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 第 10 頁


我滿腔熱情,他們卻善頌善禱; 像不識字的牧師只知喊「阿門」, 去響應才子們用精煉的筆調 熔鑄成的每一首讚美的歌詠。 聽見人讚美你,我說,「的確,很對」, 憑他們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17)

我滿腔熱情,他們卻善頌善禱;

像不識字的牧師只知喊「阿門」,

去響應才子們用精煉的筆調

熔鑄成的每一首讚美的歌詠。
聽見人讚美你,我說,「的確,很對」,

憑他們怎樣歌頌我總嫌不夠;

但只在心裡說,因為我對你的愛
雖拙于詞令,行動卻永遠帶頭。
那麼,請敬他們,為他們的虛文;
敬我,為我的啞口無言的真誠。

八六

是否他那雄渾的詩句,昂昂然
揚帆直駛去奪取太寶貴的你,
使我成熟的思想在腦裡流產,
把孕育它們的胎盤變成墓地?
是否他的心靈,從幽靈學會寫
超凡的警句,把我活生生殛斃?
不,既不是他本人,也不是黑夜
遣送給他的助手,能使我昏迷。
他,或他那個和善可親的幽靈 它夜夜用機智騙他,都不能自豪
是他們把我打垮,使我默不作聲;
他們的威脅絶不能把我嚇倒。
但當他的詩充滿了你的鼓勵,
我就要缺靈感;這才使我喪氣。

八七

再會吧!你太寶貴了,我無法高攀;

顯然你也曉得你自己的聲價:

你的價值的證券夠把你贖還,
我對你的債權只好全部作罷。
因為,不經你批准,我怎能佔有你?
我哪有福氣消受這樣的珍寶?
這美惠對於我既然毫無根據,
便不得不取消我的專利執照。
你曾許了我,因為低估了自己,
不然就錯識了我,你的受賜者;
因此,你這份厚禮,既出自誤會,
就歸還給你,經過更好的判決。
這樣,我曾佔有你,像一個美夢,
在夢裡稱王,醒來只是一場空。

八八

當你有一天下決心瞧我不起,
用侮蔑的眼光衡量我的輕重,
我將站在你那邊打擊我自己,
證明你賢德,儘管你已經背盟。

對自己的弱點我既那麼內行,

我將為你的利益捏造我種種

無人覺察的過失,把自己中傷;

使你拋棄了我反而得到光榮:

而我也可以藉此而大有收穫;

因為我全部情思那麼傾向你,

我為自己所招惹的一切侮辱

既對你有利,對我就加倍有利。
我那麼衷心屬你,我愛到那樣,
為你的美譽願承當一切誹謗。

八九

說你拋棄我是為了我的過失,

我立刻會對這冒犯加以闡說:

叫我做瘸子,我馬上兩腳都躄,
對你的理由絶不作任何反駁。
為了替你的反覆無常找藉口,
愛呵,憑你怎樣侮辱我,總比不上

我侮辱自己來得厲害;既看透

你心腸,我就要絞殺交情,假裝
路人避開你;你那可愛的名字,
那麼香,將永不掛在我的舌頭,
生怕我,太褻瀆了,會把它委屈;
萬一還會把我們的舊歡泄漏。
我為你將展盡辯才反對自己,
因為你所憎惡的,我絶不愛惜。

九○

恨我,倘若你高興;請現在就開首;
現在,當舉世都起來和我作對,
請趁勢為命運助威,逼我低頭,
別意外地走來作事後的摧毀。
唉,不要,當我的心已擺脫煩惱,
來為一個已克服的厄難作殿,
不要在暴風後再來一個雨朝,
把那注定的浩劫的來臨拖延。
如果你要離開我,別等到最後,

當其他的煩憂已經肆盡暴虐;

請一開頭就來:讓我好先嘗夠

命運的權威應有盡有的凶惡。
於是別的苦痛,現在顯得苦痛,
比起喪失你來便要無影無蹤。

九一

有人誇耀門第,有人誇耀技巧,
有人誇耀財富,有人誇耀體力;
有人誇耀新妝,醜怪儘管時髦;
有人誇耀鷹犬,有人誇耀駿驥;
每種嗜好都各饒特殊的趣味,

每一種都各自以為其樂無窮:

可是這些癖好都不合我口胃

我把它們融入更大的樂趣中。
你的愛對我比門第還要豪華,
比財富還要豐裕,比艷妝光彩,

它的樂趣遠勝過鷹犬和駿馬;

有了你,我便可以笑傲全世界:

只有這點可憐:你隨時可罷免

我這一切,使我成無比的可憐。時尚書屋

九二

但儘管你不顧一切偷偷溜走,
直到生命終點你還是屬於我。
生命也不會比你的愛更長久,
因為生命只靠你的愛才能活。
因此,我就不用怕最大的災害,
既然最小的已足置我于死地。
我瞥見一個對我更幸福的境界,

它不會隨着你的愛憎而轉移:

你的反覆再也不能使我頽喪,
既然你一反臉我生命便完畢。
哦,我找到了多麼幸福的保障:
幸福地享受你的愛,幸福地死去!
但人間哪有不怕玷污的美滿?
你可以變心腸,同時對我隱瞞。

九三

於是我將活下去,認定你忠貞,
像被騙的丈夫,於是愛的面目
對我仍舊是愛,雖則已翻了新;
眼睛盡望着我,心兒卻在別處:
憎恨既無法存在於你的眼裡,
我就無法看出你心腸的改變。

許多人每段假情假義的歷史

都在顰眉、蹙額或氣色上表現;

但上天造你的時候早已注定

柔情要永遠在你的臉上逗留;

不管你的心怎樣變幻無憑準,
你眼睛只能訴說旖旎和溫柔。
你的嫵媚會變成夏娃的蘋果,
如果你的美德跟外表不配合。

九四

誰有力量損害人而不這樣幹,
誰不做人以為他們愛做的事,
誰使人動情,自己卻石頭一般,
冰冷、無動于衷,對誘惑能抗拒
誰就恰當地承受上天的恩寵,

善於貯藏和保管造化的財富;

他們才是自己美貌的主人翁,
而別人只是自己姿色的家奴。
夏天的花把夏天熏得多芳馥,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