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 第 4 頁


二九當我受盡命運和人們的白眼, 暗暗地哀悼自己的身世飄零, 徒用呼籲去干擾聾瞶的昊天, 顧盼着身影,詛咒自己的生辰, 願我和另一個一樣富於希望, 面貌相似,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7)

二九

當我受盡命運和人們的白眼,

暗暗地哀悼自己的身世飄零,
徒用呼籲去干擾聾瞶的昊天,
顧盼着身影,詛咒自己的生辰,
願我和另一個一樣富於希望,
面貌相似,又和他一樣廣交遊,
希求這人的淵博,那人的內行,

最賞心的樂事覺得最不對頭;

可是,當我正要這樣看輕自己,
忽然想起了你,於是我的精神,

便像雲雀破曉從陰霾的大地

振翮上升,高唱着聖歌在天門:
一想起你的愛使我那麼富有,
和帝王換位我也不屑于屈就。

三○

當我傳喚對已往事物的記憶

出庭于那馨香的默想的公堂,
我不禁為命中許多缺陷嘆息,
帶著舊恨,重新哭蹉跎的時光;
於是我可以淹沒那枯涸的眼,
為了那些長埋在夜台的親朋,
哀悼着許多音容俱渺的美艷,

痛哭那情愛久已勾消的哀痛:

於是我為過去的惆悵而惆悵,
並且一一細算,從痛苦到痛苦,
那許多嗚咽過的嗚咽的舊賬,
彷彿還未付過,現在又來償付。
但是隻要那刻我想起你,摯友,
損失全收回,悲哀也化為烏有。

三一

你的胸懷有了那些心而越可親 它們的消逝我只道已經死去
原來愛,和愛的一切可愛部分,
和埋掉的友誼都在你懷裡藏住。

多少為哀思而流的聖潔淚珠

那虔誠的愛曾從我眼睛偷取

去祭奠死者!我現在才恍然大悟
他們只離開我去住在你的心裡。
你是座收藏已往恩情的芳塚,
滿掛着死去的情人的紀念牌,
他們把我的餽贈盡向你呈貢,
你獨自享受許多人應得的愛。
在你身上我瞥見他們的倩影,
而你,他們的總和,盡有我的心。

三二

倘你活過我躊躇滿志的大限,
當鄙夫「死神」用黃土把我掩埋,
偶然重翻這拙劣可憐的詩卷,

你情人生前寫來獻給你的愛,
把它和當代俊逸的新詩相比,
發覺它的詞筆處處都不如人,
請保留它專為我的愛,而不是
為那被幸運的天才凌駕的韻。
哦,那時候就請賜給我這愛思:
"要是我朋友的詩神與時同長,
他的愛就會帶來更美的產兒,

可和這世紀任何傑作同俯仰:

但他既死去,詩人們又都邁進,
我讀他們的文采,卻讀他的心。"

三三

多少次我曾看見燦爛的朝陽

用他那至尊的眼媚悅着山頂,
金色的臉龐吻着青碧的草場,

把黯淡的溪水鍍成一片黃金:

然後驀地任那最卑賤的雲彩

帶著黑影馳過他神聖的霽顏,
把他從這淒涼的世界藏起來,

偷移向西方去掩埋他的污點;

同樣,我的太陽曾在一個清朝

帶著輝煌的光華臨照我前額;

但是唉!他只一刻是我的榮耀,
下界的烏雲已把他和我遮隔。
我的愛卻並不因此把他鄙賤,
天上的太陽有瑕疵,何況人間!

三四

為什麼預告那麼璀璨的日子,
哄我不攜帶大衣便出來遊行,
讓鄙賤的烏雲中途把我侵襲,
用臭腐的煙霧遮蔽你的光明?

你以為現在衝破烏雲來曬乾

我臉上淋漓的雨點便已滿足?

須知無人會讚美這樣的藥丹:

只能醫治創傷,但洗不了恥辱。

你的愧赧也無補於我的心疼;

你雖已懺悔,我依然不免損失:
對於背着恥辱的十字架的人,
冒犯者引咎只是微弱的慰藉。
唉,但你的愛所流的淚是明珠,
它們的富麗夠贖你的罪有餘。

三五

別再為你冒犯我的行為痛苦:

玫瑰花有刺,銀色的泉有爛泥,
烏雲和蝕把太陽和月亮玷污,
可惡的毛蟲把香的嫩蕊盤據。
每個人都有錯,我就犯了這點:
運用種種比喻來解釋你的惡,
弄髒我自己來洗滌你的罪愆,
赦免你那無可赦免的大錯過。

因為對你的敗行我加以諒解

你的原告變成了你的辯護士

我對你起訴,反而把自己出賣:
愛和憎老在我心中互相排擠,

以致我不得不變成你的助手

去幫你劫奪我,你,溫柔的小偷!

三六

讓我承認我們倆一定要分離,
儘管我們那分不開的愛是一體:
這樣,許多留在我身上的瑕疵,
將不用你分擔,由我獨自承起。
你我的相愛全出於一片至誠,
儘管不同的生活把我們隔開,
這縱然改變不了愛情的真純,
卻偷掉許多密約佳期的歡快。
我再也不會高聲認你做知己,
生怕我可哀的罪過使你含垢,
你也不能再當眾把我來讚美,
除非你甘心使你的名字蒙羞。
可別這樣做;我既然這樣愛你,
你是我的,我的榮光也屬於你。

三七

像一個衰老的父親高興去看

活潑的兒子表演青春的伎倆,
同樣,我,受了命運的惡毒摧殘,
從你的精誠和美德找到力量。
因為,無論美、門第、財富或才華,
或這一切,或其一,或多於這一切,
在你身上登峰造極,我都把
我的愛在你這個寶藏上嫁接。
那麼,我並不殘廢、貧窮、被輕藐,
既然這種種幻影都那麼充實,
使我從你的富裕得滿足,並倚靠
你的光榮的一部分安然度日。
看,生命的至寶,我暗祝你盡有:
既有這心願,我便十倍地無憂。

三八

我的詩神怎麼會找不到詩料,
當你還呼吸着,灌注給我的詩哦,
感謝你自己吧,如果我詩中

有值得一讀的獻給你的目光:

哪裡有啞巴,寫到你,不善禱頌
既然是你自己照亮他的想象?


分享與評論