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幻滅 第 49 頁


理,她的作風在巴黎簡直近乎吝嗇了。她帶著稅務局的一張匯票,將近兩萬法郎,打算貼補四年的額外開銷;此刻她已經擔心資金不足,要欠債了。夏特萊告訴她公寓只花她六百法郎一月。杜
作者:待考 / 頁數:(49 / 204)

理,她的作風在巴黎簡直近乎吝嗇了。她帶著稅務局的一張匯票,將近兩萬法郎,打算貼補

四年的額外開銷;此刻她已經擔心資金不足,要欠債了。時尚書屋
夏特萊告訴她公寓只花她六百法郎一月。時尚書屋
杜·夏特萊看見娜依斯渾身一震,便說:“呃,小意思。——你還有一輛包車,每月五
百法郎,連房租統共是五十路易。除此以外,你只消管衣着了。要同闊人來往的婦女只能這
樣。如果你有心替德·巴日東先生謀一個稅務局長或者宮廷的職位,萬萬不能露出寒酸樣
兒。在這裡,好處只給有錢的人。你有冉蒂做跟班,有阿爾貝蒂娜服侍,已經很運氣了,巴
黎的仆役是個大漏洞。至于伙食,象你這樣不久就要走紅的人是難得在家吃飯的。”
德·巴日東太太和男爵兩人談着巴黎,杜·夏特萊報告當天的新聞,許許多多的無聊事
兒,你不知道就不成其為巴黎人。他又告訴娜依斯買東西應該上哪些鋪子:頭巾是埃爾博做
的好,帽子和睡帽要向朱麗葉買;又給她一個女裁縫的地址,代替維克托莉;總之他讓
德·巴日東太太明白,昂古萊姆的鄉氣必須去掉。臨走他又想出一個好主意。時尚書屋
「明兒我可以在戲院裡弄到一個包廂,」他很隨便的說,「我來接你和德·呂邦潑雷先生同去。讓我在巴黎替你們當個嚮導。」
德·巴日東太太看他邀請呂西安,私忖道:「他有這點兒氣量,我倒沒想到。」
六月裡,部長們的包廂無處安排:政府黨的議員和他們的後台老闆收割葡萄或者監督收
成去了,平日請託最多的熟人不是下鄉就是出門旅行;那時巴黎各戲院最好的包廂便出現一
批古怪的客人,只露一次面,給人的印象賽過一張舊地毯。杜·夏特萊有心利用機會,不用
破費什麼,請請娜依斯,那些娛樂也最配外省人的胃口。第2天,呂西安第1次上門,沒有
遇到路易絲。德·巴日東太太在外面買幾樣必需品。她聽著夏特萊的指點,同那些大名鼎

鼎,神氣儼然的時裝專家商量去了。她已經寫信給德·埃斯巴侯爵夫人,報告她到了巴黎。時尚書屋
儘管在外省當過長時期的領袖,自信很強,這時照樣提心吊膽,怕自己鄉氣。她相當聰明,
知道女人之間的交際全靠第1面的印象;雖然她自以為很快就能和德·埃斯巴太太那樣高級
的婦女並駕齊驅,覺得開頭還是需要人家包涵,討人喜歡的因素一個都不能放過。因此她很
感激夏特萊給她門道,讓她能夠配合巴黎的時髦社會。碰巧當時侯爵夫人的處境使她很樂意
幫助丈夫的親屬。德·埃斯巴侯爵不知為什麼過着隱居生活,對產業、政治、家屬、妻子不
聞不問。侯爵夫人在可以自由行動的情形之下,需要輿論支持;有機會代替侯爵照顧他的家
屬,再高興沒有。她有心把這件事做得人人知道,格外顯出丈夫的不是。她當天回了一封親
熱的信給德·奈格珀利斯家的小姐,德·巴日東太太。信裡的話說得非常好聽,你直要在社
會上混了相當時間才會發覺內容空虛。時尚書屋
久聞大名,不勝仰慕;有機會同家屬相聚,更其高興。巴黎的友誼並不可靠,所以很想
在世界上多一個知己;否則長此與外人往還,未免過于虛妄。大姑倘有差遣,無不效勞。實
因小恙,不能趨前拜訪。辱承垂念,先布謝忱。時尚書屋
呂西安第1次在幾條大街跟和平大街之間溜躂,象初到巴黎的人一樣只顧看景緻,來不
及注意人物。在巴黎,首先引起注意的是規模宏大:鋪子的華麗,房屋的高度,車馬的擁
擠,隨處可見的極度奢華與極度貧窮的對比,先就使你吃驚。富於想象的呂西安想不到有這
些同他不相干的群眾,覺得自己大大的縮小了。在外省有些名氣,無論到哪兒都感到自己重
要的人,突然之間變得毫無身價是很不習慣的。在本鄉是個角色,在巴黎誰也不拿你當人,
這兩個身分需要有一段過渡才行,太劇烈的轉變會使你失魂落魄。青年詩人平素有什麼感
情,思想,總有人和他交流,聽他傾訴,便是極小的感觸也能找到共鳴的心靈;這樣的人勢
必覺得巴黎一片荒涼,可怕得很。呂西安漂亮的藍色禮服還不曾拿來,身上穿的即使不算破
爛,至少很寒酸,因此他等德·巴日東太太回家的當口再去的時候,不免感到拘束。杜·夏
特萊男爵比他先到,隨即帶他們到牡蠣岩飯店吃飯。呂西安被巴黎天旋地轉的速度攪昏了,
對路易絲又不能說什麼話,車上有第3者在場;他只能捏捏路易絲的手,路易絲態度和藹,
表示瞭解他的意思。吃過晚飯,夏特萊帶兩個客人上滑稽歌舞劇院。呂西安見到夏特萊便心
中不快,恨天下竟有這種巧事,他也會到巴黎來。稅務稽核所所長說他此番出門是為了施展
抱負:希望進隨便哪個衙門當個秘書長,在參事院兼一個評議官;他特意來要求人家履行諾
言,象他這樣的人材總不能老是做稽核所所長;他寧可閒着,不是當國會議員便是再進外交
界。說話之間,他身價越來越高了。呂西安隱隱然承認,過時的花花公子的確熟悉巴黎,是
一個高明的交際家;更難堪的是呂西安吃飯看戲都沾了他的光。凡是詩人驚惶失措的場合,
前任的首席秘書都如魚得水。呂西安的遲疑,驚奇,問話,未經世面而閙的笑柄,叫他的情
敵杜·夏特萊看著微笑,好比老水手笑新水手立腳不穩。呂西安第1次在巴黎看戲,很有興
趣,心慌意亂的不愉快總算有所補償。那個晚上很值得紀念,因為他對外省生活的觀念不知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