黏、滿懷希望的女孩們、拉長了臉的鰥夫們和喋喋不休的媽媽們。不,沒有什麼讓我感興趣的東西。」

「是啊!」考林向伯爵說道。「這也不能怪他。」

「某人能,」藍道懶洋洋地應道,走到門口停下。「我動身以前,倫敦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
「你在那邊的時候,為什麼不到宮裡去做做關係?」伯爵悶悶不樂地建議。
「奉承王子就由考林負責吧!他比我會討那些皇室人物的歡心。」

「聖撒旦!」考林口沫橫飛地說道,白蘭地都噴到紙上了。「棉花裡面有石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