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傲慢與偏見 第 107 頁


「你罵我的話,哪一句不是活該?雖然你的指斥都沒有根據,都是聽到人家以訛傳訛,可是我那次對你的態度,實在應該受到最嚴厲的責備。那是不可原諒的。我想起這件事來,就免不了痛恨自己。」
作者:待考 / 頁數:(107 / 113)

「你罵我的話,哪一句不是活該?雖然你的指斥都沒有根據,都是聽到人家以訛傳訛,可是我那次對你的態度,實在應該受到最嚴厲的責備。那是不可原諒的。我想起這件事來,就免不了痛恨自己。」

伊麗莎白說:「那天下午的事,究竟應該誰多負責任,我們也用不着爭論了,嚴格說來,雙方的態度都不好,不過從那次以後,我覺得我們雙方都比較有禮貌些了。」
「我心裡實在過意不去。幾個月以來,一想起我當時說的那些話,表現出的那種行為,那種態度,那種表情,我就覺得說不出地難過。你罵我的話,確實罵得好,叫我一輩子也忘不了。你說:『假如你表現得有禮貌一些就好了。時尚書屋
』你不知道你這句話使我多麼的痛苦,你簡直無從想象;不過,說老實話,我也還是過了好久才明白過來,承認你那句話罵得對。」
「我萬萬想不到那句話對你有那樣大的影響。我完全沒有料到那句話竟會叫你難受。」
「你這話我倒很容易相信。你當時認為我沒有一絲一毫真正的感情,我相信你當時一定是那樣想法。我永遠也忘不了,當時你竟翻了臉,你說,不管我怎樣向你求婚,都不能打動你的心,叫你答應我。」
「哎喲,我那些話你也不必再提,提起來未免不象話。告訴你,我自己也早已為那件事覺得難為情。」
達西又提起那封信。他說:「那封信……你接到我那封信以後,是否立刻對我有好感一些?信上所說的那些事,你相信不相信?」
她說,那封信對她影響很大,從此以後,她對他的偏見都慢慢地消除了。
他說:「我當時就想到,你看了那封信,一定非常難受,可是我實在萬不得已。但願你早把那封信毀了。其中有些話,特別是開頭那些話,我實在不願意你再去看它。我記得有些話一定會使你恨透了我。」


「如果你認為一定要燒掉那封信,才能保持我的愛情,那我當然一定把它燒掉;不過話說回來,即使我怎樣容易變心,也不會看了那封信就和你翻臉。」
達西說:「當初寫那封信的時候,我自以為完全心平氣和,頭腦冷靜;可是事後我才明白,當時確確實實是出於一般怨氣。」
「那封信開頭也許有幾分怨氣,結尾卻並不是這樣。結尾那句話完全是一片大慈大悲。還是不要再去想那封信吧。無論是寫信人也好,受信人也好,心情都已和當初大不相同,因此,一切不愉快的事,都應該把它忘掉。時尚書屋
你得學學我的人生觀。你要回憶過去,也只應當去回憶那些使你愉快的事情。」
「我並不認為你有這種人生觀。對你來說,過去的事情,沒有哪一件應該受到指責,因此你回憶起過去的事情來,便覺得件件滿意,這與其說,是因為你人生觀的關係,倒不如說,是因為你天真無邪。可是我的情形卻是兩樣。我腦子裡總免不了想起一些苦痛的事情,實在不能不想,也不應該不想。時尚書屋
我雖然並不主張自私,可是事實上卻自私了一輩子。從小時候起,大人就教我,為人處世應該如此這般,卻不教我要把脾氣改好。他們教我要學這個規矩那個規矩,又讓我學會了他們的傲慢自大。不幸我是一個獨生子有好幾年,家裡只有我一個孩子,從小給父母親寵壞了。時尚書屋
雖然父母本身都是善良人特別是父親,完全是一片慈善心腸,和藹可親,卻縱容我自私自利,傲慢自大,甚至還鼓勵我如此,教我如此。他們教我,除了自己家裡人以外,不要把任何人放在眼裡,教我看不起天下人,至少希望我去鄙薄別人的見識,鄙薄別人的長處,把天下人都看得不如我。從八歲到二十八歲,我都是受的這種教養,好伊麗莎白,親伊麗莎白,要不是虧了你,我可能到現在還是如此!我哪一點不都是虧了你!你給了我一頓教訓,開頭我當然受不了,可是我實在受益非淺。你羞辱得我好有道理。時尚書屋
當初我向你求婚,以為你一定會答應。多虧你使我明白過來,我既然認定一位小姐值得我去博她歡心,我又一味對她自命不凡,那是萬萬辦不到的。」
「當初你真以為會博得我的歡心嗎?」
「我的確是那樣想的。你一定會笑我太自負吧?我當時還以為你在指望着我、等待着我來求婚呢。」
「那一定是因為我態度不好,可是我告訴你,我並不是故意要那樣。我決不是有意欺騙你,可是我往往憑着一時的興緻,以致造成大錯,從那天下午起,你一定是非常恨我。」
「恨你!開頭我也許很氣你,可是過了不久,我便知道究竟應該氣誰了。」
「我簡直不敢問你,那次我們在彭伯裡見面,你對我怎麼看法。你怪我不該來嗎?」
「不,哪兒的話;我只是覺得驚奇。」
「你固然驚奇,可是我蒙你那樣抬舉,恐怕比你還要驚奇。我的良心告訴我說,我不配受到你的慇勤款待,老實說,這當時的確沒有料到會受到份外的待遇。」
達西說:「我當時的用意,是要儘量做到禮貌周全,讓你看出我氣量頗大,不計舊怨,希望你知道我已經重視了你的責備,誠心改過,能夠原諒我,沖淡你對我的惡感。至於我從什麼時候又起了別的念頭,實在很難說,大概是看到你以後的半個鐘頭之內。」
然後他又說,那次喬治安娜非常樂意跟她做朋友,不料交情突然中斷,使她十分掃興;接着自然又談到交情中斷的原因,伊麗莎白這才明白,當初他還沒有離開那家旅館以前,就已下定決心,要跟着她從德比郡出發,去找她的妹妹,至於他當時所以沉悶憂鬱,並不是為了別的事操心,而是為了這件事在轉念頭。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