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冰與火之歌 第 7 頁


一個巨大的暗黝身形半掩在血漬斑駁的雪堆裡,綿軟而無生息。蓬鬆的灰絨毛已經結冰,腐朽的氣息緊附其間,就像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布蘭隱約瞥見它無神的眼窩裡爬滿蛆蟲,咧嘴內滿是黃牙。但真正嚇
作者:喬治·馬丁 / 頁數:(7 / 67)

一個巨大的暗黝身形半掩在血漬斑駁的雪堆裡,綿軟而無生息。蓬鬆的灰絨毛已經結冰,腐朽的氣息緊附其間,就像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布蘭隱約瞥見它無神的眼窩裡爬滿蛆蟲,咧嘴內滿是黃牙。但真正嚇住他的是這只狼的體形,它竟比他的小馬還大,是他父親最大的獵犬身軀的兩倍。時尚書屋

「我沒騙你,」瓊恩正色道,「這確實是冰原狼,他們比其他狼都要來得大。」
席恩·葛雷喬伊說:「可兩百年來,絶境長城以南沒人見過半條冰原狼。」
「眼前不就是一條?」瓊恩回答。時尚書屋
布蘭努力將視線扯離面前的怪物,這才注意到羅柏懷裡抱著的東西。他高興得叫了一聲,隨即靠過去。那只幼狼只是團灰黑的毛球,雙眼仍未張開。它盲目地往羅柏胸膛磨蹭,在他的皮護甲上尋找奶頭,發出哀傷的低吟。時尚書屋
布蘭有些猶豫地探出手,「沒關係,」羅柏告訴他,「你可以摸摸看。」
布蘭非常緊張,飛快碰了小狼一下,聽到瓊恩的聲音,便轉過頭。「瞧,這只是給你的。」他的私生子哥哥把第2頭幼狼放進他懷裡。「總共有五隻呢。」
布蘭在雪地裡坐下,把小狼溫軟的皮毛貼近自己臉頰。時尚書屋
「經過了這麼多年,冰原狼突然重現人間,」馬房總管胡倫喃喃道,「這種事我可不喜歡。」
「這是個壞兆頭。」喬裡說。時尚書屋
父親皺起眉頭。「喬裡,不過是頭死狼罷了。」他說,但臉龐卻蒙上了一層陰霾。他繞着狼屍,積雪在他腳下碎裂。時尚書屋
「知道她被什麼殺死的嗎?」
「喉嚨裡好像有東西。」羅柏得意地回答,暗暗為自己能在父親提出疑問前找到解答而驕傲。「就在下巴底下。」
他的父親蹲下來,伸手探向狼屍的頭底,使勁一擰,舉起某個物體讓大家看。原來那是一隻碎裂的鹿角,分叉斷盡,染滿鮮血。時尚書屋
一陣突如其來的寂靜籠罩了隊伍,眾人侷促不安地看著那只鹿角,沒有人出聲說話。布蘭雖然不解旁人為何驚恐,卻也能感覺得到他們的懼怕。時尚書屋
父親扔開鹿角,在雪地裡把手清乾淨。「沒想到她還有力氣把孩子生下來。」他的聲音打破了先前的沉默。時尚書屋

「也許她沒撐那麼久,」喬裡說:「我聽過這樣的傳說……也許小狼降生時母狼就已經死了。」
「隨死降生,」另一個人介面道,「這是更壞的兆頭。」
「都沒差,」胡倫說,「反正這些小傢伙也活不長。」
布蘭發出無聲的失望嘆息。時尚書屋
「我看他們死得越快越好,」席恩·葛雷喬伊同意,他抽出配劍。「布蘭,把那東西丟過來。」
布蘭懷中的小東西彷彿能聽懂人話,偎着他蠕了一下。「不要!」他堅決地叫道,「它是我的。」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8節:成為一方領主「葛雷喬伊,把劍拿開。」羅柏說,那一剎那,他聽起來像父親一樣威嚴有力,正如他有朝一日將會成為的一方領主。「我們要養這些小狼。」
「小子,這是行不通的。」胡倫的兒子哈爾溫道。時尚書屋
「殺了它們才是慈悲啊。」胡倫介面。時尚書屋
布蘭朝父親望去,期盼能找到救兵,卻只見到深鎖的雙眉。「好兒子,胡倫說得沒錯。與其讓它們挨餓受凍,不如趁早了結乾脆。」
「不要!」他已經感覺到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於是轉開目光,他可不想在父親面前落淚。時尚書屋
羅柏固執地繼續抗拒。「羅德利克爵士的那頭紅母狗上星期才剛生產,」他說:「那胎死了不少,只有兩隻小狗活了下來,奶水應該還夠它們喝。」
「它們只要想走近喝奶,立刻會被它撕成碎片。」
「史塔克大人,」瓊恩說。聽他如此正式地稱呼自己父親,實在很怪。布蘭抱著最後一絲希望看著他。「總共有五隻小狼,」他告訴父親,「三隻公的,兩隻母的。」
「瓊恩,這有什麼意義嗎?」
「您有五個孩子,」瓊恩回答,「三個兒子,兩個女兒。冰原狼又是你們的家徽,大人,您的孩子們注定要擁有這些小狼。」
布蘭看到父親的臉色轉變,其他人則交換眼神,就在那一刻,他全心全意地愛着瓊恩。雖然他只有七歲,布蘭仍很清楚自己的私生子哥哥這樣做所代表的意義:他是把自己排除在父親的子嗣之外,才會剛好湊成數的。他把兩個女孩算了進去,甚至連襁褓中的小瑞肯也有分,卻獨獨沒有算冠着雪諾這個私生子姓氏的自己。雪諾這個姓氏是專門給那些在北方出生,卻不幸沒有父親的人用的。時尚書屋
父親也明白這點。「瓊恩,你自己不想要小狼麼?」他輕聲問。時尚書屋
「冰原狼是史塔克家族的紋章,」瓊恩指出,「我並非史塔克家族的一員,父親。」
父親若有所思地看了瓊恩一眼,羅柏急切地打破沉默,「父親,我會親自喂養小狼。」他保證,「我會用浸過溫牛奶的濕毛巾餵牠。」
「我也會!」布蘭連忙跟進。時尚書屋
公爵意味深長地審視兒子,「說起來簡單,真要做可不容易。我不會讓你們占用僕人的時間。假如你們真要養這群小狼,就得一切自己來,知道麼?」
布蘭熱切地連連點頭,小狼蜷縮在他懷裡,伸出溫熱的舌頭舔舔他的臉頰。時尚書屋
「你們還得親自訓練它們,」父親又道:「我保證馴獸長和這些怪物將毫無干係。倘若你們把它們練得殘忍成性,或有什麼閃失,那麼祈禱天上諸神保佑吧。這些可不是討好賣乖的狗,也不是隨便踢一腳就能打發的角色。冰原狼要扯下胳膊就和狗殺老鼠一樣簡單,你們確定要養麼?」
「是的,父親大人。」布蘭答道。時尚書屋
「嗯。」羅柏同意。時尚書屋
「即使你們費盡苦心,小狼還是有夭折的可能。」
「不會,」羅柏說:「我們不會讓它們死掉。」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