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交際花盛衰記 第 132 頁


一八三○年五月十三日 星期一十一點已經敲過,我做了最後的祈禱。我馬上要躺下死去了。再一次向你告別!我希望我手上的溫度能把我的靈魂留在這裡,如同我把最後一個吻印在這張紙上
作者:巴爾扎克 / 頁數:(132 / 191)

一八三○年五月十三日 星期一

十一點已經敲過,我做了最後的祈禱。我馬上要躺下死去

了。再一次向你告別!我希望我手上的溫度能把我的靈魂留在
這裡,如同我把最後一個吻印在這張紙上。我還想再叫你一聲
我親愛的貓咪,雖然你是我的死因。時尚書屋

艾絲苔

法官讀完信,心中湧起一股妒忌情緒。一個自盡的人懷着這樣歡快的心情

雖然是

一種狂躁的歡快,以盲目的溫情並發出的最後力氣,寫下這樣的書信,法官還是第1次
讀到。時尚書屋
「他有什麼特點能叫人這麼愛他!……」他想,心裡反覆說著這句那些沒有能力討
女人喜歡的男人說的話。時尚書屋
「如果您不僅能證明您不是越獄的苦役犯雅克·柯蘭,而且還能證明您確實是唐·卡洛斯·埃雷拉,托萊多王家教士會議議事司鐸,費迪南七世陛下密使,」法官對雅克
·柯蘭說,“您就可以獲釋,因為,司法部的公正執法要我告訴您,我剛纔收到艾絲苔
·高布賽克小姐的一封信,她在信中承認自己有意自殺,對她的僕人表示懷疑,這一懷
疑顯示出竊取那七十五萬法郎的作案者就是那幾個僕人。”
卡繆索說著話,同時將這封信的筆跡與遺囑的筆跡進行對照,他認為書信和遺囑顯
然是同一人寫的。時尚書屋
「先生,您原來過于匆忙地認為這是一樁謀殺案,現在也別太急於認為這是一樁盜竊案。」
「啊?!……」卡繆索說,用法官的目光向犯人看了一眼。時尚書屋
「這筆錢可能會找到。請您不要以為我這樣說,這事就與我有牽連。」雅克·柯蘭
接著說,同時讓法官明白他理解法官的懷疑,“這個可憐的姑娘很受僕人愛戴。如果我
能獲得自由,我一定要把這筆錢找回來。這錢現在屬於呂西安,他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

親愛的人!……您能允許我讀讀這封信嗎?很快就能讀完……它證明我親愛的孩子完全
無罪……您不用擔心我會把信毀掉……也不用擔心我會說出去,我是被單獨監禁的……”
「單獨監禁!……」法官叫道,「您不會再這樣……我要請您儘快明確您的身份,如果您願意,您可以向貴國大使求助……」
法官於是把這封信遞給雅克·柯蘭。卡繆索感到高興,他自己擺脫了困境,也能使
總檢察長、德·莫弗裡涅斯夫人和德·賽裡奇夫人滿意。犯人讀着妓女寫的這封信時,
卡繆索冷靜而好奇地端詳着他的面容,儘管他臉上洋溢出誠摯的感情,法官心裡還是這
樣想,「這確實是一張蹲過苦役監獄的面孔啊!」
「有人真是愛他呀!……」雅克·柯蘭將信還給法官,說。他讓卡繆索看他流了淚。時尚書屋
「可惜您不認識他!」他繼續說,“他的心靈是那樣年輕,那樣充滿活力,長得又是那
樣俊美!他是一個孩子,一個詩人……見了他,人們都會難以抑制地感到要為他作出犧
牲,要滿足他哪怕是最小的願望。這個親愛的呂西安,他溫和時,是那樣可愛……”
「好吧,」法官說,他想作再次努力,以便發現真相,「您不可能是雅克·柯蘭……」
「不是,先生……」苦役犯回答。時尚書屋
雅克·柯蘭於是就更加裝出唐·卡洛斯·埃雷拉的模樣。他希望能大功告成,便走
到法官面前,將他拉到窗戶旁邊,擺出教會中長者的姿態,以說知心話的口氣對他說:
「先生,我非常喜愛這個孩子。你們現在把我當作罪犯、如果必須承認我是罪犯,才能避免我心中的偶像遭遇麻煩,那我也可以認罪。」他輕聲說,“我將效仿這個為他
的利益而自殺的可憐的姑娘。因此,先生,我請求您給我恩惠,那就是能立即釋放呂西
安。”
「我的職責不允許我這樣做。」卡繆索和善地說,「但是,如果他能跟老天達成妥協,法院是會予以考慮的。如果您能向我提供充分理由……您說吧,這不作記錄……」
「那好,」雅克·柯蘭接著說,他輕信了卡繆索的和善,「這個可憐的孩子此刻正在遭受的一切痛苦,我都知道。他看到自己身陷囹圄,也會自殺的……」
「哦,關於這個嘛……」卡繆索說著不由自主地抖動了一下身體。時尚書屋
「您還不知道,您給我恩惠,實際上是給誰恩惠,」雅克·柯蘭補充說,他想從另
一方面來打動對方的心,“您這是在為一個教會效勞,它的權勢比那些德·賽裡奇伯爵
夫人,德·莫弗裡涅斯公爵夫人都要大。您把這些夫人的信件拿到您的辦公室來,她們
是不會饒恕您的……”他說著,一邊用手指了指兩捆散髮香味的信件,「對您的效勞,我的教會是不會忘記的。」
「先生,夠了!」卡繆索說,「給我找些別的理由吧。我對犯人和公訴負有同等義務。」
「那好,請您相信我。我瞭解呂西安,他有女人、詩人和南方人的氣質,意志薄弱,缺乏毅力,」雅克·柯蘭接著說,他以為終於猜出法官已經被征服,“您可以確信這個
年輕人是無辜的。別折磨他,一點不要審訊他,把這封信交給他,向他宣佈他是艾絲苔
的繼承人,然後把他釋放……如果您不是這樣做,您一定會感到遺憾。如果您乾脆利落
地將他放了,我還是把我關在單人牢房裡,明天,今天晚上,將把這個案子中你覺得
神秘莫測的一切以及我受到強烈追究的原因向您統統說明。但是這樣做我將冒着生命危
險,人家要我的腦袋已經五年了……如果呂西安獲得自由,又很富有,並能跟克洛蒂爾
德·德·格朗利厄結婚,那麼,我在這世上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再也不用顧及我這條
命了……迫害我的人是你們最後一個國王手下的一名暗探……”
「啊!科朗坦!」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