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面對面的殺戮 第 148 頁


一般人認為,女性戰士不是沒有女人味,就是有太多的母性衝動,因而變得不好控制、凶殘,而且不如男兵誠實。這不獨戰爭才有。瓊·埃爾施坦在她頗富爭議的小說《女人和戰爭》芝加哥,1995中就
作者:待考 / 頁數:(148 / 160)

一般人認為,女性戰士不是沒有女人味,就是有太多的母性衝動,因而變得不好控制、凶殘,而且不如男兵誠實。這不獨戰爭才有。瓊·埃爾施坦在她頗富爭議的小說《女人和戰爭》芝加哥,1995中就說女性暴力是無形、野蠻的,無法抑制,而且這樣的想法很普遍。她們的行為不像男兵那樣受限制,所以很快就淪落到一種「潑婦」狀態,「沒有情感也沒有理性」。時尚書屋

卡羅琳·普雷恩,《戰時社會1914—1916》倫敦,1931,頁140。一般的文學作品強化了這種印象。約翰·菲納莫以青春期少男為讀者的小說便經常把女戰士描繪得面目猙獰。他的《突襲加打鬥》1906記述的是一個英國人和一個美國人在馬其頓的「奇遇」,其中有對女殺手的描寫。時尚書屋
菲納莫在她們身上灌注了大量的女性特徵。在一個高潮迭起的營救場面中,小說中的英國青年莫里斯,就在他要被一名狂野的庫爾德人刺中的一剎那,那人「貪婪的」勝利吼叫因一個「奇怪的戰士」戛然而止,而他的面部有「飄衣」拂過。這個女人莫里斯「在村裡的最後一夜就是她招待的」抓住了庫爾德人的頭,「敏捷地一抹」,「尖刀」就穿透了他的喉嚨,「劃」了道口子,登時「血如泉湧」。菲納莫告誡他的年輕讀者不要「小瞧」了這些女性:「不把護崽的野貓當回事」是要吃苦頭的。時尚書屋
這些女人「身強力壯、肌肉結實,是多年下地勞作的結果」,而且更在點子上的是支撐她們的是「心頭的怒火,在她們面前,男性的鋭氣不免像陽光下的蠟燭那樣暗淡無光」。佩着寬刀的她們「是為了孩子不受難以言狀的痛苦而戰斗的」,因此「一上戰場就好像出籠的母大蟲」。約翰·菲納莫,《突襲加打鬥: 英美戰士馬其頓奇遇記》倫敦,1906,頁123—124。母性的力量讓女人成了人見人怕的殺手。時尚書屋
換句話說,生物的衝動讓女性不太敏于所謂的騎士戰爭的規則。在西班牙,據說女戰士對戰俘比男性還要生硬。彼得·凱姆普,《我的有麻煩》倫敦,1957,頁23。對西班牙內戰中女戰士表現的精彩論述,見瑪麗·納什,「『保安隊士兵』和後方女英雄: 西班牙革命浪潮1936—1939中的女性形象」,《歐洲思想史》,11期1989,頁235—244。時尚書屋

二戰中也有人責怪女兵要比她們的男同胞厲害許多,因為她們沒有「男性那種對公正和忍耐的超乎個人的追求」。柯利·諾克斯,《都是英雄》倫敦,1941,頁156。另見W.麥克斯韋爾,《心理學角度回顧一戰》倫敦,1923,頁48—49。在朝鮮,女性突擊隊員「向來不妥協」,「甚至比其男性戰友還要讓人害怕!」萊昂內爾·海明,「天上掉下個龍騎兵」,頁151,澳大利亞戰爭紀念館藏。時尚書屋
客觀地講,沒有證據表明女戰士的手段更不道德。弗洛拉·桑德斯就記得至少有一次,她訓斥自己的男性戰友做事不夠堂正大度他們要拿一個受了傷的保加利亞人和她比槍法,她一把扔下槍,諷刺說:「你們這幫人膽子真夠大的!幹嗎不挑個能還手的?」弗洛拉·桑德斯,《女兵自傳: 與塞軍歷險簡記,1916—1919》倫敦,1927,頁156。 當然,女人要是「撒起野」來,要比男性部隊「放手」時更加駭人。例見威廉·福斯和塞西爾·吉拉提在其《西班牙角鬥場》倫敦,1938,頁304中對女民兵把戲的描述。時尚書屋
第10

:木蘭從軍木蘭從軍 16

態 度 轉 變

只是到了越戰以後,英、美、澳軍中女性的地位才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1970年代開始,和平時期女性在軍中的比例有了迅速的增長。從1979年到1990年,澳大利亞防務部隊中女性的比例從不到6%增加到11%。到1990年,澳大利亞女性已經可以到靠近前線且「與戰鬥相關」的崗位工作,但仍不能做可能導致貼身近戰的工作比如裝甲、炮兵、步兵部隊時尚書屋
在美國,美軍中的女性比例從1970年代頭兩年的不到2%上升到中期的近5%,再到1990年的7%。在英國,截止1980年代末,女兵占到了部隊人數的10%。伊麗莎貝塔·亞迪斯,「女性和當兵的經濟後果」,收亞迪斯、瓦萊里亞·拉索,《女兵: 想象和現實》巴辛斯托克,1994,頁7—10;喬治·奎斯特,「問題」,收南希·戈德曼,《女兵——戰士還是非戰士?歷史情況和當代視角》康涅狄格,1982,頁232;休·史密斯,「出於道德原因抗拒某些戰爭: 澳大利亞在越戰中,1965—1972」,《戰爭與社會》,8卷1期1990年5月,頁125及131。英國皇家陸軍婦女隊自1981年起開始向女兵發放武器,但如果她們個人「確實不願意」,又另當別論。時尚書屋
空軍女戰士可以選擇是否學習使用武器,但海軍就沒得選了。英國女兵因為在電波里調門很高,所以人送外號「金翅雀」的真刀真槍更可能是在北愛爾蘭。那兒有北愛爾蘭婦女防務兵團,是專門對付女性恐怖分子的。南希·戈德曼、理查德·斯泰茲,「英國和世界大戰」,收戈德曼,《女兵——戰士還是非戰士?歷史情況和當代視角》康涅狄格,1982,頁38及45。時尚書屋
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女性在軍隊中日漸被接受,原因很多。最重要的恐怕就是適齡的男性人數不夠。此前50年代到70年代出生率的陡降嚴重影響了男性的兵源。在英國,從1982年到1994年,15到19歲人口的比例下降了30%。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