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字【霍桑】 第 9 頁


在這段時間裡,海絲特·白蘭一直站在高台上,牢牢盯視着那陌生人;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他身上,那一陣子,她的視界內的一切目標全都從她眼前消失了,只剩下了他和她兩個人。或許,在另外一種場
作者:霍桑 / 頁數:(9 / 69)

在這段時間裡,海絲特·白蘭一直站在高台上,牢牢盯視着那陌生人;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他身上,那一陣子,她的視界內的一切目標全都從她眼前消失了,只剩下了他和她兩個人。或許,在另外一種場合同他邂逅要益發可怕。如今呢,她那本來只該在壁爐旁恬靜的柔光中b在家中幸福的暗處或在教堂的莊嚴氣氛籠罩下才能看到的姿容,卻在聚攏來的全鎮人面前,被大家象看熱閙似的死盯着:炎炎的午日燒灼着她的面孔,照亮了臉上的恥辱,她胸前佩着醜陋的鮮紅標記,懷中抱著因罪孽而生下的嬰兒。此情此景雖然可怕,但她卻感到這數以千計的旁觀者的存在倒是一種庇護。時尚書屋

她這樣站着,在她和他之間隔着這麼多入,總比只有他們倆面面相溯要好受一些。她確實向這種示眾場面尋求着避難之所,唯恐這項保護傘會從她身邊撤掉。她的腦際充滿了這種種念頭,對於她身後傳來的話語竟然充耳不聞y直到後來那嚴肅的話音越來越高地一再重複她的名字,使得在場的所有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了。時尚書屋
「聽我說,海絲特·白蘭!」那聲音喊道。時尚書屋
前面已經提及,就在海絲特·白蘭站立的高台的正上方.有一處陽台,或者說是露天走廊,是從議事廳延伸出來的。當年,在地方陡官開會中間如果要發佈什麼公告,需要鎮民都來出席聆聽時,就在這裡舉行種種儀式。今天,為了目睹我們上面所描寫的場面,貝靈漢總督親自坐陣,椅子後面站着四個持朝的警衛充當儀仗。他帽子上插着一支黑羽毛,大氅上綉着花邊,裡面襯着的是黑絲絨緊身衣;他是一位中長的紳士,皺紋中印下了他的艱苦的經歷。時尚書屋
他出任這一地區的首腦和代表很適當,因為這一殖民地的起源和發展及其現狀,並非取決於青春的衝動,而有賴于成年的嚴厲和老練,以及老中的權謀和手腕;他們所以能成就頗多,恰恰因為他們的幻想和希望有限。環繞着這位總督的其他顯要,一個個都威風凜凜,因為他們所屬的時代,官方機構被公認為具有神權制度的仲聖性。不消說,他們都是為人聖潔、主持正義的好人。然而,要從整個人類大家庭中遴選出同等數量的英明賢德之士絶非易舉,假如讓這種人坐下來審判一個犯了罪的女人的心靈,並分清善與惡的交錯盤結,比起海絲特·白蘭此時轉過身來面對著的這伙表情倡滯的聖人們,不一定高明多少。時尚書屋

確實,她似乎深知這一點,不管她期待着什麼樣的同情,只能到人群中的博大及溫暖曲胸懷中去尋求,因此,當她始眼朝陽台上望去時,這個不幸的女人立時面色蒼白,周身顫慄了。時尚書屋
剛纔呼喊她注意的聲音發自德高望重的約翰·威爾遜牧師,他是波士頓神職人員中年事最高的一位,如同當年從事這一職業的他的同輩人一樣,他也是一位大學者,此外,他還是個親切和藹的人。不過,他的這種待人親切和藹的心腸,並沒有象他那聰明才智的頭腦一樣得到仔細認真的栽培,老實講,於他來說,這種好心腸與其值得自我慶幸,不如視作一種恥辱。他站在那裡,便帽下面露出一綹灰白的假髮;他那雙習慣於他的書齋中朦朧光線的灰色眼睛,在這纖變不染的陽光中,也象海絲特的嬰兒的眼睛一樣眨着。他那副樣子就象我們在古舊的經書扉頁上看到的黑色木刻肖像;而當他此時邁步向前,干與人類的罪孽、情慾和苦惱時,他的權力也並不比那些肖像為多。時尚書屋
「海絲特·白蘭,」那牧師說道,「我已經同我這裡這位年輕的兄弟爭論過,而你正是有幸坐聽他佈道的,」——此時威爾遜先生把手放在身邊一個臉色蒼白的年輕人的肩頭——「我說,我曾經試圖說服這位虔誠的青年,要由他面對蒼天,在這些英明而正直的長官面前,在全體人民的旁聽之下,來處理你的問題,觸及你罪孽中邪惡而陰暗的一面。由於他比我更瞭解你的秉性,他應該是個更合格的法官,他更清楚應該選用什麼樣的剛柔相濟的辭令,來克服你的桀驁不馴;以使你不再隱瞞那個誘惑你如此墮落的人的姓名。然而,儘管他的才華超出了他的年齡,卻仍有年輕人的優柔,他同我爭辯說,強制一個婦女在光天化日之下和大庭廣眾之中,敞開自己內心的隱私,是和婦女的本性格格不入的。確實,我試圖說服他,恥辱在於苟且罪孽的當時,面不在於袒露罪孽的事後。時尚書屋
你再說一遍吧,丁梅斯代爾兄弟,你對此看法如何?到底該由你呢還是由我,來探究這可憐的罪人的靈魂呢?」
陽台上那些道貌岸然、可尊可敬的先生們彼此一陣交頭接耳,貝靈漢總督表達了這陣竊竊私語的主旨,他說話時語氣莊重威嚴,不過仍含有對他招呼着的那年輕牧師的尊敬。時尚書屋
「善心的了梅斯代爾牧師先生,」他說,「你對這女人的靈魂負有極大的責任。因此,應該由你來規勸她悔過和招供,以證明你盡職盡責並非枉然。」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