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斯佳麗 第 157 頁


「我永遠無法記牢他們。」懊惱地說,她至今仍搞不清薩凡納的那幾個奧哈拉家的兒女。「科拉姆一說你就容易搞得清了,」凱思琳說。“茉莉家除了她自 己,沒有半個奧哈拉家的人,
作者:待考 / 頁數:(157 / 272)

「我永遠無法記牢他們。」懊惱地說,她至今仍搞不清薩凡

納的那幾個奧哈拉家的兒女。時尚書屋
「科拉姆一說你就容易搞得清了,」凱思琳說。“茉莉家除了她自

己,沒有半個奧哈拉家的人,她寧可不要娘家奧哈拉這個姓。”
科拉姆接着凱思琳尖酸的評論,開始描述茉莉這人,她的丈夫叫羅
伯特·多納休,擁有一座占地百餘英畝的大農場,以物質條件來看,他
可以說是個「闊」人,愛爾蘭人稱之為「富農」。茉莉原本在多納休家
當廚娘,多納休的妻子去世後,過了一段相當的守喪期,她就成了他的
第2個妻子,他四個小孩的繼母。之後她自己又生了五個——老大雖是
早產了三個月,但他長得非常魁梧、非常健康——現在都已長大,各自
成家。時尚書屋
茉莉對她的娘家親戚相當冷淡,科拉姆站在超然的立場說。凱思琳
則嗤之以鼻,也許是因茉莉的丈夫是他們的地主吧!羅伯特·多納休除
了自己的農場外,再租下幾塊地來,並把一座較小的農場轉租給奧哈拉
家。時尚書屋
科拉姆開始一一列數羅伯特的兒女和孫兒女的名字,聽完那一長串
的家譜後,已忘了前面的名字,她顯得興趣缺缺,直到他談到她
的祖母。時尚書屋
“老奶奶現今依然住在一七八九年她丈夫在結婚之初,為她建造的
小屋裡。誰也無法勸她搬家。我和凱思琳的父親于一八一五年結婚,帶
着他的新娘搬進擁擠的小屋。當小孩一個個出世,他就在附近蓋了一棟
面積不小的房子,並特別為他年邁的母親在爐火旁安排了一張舒適的
床。但是老人家不願意搬過去住。於是肖恩就搬去和奶奶同住,而女孩
們——比如凱思琳——就負責照料他們。”
「那是免不了的,」凱思琳補充說。“其實除了掃地撣塵,奶奶並
不需要怎麼照顧,但是肖恩總會帶一些泥巴回家,踩在乾淨的地板上。時尚書屋

他老兄惹出來的縫補活兒也特別多!新衣服的鈕扣還沒完全縫上,他居
然就能把它穿破。肖恩是茉莉的哥哥,和我們只是同父異母的手足。他
是典型的窮人,差不多和蒂莫西一樣是個窮光蛋,差只差在他的年紀整
整大了二十多歲。”
聽得頭都昏了,不敢問那個蒂莫西又是哪號人物,生怕又有
十幾個名字劈頭蓋腦向她拋來。時尚書屋
不過也沒時間了。科拉姆打開車窗,高聲嚷嚷要馬車伕停車。“請
你停車,吉姆,我們等一下要拐入前面的一條小路。我要先下車,坐在
你旁邊,向你引路。”
凱思琳拉拉他的衣袖。“哦!親愛的科拉姆,我可不可以跟你下車,
自己走回家去,我已經等不及了,不會介意一個人坐馬車去茉莉
家的,對不對,?”她滿懷希望地衝着微笑,笑得那麼甜,
儘管心裡不情願單獨待上一會兒,也不好說不了。時尚書屋
她要是沒把手絹蘸上唾沫,擦掉臉上和皮靴上的灰塵,再抹一點皮
包裡銀瓶子內的香水和撲些香粉,畫上淡妝,她是不會草草率率就去奧
哈拉家那個大美人兒的家裡的——不管美人是否年已遲暮。時尚書屋

第5十章

通往茉莉家那條小巷穿過一座小蘋果園,在深藍色低空的襯托下,
薄暮把輕盈的花朵染成了淡紫。帶狀的櫻草花床圍着方形屋子的四周,
一切都顯得非常整潔。時尚書屋
屋內也非常整潔。客廳裡的全套用堅硬馬鬃做填塞料的傢具,都罩
着套子;每張桌子都鋪着漿熨過的白花邊桌布;擦得晶亮的黃銅爐架裡
的炭火沒有半點煤灰。時尚書屋
茉莉本人的穿著和儀態,更是無可挑剔。酒紅色禮服上綴着幾十顆
銀色的扣子,全都銀光閃閃,烏亮的頭髮整整齊齊束在一頂精緻、鑲有
花邊垂飾的抽綉白帽下。茉莉先把右頰湊上,再把左頰湊上,接受科拉
姆的親吻,然後在引見時對她表示「萬分歡迎」。時尚書屋
她甚至不知道我要來。儘管茉莉的確長得美若天仙,對她留
下的印象還是相當好。她一身柔滑的肌膚,見所未見。晶藍的眼
睛沒有黑眼圈或眼袋,也沒有魚尾紋。整張臉除了鼻子到嘴唇之間的那
兩道綫,沒有半條紋路,連女孩至少也有幾條,匆促估量一番就
下了總結。科拉姆一定弄錯了!茉莉不可能是五十開外的人。「真高興見到你,茉莉,你能留我在這漂亮舒適的房子住,真是感激不盡。」斯
佳麗滔滔不絶說。這棟房子倒不是真好得不得了。就算乾淨得像剛漆過
那樣,但是客廳並不比在桃樹街那棟房子裡最小的臥室大。時尚書屋
「天哪,科拉姆!你怎麼可以把我一個人留在那裡,自己先跑掉?」
隔天一見到科拉姆就抱怨。“那個可惡的羅伯特是全世界最無聊
的人,淨談他的奶牛,我的媽喲!還要扯每一隻牛能產多少奶。飯還沒
吃完,我都忍不住要哞哞地叫起來了。他們至少糾正我五十八次,說他
們吃的是正餐,不是晚餐。究竟有什麼不同啊?”
「在愛爾蘭,英國人管晚上吃的一頓叫正餐,愛爾蘭人則稱作晚餐。」
「可是他們不是英國人啊!」
「他們希望是。羅伯特有一回去繳租金,曾在伯爵公館裡和伯爵的代理人喝了一杯威士忌。」
「科拉姆!你在開玩笑。」
「我不是在開玩笑,而是在笑,親愛的。不必去操那個心,重要的是,你的床還舒服嗎?」
「還好!我累的時候,躺在玉米棒心上都睡得着。我倒是覺得經過昨天一整天的長途旅行,走走路特別好。這裡離奶奶的小屋遠嗎?」
「順着這條『步林』走,頂多四分之一英里。」
“『步林』,你們替每一樣東西取的名字都很好聽,我們通常稱這
種羊腸小路為『小道』,兩旁也不種樹籬。不過我倒想在塔拉種樹籬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