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 第 2 頁


你不惜多方設計把自己戕害, 鋭意摧殘你那座崢嶸的殿宇, 你唯一念頭卻該是把它重蓋。 哦,趕快回心吧,讓我也好轉意! 難道憎比溫婉的愛反得處優? 你那麼貌美,願你
作者:待考 / 頁數:(2 / 17)

你不惜多方設計把自己戕害,

鋭意摧殘你那座崢嶸的殿宇,
你唯一念頭卻該是把它重蓋。
哦,趕快回心吧,讓我也好轉意!
難道憎比溫婉的愛反得處優?
你那麼貌美,願你也一樣心慈,
否則至少對你自己也要溫柔。
另造一個你吧,你若是真愛我,
讓美在你兒子或你身上永活。

一一

和你一樣快地消沉,你的兒子,

也將一樣快在世界生長起來;

你灌注給青春的這新鮮血液

仍將是你的,當青春把你拋開。
這裡面活着智慧、美麗和昌盛;
沒有這,便是愚蠢、衰老和腐朽:
人人都這樣想,就要鐘停漏盡,
六十年便足使世界化為烏有。
讓那些人生來不配生育傳宗,
粗魯、醜陋和笨拙,無後地死去;
造化的至寵,她的餽贈也最豐,

該儘量愛惜她這慷慨的賜予:

她把你刻做她的印,意思是要
你多印幾份,並非要毀掉原稿。

一二

當我數着壁上報時的自鳴鐘,
見明媚的白晝墜入猙獰的夜,
當我凝望着紫羅蘭老了春容,

青絲的捲髮遍灑着皚皚白雪;

當我看見參天的樹枝葉盡脫,

它不久前曾蔭蔽喘息的牛羊;

夏天的青翠一束一束地就縛,

帶著堅挺的白鬚被舁上殮床;

於是我不禁為你的朱顏焦慮:

終有天你要加入時光的廢堆,
既然美和芳菲都把自己拋棄,

眼看著別人生長自己卻枯萎;

沒什麼抵擋得住時光的毒手,
除了生育,當他來要把你拘走。

一三

哦,但願你是你自己,但愛呀,你
終非你有,當你不再活在世上:
對這將臨的日子你得要準備,
快交給別人你那俊秀的肖像。
這樣,你所租賃的朱顏就永遠

不會有滿期;於是你又將變成

你自己,當你已經離開了人間,

既然你兒子保留着你的倩影。
誰肯讓一座這樣的華廈傾頽,

如果小心地看守便可以維護

它的光彩,去抵抗隆冬的狂吹
和那冷酷的死神無情的暴怒?
哦,除非是浪子;我愛呀,你知道
你有父親;讓你兒子也可自豪。

一四

並非從星辰我採集我的推斷;

可是我以為我也精通占星學,
但並非為了推算氣運的通蹇,
以及饑荒、瘟疫或四時的風色;
我也不能為短促的時辰算命,
指出每個時辰的雷電和風雨,
或為國王占卜流年是否亨順,
依據我常從上蒼探得的天機。
我的術數隻得自你那雙明眸,
恆定的雙星,它們預兆這吉祥:
只要你回心轉意肯儲蓄傳後,
真和美將雙雙偕你永世其昌。

要不然關於你我將這樣昭示:

你的末日也就是真和美的死。

一五

當我默察一切活潑潑的生機

保持它們的芳菲都不過一瞬,

宇宙的舞台只搬弄一些把戲

被上蒼的星宿在冥冥中牽引;

當我發覺人和草木一樣蕃衍,
任同一的天把他鼓勵和阻撓,
少壯時欣欣向榮,盛極又必反,

繁華和璀璨都被從記憶抹掉;

於是這一切奄忽浮生的徵候

便把妙齡的你在我眼前呈列,
眼見殘暴的時光與腐朽同謀,

要把你青春的白晝化作黑夜;

為了你的愛我將和時光爭持:

他摧折你,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一六

但是為什麼不用更凶的法子

去抵抗這血淋淋的魔王

時光?
不用比我的枯筆吉利的武器,
去防禦你的衰朽,把自己加強?
你現在站在黃金時辰的絶頂,
許多少女的花園,還未經播種,
貞潔地切盼你那絢爛的群英,

比你的畫像更酷肖你的真容:

只有生命的綫能把生命重描;

時光的畫筆,或者我這枝弱管,
無論內心的美或外貌的姣好,
都不能使你在人們眼前活現。
獻出你自己依然保有你自己,
而你得活着,靠你自己的妙筆。

一七

未來的時代誰會相信我的詩,
如果它充滿了你最高的美德?
雖然,天知道,它只是一座墓地
埋着你的生命和一半的本色。
如果我寫得出你美目的流盼,
用清新的韻律細數你的秀妍,
未來的時代會說:"這詩人撒謊:
這樣的天姿哪裡會落在人間!"
於是我的詩冊,被歲月所熏黃,
就要被人藐視,像饒舌的老頭;
你的真容被誣作詩人的瘋狂,

以及一支古歌的誇張的節奏:

但那時你若有個兒子在人世,
你就活兩次:在他身上,在詩裡。

一八

我怎麼能夠把你來比作夏天?

你不獨比它可愛也比它溫婉:

狂風把五月寵愛的嫩蕊作踐,

夏天出賃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天上的眼睛有時照得太酷烈,

它那炳耀的金顏又常遭掩蔽:

被機緣或無常的天道所摧折,
沒有芳艷不終於彫殘或銷毀。
但是你的長夏永遠不會彫落,
也不會損失你這皎潔的紅芳,
或死神誇口你在他影裡漂泊,
當你在不朽的詩裡與時同長。
只要一天有人類,或人有眼睛,
這詩將長存,並且賜給你生命。

一九

饕餮的時光,去磨鈍雄獅的爪,
命大地吞噬自己寵愛的幼嬰,
去猛虎的顎下把它利牙拔掉,
焚燬長壽的鳳凰,滅絶它的種,

使季節在你飛逝時或悲或喜;

而且,捷足的時光,盡肆意地摧殘

這大千世界和它易謝的芳菲;

只有這極惡大罪我禁止你犯:

哦,別把歲月刻在我愛的額上,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