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面對面的殺戮 第 140 頁


戰鬥在身體和性格上留痕的例子二戰中也有。1945年時,梅根·盧埃林·麥卡姆利英國本土防衛後備隊的積極成員,自己說最恨針線活回憶起所在部隊中女兵南希·布朗的故事。列兵布朗,單身,來自
作者:待考 / 頁數:(140 / 160)

戰鬥在身體和性格上留痕的例子二戰中也有。1945年時,梅根·盧埃林·麥卡姆利英國本土防衛後備隊的積極成員,自己說最恨針線活回憶起所在部隊中女兵南希·布朗的故事。列兵布朗,單身,來自格拉斯哥的貧民窟,家裡已經沒有人了。傳統上女性在軍隊裡的活計她是做不了了,因為對家務她「一竅不通」。時尚書屋

布朗生就一副好身板,大大咧咧的,於是只能鏟煤、挖溝。她「喜歡和男人一塊幹活,沒什麼原因,就是因為適應。她是他們的『伴兒』,但這樣說沒有任何性的意味在裡頭,」麥卡姆利說。列兵布朗很快就厭煩了鏟子,沒告假就走了,從此再沒人見到過她。時尚書屋
一天,麥卡姆利去電影院,當認出屏幕上「英勇的游擊戰士」就是布朗時不禁大吃一驚。她心底一陣驕傲,臉也紅了,自此知道布朗「必鬚生活在危險中,這我們都做不了,本土防衛後備隊也沒法滿足他。」麥卡姆利真想大聲說:「那是我的姐妹啊,是後備隊的一員!」梅根·麥卡姆利,「無假缺勤」,收《「不值班」: 軍人的詩行和故事選——英語演講協會戰爭服務婦女俱樂部成員作於切斯特斯坦利宮》切斯特,1945,頁44—46。 麥卡姆利急促的敘述很多論者可能不喜歡,也正是這些論者看不慣列兵布朗這樣不會做家務的女人。時尚書屋
實際也是,越來越多的人把這種「男人婆」說成是變態,是同性戀,「只有法國大革命才熏陶得出來的怪物」。威廉·福斯、塞西爾·吉拉提,《西班牙角鬥場》倫敦,1938,頁304。另見瑪格麗特·格里菲思斯,《穿軍裝的黑茲爾》倫敦,1945,頁95及伊迪絲·肖克勞斯,「搖籃的手」,收肯尼思·布賴恩特、萊亞爾·威爾克斯,《我會打嗎?》牛津,1938,頁94。時尚書屋
女兵的支持者自然要反對這種粗俗的指稱,這樣的成見不僅無利於士氣它會讓本土防衛後備隊的女兵忙於關注自己的女人味或生殖力,從而會影響戰鬥效率,而且會影響徵兵。約翰·裡斯,《戰爭對心理學的影響》倫敦,1945,頁94—95。他建議部隊開設基本衛生課,這樣女兵就可以寬心了,知道其他人也會在服役期間懷孕「以表明絶育不是戰斗的當然組成部分」。婦女部隊的女發言人總是一再強調她們對傳統女性價值觀的認同: 部隊不會把她們「男性化」,反會重申其女性特質。時尚書屋
海倫·格溫·沃恩夫人1941年被免去本土防衛後備隊總管的職務,就是過于直白地認同「男性」價值觀會得到什麼下場的最好例證。表面上看,沃恩是因為年齡原因離職的她已經六十多了,但她的繼任者萊斯利·惠特利夫人卻有着不同的說法。據她說,沃恩之所以逐漸不受歡迎,是因為「她浸漬了太多的軍隊精神,以至想不通為何不把女性當做男性對待」。而她自己的觀點正好相反:「我們首先是女人,應不顧一切保持女人的品質。」

在這一點上,惠特利甚至有點走極端: 她在自傳1949年出版中反覆說自己不會使步槍,且再三跟讀者說,自己「對手槍有很大的戒心」。萊斯利·惠特利夫人,《倖存的想法》倫敦,1949,頁20。時尚書屋
女性部隊的「女人味」也在其他宣傳家的嘴邊提及。J.B.普里斯特利等作家就曾受人之託,撰文反駁女兵會被「去女性化」的說法。在《英國女性走上戰場》1943中,他反覆強調摸槍弄炮的女人自有其韻味。他告訴讀者,在英國皇家海軍婦女服務隊中服役的女子在魚雷快艇上操作機槍時都戴着「非常女性化、非常漂亮、別緻的」帽子。時尚書屋

他的原話是:

這也是我們這個奇怪時代的一大誘人諷刺了,一位皮膚白皙、若有所思的少女,那神態好像在痴視着春天樹林裡的叢叢圓葉風鈴草,誰曾想她正在為一次危險行動作準備,正要在敵船的舷側炸開一個大洞,把船上數百人送上西天。J.普里斯特利,《英國女性走上戰場》倫敦,1943,頁24。時尚書屋
羅伯特·威廉森在為婦女志願預備役辯護時一語點破: 這些女性「把對家庭生活的愛好帶上了火線」。她們既不是「一群亞馬孫女戰士」,也並不「古怪」。羅伯特·威廉森,「女性動員」,日期不詳二戰。他指的是婦女志願預備役。時尚書屋
有一種看法更合女兵心意。它沒有含沙射影,說女戰士「其實不是」女人,而是指出,正是因為她們極具女性氣質才殺得了人。雖然不時被人嘲諷,常是別人害怕的對象,女戰士作為一個整體還是有着很高的社會聲望。几乎沒有人懷疑,女性在為了保護丈夫、情人和孩子時是不惜去殺人的。時尚書屋
和平主義者認為女性下不了手,因為她們有母性。同樣,在解釋她們為什麼能下得了手時,也要回到她們的母性上來。時尚書屋
第10

:木蘭從軍木蘭從軍 8

認為女性在保護弱者時會顯現出進攻欲的觀點,大多源於當代心理學,尤其是本能學說。該理論認為,男性之所以敢去殺人是因為他們有「殺手」或好戰本能,而這是在若干世紀的戰鬥中進化得來的。在這個層面上,本能學說讓論者可以輕鬆解釋戰鬥為何要把女性排除在外: 因為進化的原因,女性根本不具備這一本能,威廉·麥克杜果說。威廉·麥克杜果,《社會心理學入門》,9版倫敦,1915,頁59。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