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 第 11 頁


雖然對自己它只自開又自落, 但是那花若染上卑劣的病毒, 最賤的野草也比它高貴得多: 極香的東西一腐爛就成極臭, 爛百合花比野草更臭得難受。 九五恥辱被你弄成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17)

雖然對自己它只自開又自落,

但是那花若染上卑劣的病毒,

最賤的野草也比它高貴得多:

極香的東西一腐爛就成極臭,
爛百合花比野草更臭得難受。

九五

恥辱被你弄成多溫柔多可愛!
恰像馥郁的玫瑰花心的毛蟲,
它把你含苞欲放的美名污敗!
哦,多少溫馨把你的罪過遮蒙!
那講述你的生平故事的長舌,
想對你的娛樂作淫猥的評論,

只能用一種讚美口氣來貶責:

一提起你名字,誣衊也變諂佞。
哦,那些罪過找到了多大的華廈,
當它們把你挑選來作安樂窩,
在那兒美為污點披上了輕紗,
在那兒觸目的一切都變清和!
警惕呵,心肝,為你這特權警惕;
最快的刀被濫用也失去鋒利!

九六

有人說你的缺點在年少放蕩;

有人說你的魅力在年少風流;

魅力和缺點都多少受人讚賞:

缺點變成添在魅力上的錦繡。
寶座上的女王手上戴的戒指,
就是最賤的寶石也受人尊重,
同樣,那在你身上出現的瑕疵
也變成真理,當作真理被推崇。
多少綿羊會受到野狼的引誘,
假如野狼戴上了綿羊的面目!
多少愛慕你的人會被你拐走,
假如你肯把你全部力量使出!
可別這樣做;我既然這樣愛你,
你是我的,我的光榮也屬於你。

九七

離開了你,日子多麼像嚴冬,
你,飛逝的流年中唯一的歡樂!
天色多陰暗!我又受盡了寒凍!
觸目是龍鍾臘月的一片蕭索!

可是別離的時期恰好是夏日;

和膨脹着纍纍的豐收的秋天,
滿載着青春的淫蕩結下的果實,
好像懷胎的新寡婦,大腹便便:
但是這纍纍的豐收,在我看來,

只能成無父孤兒和乖異的果;

因夏天和它的歡娛把你款待,
你不在,連小鳥也停止了唱歌;
或者,即使它們唱,聲調那麼沉,

樹葉全變灰了,生怕冬天降臨。

九八

我離開你的時候正好是春天,
當絢爛的四月,披上新的錦襖,
把活潑的春心給萬物灌注遍,
連沉重的土星③也跟着笑和跳。
可是無論小鳥的歌唱,或萬紫
千紅、芬芳四溢的一簇簇鮮花,
都不能使我訴說夏天的故事,

或從爛熳的山窪把它們采掐:

我也不羡慕那百合花的潔白,

也不讚美玫瑰花的一片紅暈;

它們不過是香,是悅目的雕刻,
你才是它們所要摹擬的真身。
因此,於我還是嚴冬,而你不在,
像逗着你影子,我逗它們開懷。

九九

我對孟浪的紫羅蘭這樣譴責:

"溫柔賊,你哪裡偷來這縷溫馨,
若不是從我愛的呼息?這紫色
在你的柔頰上抹了一層紅暈,
還不是從我愛的血管裡染得?"
我申斥百合花盜用了你的手,

茉沃蘭的蓓蕾偷取你的柔髮;

站在刺上的玫瑰花嚇得直抖,
一朵羞得通紅,一朵絶望到發白,
另一朵,不紅不白,從雙方偷來;
還在臓物上添上了你的呼息,
但既犯了盜竊,當它正昂頭盛開,
一條怒沖沖的毛蟲把它咬死。
我還看見許多花,但沒有一朵
不從你那裡偷取芬芳和婀娜。

一○○

你在哪裡,詩神,竟長期忘記掉
把你的一切力量的源頭歌唱?
為什麼浪費狂熱于一些濫調,
消耗你的光去把俗物照亮?
回來吧,健忘的詩神,立刻輕彈
宛轉的旋律,贖回虛度的光陰;

唱給那衷心愛慕你並把靈感

和技巧賜給你的筆的耳朵聽。
起來,懶詩神,檢查我愛的秀容,

看時光可曾在那裡刻下皺紋;

假如有,就要儘量把衰老嘲諷,
使時光的剽竊到處遭人齒冷。
快使愛成名,趁時光未下手前,
你就擋得住它的風刀和霜劍。 一○一一二六

一○一

偷懶的詩神呵,你將怎樣補救
你對那被美渲染的真的怠慢?

真和美都與我的愛相依相守;

你也一樣,要倚靠它才得通顯。
說吧,詩神;你或許會這樣回答:
"真的固定色彩不必用色彩繪;

美也不用翰墨把美的真容畫;

用不着攙雜,完美永遠是完美。"
難道他不需要讚美,你就不作聲?
別替緘默辯護,因為你有力量
使他比鍍金的墳墓更享遐齡,
並在未來的年代永受人讚揚。
當仁不讓吧,詩神,我要教你怎樣
使他今後和現在一樣受景仰。

一○二

我的愛加強了,雖然看來更弱;
我的愛一樣熱,雖然表面稍冷:
誰把他心中的崇拜到處傳播,
就等於把他的愛情看作商品。
我們那時才新戀,又正當春天,
我慣用我的歌去歡迎它來歸,
像夜鶯在夏天門前徹夜清囀,
到了盛夏的日子便停止歌吹。

並非現在夏天沒有那麼愜意

比起萬籟靜聽它哀唱的時候,
只為狂歡的音樂載滿每一枝,
太普通,意味便沒有那麼深悠。
所以,像它,我有時也默默無言,
免得我的歌,太繁了,使你煩厭。時尚書屋

一○三

我的詩神的產品多貧乏可憐!
分明有無限天地可炫耀才華,
可是她的題材,儘管一無妝點,
比加上我的讚美價值還要大!
別非難我,如果我寫不出什麼!
照照鏡子吧,看你鏡中的面孔
多麼超越我的怪笨拙的創作,
使我的詩失色,叫我無地自容。
那可不是罪過嗎,努力要增飾,
反而把原來無瑕的題材涂毀?
因為我的詩並沒有其他目的,

除了要模仿你的才情和嫵媚;

是的,你的鏡子,當你向它端詳,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