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世無定事 第 73 頁


就在他這樣想的時候,門鈴響起。馬洛裡讓門鈴響過三遍才爬起來,在浴衣外面又披上一件睡袍,來到起居室裡。 他站在門後問,「誰啊?」他裝出瞌睡的口氣。門外一個聲音在說:「馬洛裡大夫?
作者:西德尼·謝爾頓 譯者:頌橘、令柔 / 頁數:(73 / 81)

就在他這樣想的時候,門鈴響起。馬洛裡讓門鈴響過三遍才爬起來,在浴衣外面又披上一件睡袍,來到起居室裡。

他站在門後問,「誰啊?」他裝出瞌睡的口氣。門外一個聲音在說:「馬洛裡大夫?」
「是我。」
「我是伯恩斯探長,舊金山警察局的。」
「警察局?」口氣中有一種讓人信以為真的驚訝。馬洛裡把門打開。
站在門口的人拿出警徽給他看。「我可以進來嗎?」
「可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認識亨特大夫嗎?」
「我當然認識。」他臉上露出大吃一驚的表情。「凱特發生什麼事了嗎?」
「你今天晚上是不是和她在一起的?」
「是的。我的上帝!快告訴我出什麼事了?凱特好嗎?」
「我恐怕我只有壞消息。亨特大夫死了。」
「死了?我不相信。怎麼死的?」
「很顯然她是想自己動手打胎,結果出事了。」
「噢,我的上帝啊!」馬洛裡說著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這都是我的錯。」
探長正細心地觀察着他。「你的錯?」
「是的。我……亨特大夫和我就快結婚了。我對她說過,我認為現在就要孩子不是個好主意。我想等一等再說。時尚書屋
她也同意了。我建議她去醫院,讓他們來辦,但她大概是決定要自己……我……我不能相信。」
「你什麼時候離開亨特大夫的?」
「大約是10點左右。我送她到公寓下車,然後就離開了。」
「你沒進房間?」
「沒有。」
「亨特大夫沒向你談起過她打算要做的事?」
「你是說關於……?不,一個字也沒提。」
伯恩斯探長拿出一張名片。「如果你想起任何對我們有幫助的事,大夫,就給我打電話,我會很感激的。」
「當然可以。……你想不到這事讓我有多震驚。」

佩姬和霍尼徹夜未眠,談論着發生在凱特身上的慘禍。她們一遍又一遍地回想著這件事,覺得心驚肉跳而又難以置信。
9點鐘,伯恩斯探長又過來看看。
「早上好。我想告訴你們,昨夜我和馬洛裡醫生談過話。」
「有什麼結果?」
「他說他們一道出去吃晚飯,他開車送她回來,然後就回家去了。」
「他在撒謊,」佩姬說。她在極力思索着。「等一下!法醫在凱特屍體上有沒有發現精液的痕跡?」
「是的,的確發現了。」
「好,那麼,」佩姬激奮地說,「這證實他在撒謊。他的確和她上了床並且——」
「我今天早晨去和他談了這事。他說他們在外出吃飯前有過性交。」
「噢。」佩姬不願就這樣放棄努力。「他的指紋會留在他用來殺害她的刮宮器上的。」她的口氣急不可耐。時尚書屋
「你們找到指紋沒有?」
「是的,大夫,」他耐心地說。「指紋都是凱特的。」
「這是不可能的——等一下!那他就是帶了手套,幹完之後就把凱特的指紋留在刮宮器上。這種判斷對嗎?」
「聽上去就像是個謀殺案故事,你是不是看了不少電視?」
「你不相信凱特是被謀殺的,是吧?」
「我恐怕我不相信。」
「他們做過屍體解剖了嗎?」
「做過了。」
「結果?」
「法醫把它列為意外死亡。馬洛裡醫生告訴我,她決定不要這個孩子,所以顯然她——」
「走進浴室,然後把自己宰了?」佩姬打斷他的話。「看在上帝的份上,探長啊!她是個醫生,是個外科醫生!在這個世界上她沒有任何理由要對自己下手。」
伯恩斯探長思考着,然後說:「你認為是馬洛裡勸她墮胎,試圖幫她一把,等到出事就溜了?」
佩姬搖搖頭。「不。事情不可能是這個樣子的。凱特永遠不會同意的。時尚書屋
他是蓄意殺人。」她一邊想一邊說出聲來。「凱特身強力壯。她只有在失去意識的情況下,才會讓他……幹成這事。」

「驗屍報告表明,沒有任何攻擊,或者別的足以造成她失去意識的重創痕跡。她的脖子上也沒有被勒後留下的傷痕……」
「有沒有服用過安眠藥的跡象或者……?」
「什麼也沒有。」他看見佩姬臉上的表情。「我看這不像謀殺。我想亨特大夫是判斷失誤,而且……我很抱歉。」

她看著他朝門口走去。「等一等!」佩姬說。「總得有動機吧。」
他轉過身來。「那倒不一定。馬洛裡說她是同意墮胎的。這樣我們就沒有留下多少餘地,對嗎?」
「留在你手上的是一樁謀殺案,」佩姬頑固地說道。
「大夫,我們目前所不具有的是任何證據。這是他對被害人的一面之辭,但凱特已死,查無對證。我實在抱歉。」
佩姬看著他離開。
我決不讓肯·馬洛裡就此逃脫,她絶望地想著。
傑森過來看望佩姬。「我都聽說了,」他說道。「我簡直不能相信!她怎麼會對自己幹出這樣的事呢?」
「這不是她干的,」佩姬說。「她是被謀殺的。」她向傑森說起自己和伯恩斯探長之間的談話。「警察對這件事什麼也不想做。時尚書屋
他們認為這只是場意外事故。傑森,凱特的死全是我的錯。」
「你的錯?」
「一開始是我勸她和馬洛裡一道外出約會的。她自己並不想去。這事開頭只是一場荒唐愚蠢的玩笑,後來她……她就愛上了他。噢,傑森!」
「你用不着為這事自責,」他明確地說。
佩姬絶望地看著四周。「我不能再在這套房子裡住下去了。我得搬出去。」
傑森一把抓住她胳膊。「咱們馬上結婚吧。」
「這太快了。我是說,凱特屍骨未寒……」
「我知道。我們可以等一兩個星期。」
「好吧。」
「我愛你,佩姬。」
「我也愛你,親親。這是不是太荒唐了?我感到內疚,因為凱特和我都在戀愛,她死了,我卻還活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