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南回歸綫 第 62 頁


當升人天堂的那一天到來的時候,她還要帶上它一起去哩。至于她的窟窿眼兒,順便說一下,她從來沒有提到過它——至于她的窟窿眼兒,我說,嘿,那是要隨身攜帶的附件。在門廳的朦朧光線中,她沒有
作者:待考 / 頁數:(62 / 115)

當升人天堂的那一天到來的時候,她還要帶上它一起去哩。至于她的窟窿眼兒,順便說一下,她從來沒有提到過它——至于她的窟窿眼兒,我說,嘿,那是要隨身攜帶的附件。在門廳的朦朧光線中,她沒有公開提到她的兩個問題,卻又在某種程度上使你很不舒服地意識到它們。也就是說,她以魔術師的方式使你意識到。時尚書屋

你將看一眼或摸一下,結果反而被欺騙,反而弄明白了你原本沒有看見,沒有摸着。這是一種非常微妙的性代數,午夜的冥思苦想,它將在第2天給你贏來一個優或個一良,但是再沒有別的東西了。你通過考試,得到文憑,然後你就無拘無束。同時,你用屁股坐下,用窟窿眼兒小便。時尚書屋
在教科書和實驗室之間有一個中間地帶,你永遠也不可以進入,因為它被稱為做愛。你可以閒蕩鬼混,但絶不可以做愛。光線從來不被完全隔斷,陽光卻也從來不湧進來。明暗程度總是足以區分一隻蝙蝠。時尚書屋
正是這種忽隱忽現的可怕光線使精神集中,好像要注意尋找錢包、鉛筆、紐扣、鑰匙等等。你不可能真正進行思考,因為你的精神已經很集中。它處于準備就緒的狀態中,就像劇院裡的一隻空座位,坐這只座位的人已經在上面留下了他的夜禮帽。
維羅尼卡有一只會說話的窟窿眼兒,我說,這是很糟糕的事情,因為它的唯一功能似乎就是說話說得一個人不想再操了。
而伊芙林則有一隻笑嘻嘻的窟窿眼兒。她也住在樓上,只是住在另一所房子裡。她總是在吃飯的時候匆匆走進來,講給我們聽一個新的笑話。第1流的喜劇女演員,我一生中遇到的唯一真正有趣的女人。時尚書屋
一切都是玩笑,包括做愛在內。我能夠描述它的唯一方法是說,當她,伊芙林,激動起來,變得煩躁不安時,她就用她的窟窿眼兒進行一段口技表演。你正要讓那玩藝兒溜進去的時候,夾在她兩腿之間的木偶會突然發出一陣狂笑。

同時,它會伸出手來抓你,頑皮地使勁拉你一下,按你一下。它也會唱歌,這只窟窿眼兒木偶。事實上,它的舉止就像一隻訓練有素的海豹。
沒有什麼事情比在馬戲場裡做愛更困難的了。一直進行訓練有素的海豹表演,使她更難接近,如果用鐵條把她捆起來,還不至于如此。她可以壓倒世界上最「親自」硬起來的鷄巴。用笑來壓倒它。時尚書屋
同時,它並不像人們可能會想象的那樣十分丟人。
這窟窿眼兒的笑有某種惹人喜愛的東西。整個世界似乎像一部色情電影一般展現,這電影的悲劇主題是陽痿。你可以把自己想象為一條狗,或一隻鼬鼠,或一隻白兔。愛情是某種附帶擁有的東西,比方說,一盤魚子醬,或天芥菜蠟模。時尚書屋
你可以在你身上看到那位口技藝人正談論着魚子醬或天芥菜,但是真正的角色始終是一隻鼬鼠或白兔。伊芙林一直躺在白菜地裡,向先到者奉獻上一片鮮綠的葉子,但是如果你動彈一下去啃吃它的話,白菜地會哄然大笑,一種歡快、水淋淋的陰道里的笑聲,這是耶穌·H·基督和伊曼紐爾·普西福特·康德絶夢想不到的那種笑聲,因為如果他們夢想到的話,世界就不會是今天的模樣,而且,也不會有康德,不會有全能的基督。女性很少笑,但是當她們笑的時候,這就是火山爆發。當女性笑的時候,男性最好還是趕快躲到防龍捲風的掩體中去。時尚書屋
什麼東西也經受不住那種從窟窿眼兒裡發出的笑聲,就是鋼筋水泥也經受不祝女性的笑神經一旦觸動,就會笑倒鬣狗、豺狼,或野貓。例如,人們時常在暴民的私刑聚會上聽到這聲音。它意味着真相已經暴露,一切都在進行。它意味着她將親自搜尋——留神你的蛋子不要被人割掉!它意味着,如果害蟲到來,她將先到,帶著有刺的皮帶,這皮帶將活剝你的皮。時尚書屋
它意味着她不僅和張三李四睡覺,而且和霍亂、腦膜炎、麻風睡覺。它意味着她將像一匹發情的母馬一般躺在聖壇上,來者不拒,包括聖靈。它意味着擁有對數知識的可憐男性花費五千年、一萬年、兩萬年建立起來的東西,她一夜之間就將它摧毀。她把它摧毀,還要在上面撤泡尿,一旦她真的笑起來,誰也阻止不了。時尚書屋
當我說維羅尼卡的笑可以壓倒能想象到的最「親自」硬起來的鷄巴時,我是故意這麼說的;她將壓倒親自的勃起,還你一個像燒紅的槍管通條一般的非親自的勃起。你也許不會同維羅尼卡走得很遠,但是帶著她不得不給你的東西,你卻能走遍天下,這是不會有錯的。一旦你來到可以聽得見她的範圍之內,就好像你吃了過量的斑蟊。地球上沒有任何東西能平息它,除非你用大鎚砸它。時尚書屋
事情一直就這樣進行着,儘管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謊言。這是個人周游非個人世界,一個手裡拿着把小泥鏟的男人正挖一條穿過地球的隧道,以便到達地球的另一面。他想要從隧道里過去,最終找到肉的蜜月的極頂。當然,挖掘是沒完沒了的。時尚書屋
我可以希望的最好事情,是獃在地球的正中心,那裡周圍壓力最強,最均勻。我希望永遠獃在那裡。這給我一種綁在地獄車輪上受旋轉之苦的感覺,這是一種拯救,不可完全忽視。另一方面,我是崇尚本能的那一類形而上學家:我不可能固定獃在任何地方,就是在地球正中心也不可能。時尚書屋
找到並享受形而上學的做愛是絶對必要的,為此我將不得不登上一個全新的高原,一種由甜苜蓿和精細琢磨過的獨石砫組成的平頂山,那裡有老鷹和禿鷲自由地飛翔。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