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斯佳麗 第 120 頁


以寬容的漠視忍受了姨媽們緊閉嘴唇的不讚成表情。甚至被外祖父叫去訓斥也沒有使她心煩意亂。她想起了莫琳·奧哈拉對他的簡慢評語。老僵瓜,她一想到就在內心格格地笑了起來。這使她勇氣
作者:待考 / 頁數:(120 / 272)

以寬容的漠視忍受了姨媽們緊閉嘴唇的不讚成表情。甚至被

外祖父叫去訓斥也沒有使她心煩意亂。她想起了莫琳·奧哈拉對他的簡
慢評語。老僵瓜,她一想到就在內心格格地笑了起來。這使她勇氣倍增,
所以在他讓她離開時,她竟大搖大擺地走到床前,吻了吻他的臉頰。「晚安,外公,」她眉開眼笑地說。時尚書屋
「老僵瓜,」當她走到過道里時,她又低聲說了一遍。當她來到餐
桌邊與姨媽們坐在一起時,她還在哈哈笑着。她的晚飯馬上端了上來。時尚書屋
盤子用一個閃閃發亮的銀質盤罩蓋着以使食物保暖。肯定這是不
久前才擦拭過的。只要有人對僕人們嚴加管理,她想,這幢房子就可以
運轉得很像樣子。外祖父卻讓他們為所欲為。這個老僵瓜。時尚書屋
「什麼事這麼好笑啊,?」寶蓮冷冰冰地問道。時尚書屋
「沒什麼,寶蓮姨媽。」當傑羅姆恭恭敬敬地揭開銀質盤罩時,斯
佳麗低頭看著堆積如山的食物露了出來。她不禁大聲地笑了。她平生頭
一遭不覺得肚子餓,因為她已經在奧哈拉家吃過盛宴。而她眼前的食物
足夠五六個人吃飽。她肯定是把廚娘給唬住了。時尚書屋
第2天早晨,在聖灰星期三的彌撒上,在姨媽們喜歡坐的包
廂席裡挨着尤拉莉坐了下來。這個包廂雅緻而不引人注目,從旁邊的通
道進入而且位於教堂的後部。正當她的膝蓋因跪在冰冷的地板上而開始
作疼時,她看到了她的堂親們進入了教堂,他們沿著中間的通道一直走
到最前面——當然應該這樣,想——佔據了整整兩個包廂。他們
是那麼魁梧,那麼生氣勃勃。而且色彩鮮艷。在紅色玻璃的映照下,傑
米幾個兒子的頭看上去就像一團團暖洋洋的爐火,而莫琳和女孩子們頭
上的帽子,也遮不住她們那耀眼的紅髮。由於沉醉在羡慕和對昨夜生日
晚會的回憶中,竟差一點沒有注意到那些魚貫而入的女修道院的
修女們。而她之所以催促姨媽們早一點趕到教堂,就是為的要確定來自
查爾斯頓的女院長仍在薩凡納。時尚書屋

是的,她就在那兒。尤拉莉發狂似地對她低語,命令她轉過身來面
對著聖壇,可卻毫不理會。她仔細觀察着女院長在走過去時的安
詳表情。心想,今天女院長一定會接見她。於是在彌撒進行期間,
她便作起了白日夢,幻想著在她使塔拉莊園恢復到原先的輝煌之後她將
舉辦的盛大晚會。晚會上將有音樂和舞蹈,就像昨晚一樣,而且晚會將
一直延續,延續幾天幾夜。時尚書屋
「!」尤拉莉低聲喝道。「不准哼那種歌。」
對著面前的彌撒書笑了。她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哼歌。她不
得不承認,《依靠背馬車上的佩姬》根本不是宗教音樂。時尚書屋
「我不相信!」說。她暗淡無光的眼睛在沾滿污跡的前額下
顯出困惑和委屈的神色,手指像爪子一樣緊緊抓住向尤拉莉借來的念
珠。時尚書屋
老修女以毫無感情的耐心把她的話又重複了一遍:「女院長要靜修一整天,作祈禱和齋戒。」她很同情,又加了一句解釋:「今天是聖灰星期三。」

「我知道今天是聖灰星期三,」几乎是在喊叫了。但接着她
便管住了自己的舌頭。「請轉告院長我很失望,」她溫和地說,「我明天再來。」
她一回到羅比亞爾家,馬上洗了臉。當她走下樓來到起居室時,尤
拉莉和寶蓮都明顯地大吃一驚,但她們誰也沒說什麼。在發脾氣
的時候,沉默是她們唯一感到可以安全使用的武器。但是當宣佈
說她要命令僕人把早餐端來時,寶蓮卻壯着膽子說道:「不等今天結束,你就會後悔的,。」
「我想象不出為什麼,」回答說。她把下巴一沉。時尚書屋
聽著寶蓮的解釋,她的下巴慢慢松垂下來。重新皈依宗教還
是不久前的事,所以她以為齋戒只是在星期五不吃肉而改為吃魚而已。時尚書屋
她因為喜歡吃魚,所以從未反對過這項規定。但是寶蓮對她講的那一套,
她卻極為反感。時尚書屋
在大齋節的四十天期間,每天只能吃一餐,而且那一餐還不能吃肉。時尚書屋
星期天是例外。雖然仍舊不准吃肉,但卻可以吃三餐。時尚書屋
「我不相信!」喊道,這已是一個小時內的第2次了。「我們在家裡的時候從來沒這樣做過。」
「因為那時候你們還是孩子,」寶蓮說,“不過我相信你母親肯定
是按規定守齋的。我不明白為什麼她在你們長大後不引導你們遵守大齋
節的教規,但也許那時候她在鄉下與外界隔絶,沒有神父指引,而且還
要抵銷奧哈拉先生的影響。”她的聲音越來越輕。時尚書屋
的眼睛裡燃起了戰火。「我倒很想知道,你所說的‘奧哈拉先生的影響’究竟是什麼意思?」
寶蓮垂下了眼帘。「大家都知道愛爾蘭人對教規一向是很隨便的。其實也不能怪他們,他們那地方畢竟是個可憐的文盲國家。」寶蓮虔誠
地在胸前畫了個十字。時尚書屋
氣得直跺腳。“我不想再站在這兒聽這些高傲自大的法國勢
利話。我爸爸是個好人,他的『影響』是做人要仁慈、慷慨,而這些你
們都一無所知。我還要告訴你們,昨天的整整一個下午我都和他的親戚
們待在一起,他們個個都是好人。我寧願受他們的影響,也不願被你們
這些血色蒼白的宗教徒的謹小慎微所左右。”
尤拉莉突然大哭起來。滿面怒容地看著她。我看這下她又要
抽抽搭搭地哭上半天鼻子了。我真受不了這一套。時尚書屋
寶蓮大聲地嗚咽起來。轉過身去凝視着她。寶蓮是從來不哭
的呀。時尚書屋
無可奈何地注視着那兩顆彎下的、頭髮灰白的頭和佝僂的
背,寶蓮看上去是那麼瘦弱。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